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撒布隆】上帝的光环(第二版)

[原创][SS同人][SAK(撒布隆)]上帝的光环(第二版) 
 
再版声明: 
一 当时文笔差得紧 
二 当时部分情节有争议 
三 既然现在有人要来同人我的文章,也就借机再重新将我的观点诠释一遍好了~ 
 
SS·SAK  上帝的光环 
 
上帝失去了光环,将不再是上帝;而拥有了光环的人,将成为上帝…… 
 
1. 
 
3.13 
 
10:31 撒加,撒加,你看,我的玫瑰花开了~ 
12:22 哦 
12:23 ……什么嘛,撒加真是冷淡 
13:12 忙着呢 
 
看到这条短信,阿布罗迪气结,郁闷地将手机放回了牛仔裤兜。“真是的,撒加对我越来越冷淡了……”闷闷地,阿布罗迪百无聊赖地对着那朵刚刚绽放,却又同时面临他辣手摧花危险的娇艳玫瑰说道。 
终于,他放弃了摆弄那朵可怜的小玫瑰,叹了口气,起身回到那个冰冷的琉璃宫殿。身后,微风拂过,玫瑰点了几下头,仿佛也松了口气,又仿佛在担心主人的心情。无情地,阿布罗迪用一扇落地玻璃窗,亦或者叫做玻璃门也许会更为合适,将自己,与外面的鸟语花香、阳光雨露、和风虫鸣,相隔离,这些自己最爱的大自然。 
夕阳下,往往是最容易勾起人们回忆的时候,一下午无所事事的阿布罗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借助夕阳橘红色的余晖,翻箱倒柜。直到华灯初上,他才如释重负般轻叹一口气,手中捧着一件珍宝,至少他认为是珍宝。当他发觉了这房中的黑暗,不由得自嘲一笑,起身去准备开灯。在手即将碰触到开关的那一瞬间,整栋玻璃别墅被一道夹杂着丝丝瑰红的耀眼闪电照亮,一个暂时只有光与影的世界,即使一瞬,也给予了人们内心极度的震撼。在大脑还没有从黑白世界中回过神来时,炸雷已经在头顶倾泻而下。阿布罗迪习惯性地缩了缩头,然后,按下了吊灯的开关。 
说实话,阿布罗迪真的不喜欢这些极近奢华的装潢,但是整栋别墅亮度可以用来看书的,也只有这大厅唯一的一盏吊灯了。就像外面郁郁葱葱的玫瑰苗圃,若不是撒加说玫瑰很适合他,执意要种,他也不会这样上心地培育。又好像卧房豪华的King Size水床,虽然阿布罗迪承认这的确很舒适,但他也从来没有认为当年当年小木屋里那张略显残破的小床有什么不好,至少,那是当年两人相濡以沫、相互取暖的地方…… 
再一次的隆隆雷声让阿布罗迪想翻开相册扉页的手,顿了一下,又随即果断而温柔地翻开。忆往昔,具往矣。时间的胶片再一次回到那一个镜头,那一晚,也是如这样,风雨交加,只是,再晚一些,晚一些,在雨雾中,夜色更为浓稠。伴着一道闪电,贫民窟的狭窄街道飘过一个白色的身影,如同这闪电一般,一闪即逝,又复归于黑暗。 
在那突然间黑白分明的微蓝色光芒中,阿布罗迪紧了紧由头披上的白色斗篷,没有因为黑暗的突然降临,以及骇人的炸雷而放慢脚步,丝毫,仿佛要去赶赴一场即将迟到的盛宴。只是,四周破烂扭曲的房屋中传来的不是高雅的丝竹仙乐,却是惊醒的婴儿无所顾忌的嚎啕大哭,以及人们口中污秽的谩骂。终于,他突然在一扇门前停下,敲门,宛如一切都是预谋好了一般。 
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的青年随手抓抓乱蓬蓬的海蓝长发。闪电划过,不外呼映出了他眼中的惊艳。听到陌生人留宿的请求后,将他让进了屋,关门时用手背擦了一下不知道是刚刚还是睡梦中落下的口水。屋内的烛火,亮了,又灭了。人影由两个,渐渐交织成为一个…… 
看到那张留宿后第一日的照片,阿布罗迪笑了,开心,却并不开怀,睫毛垂下的阴影中,却尽是旁人无从知晓的忧郁。那一天,撒加对阿布罗迪说,他前夜开门的时候,真的以为见到了豌豆公主。从此,“豌豆公主”也成为了撒加对阿布罗迪的昵称。 
指尖抚触着那一张张照片,日子在一天天地流逝。每日一张照片,是撒加与阿布罗迪之间无言的约定。每一天,每一天,不需要日记的辅助,这些年来,阿布罗迪看着这些相片,总能够如数家珍一般,说出那一天天发生的例例往事,即使是打乱顺序,他也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这一张张看起来何其相似的相片按照时间顺序完美地摆放好。唇边,眼中,无不含着那名为幸福的光辉。 
事情不会总是一成不变的,就好像一张白纸,日复一日,也会蒙上灰尘,变得枯黄。的确,假如这些年是这样的一成不变,那么,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撒加了。 
有时,阿布罗迪在想,如果那时没有发现撒加每日必买彩票,后面的一切是否就不会发生了……如果,没有,给撒加一夜暴富的机会,是否,自己又可以收获爱情呢?那时的心软,看到终日不得志而郁郁寡欢的撒加,见到眷恋自己又充满愁伤的撒加……思绪不知不觉飘到了那个时候…… 
“阿布!我最亲爱的豌豆公主!你看这个!”埋首于几盆玫瑰花中正在施肥的阿布罗迪闻声抬头,却看到撒加从远处跑近,邻居或探头看看热闹,或啐上一口骂上几句,这平素的种种不雅举动,现如今在撒加眼中却早已无伤大雅。阿布罗迪皱眉看着他的失心疯,“喂,你是不是范进中举了啊!”却被那一阵蓝色旋风扛进了屋里。放下阿布罗迪,撒加讲门窗关严,听了一下外面没有偷听的人,遂对他的豌豆公主激动道:“那个范什么的中了什么我不管,但是,我的豌豆公主,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上一次你说的那串号码中了大奖了!我要有钱啦!哇哈哈哈!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放弃你的!”阿布罗迪坐在那里,有点傻了,眼睛眨了眨,耳边满是撒加那句“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如同回音般的,绕之不去。 
门“喀嚓”一声响,虽然声音不大,更不能比早前的雷声阵阵,却让阿布罗迪猛地睁眼,有些惺忪,耳边还在回响着撒加那句“我是不会放弃你的!”笑笑,原来是一场梦。甩甩头,起身前去迎接这琉璃宫殿的主人。 
“撒加,又是这么晚!?有没有赶上雨?吃了么?我煲了汤,等我给你热!”阿布罗迪自动忽略撒加近些年来会出现在他脸上的不耐烦的申请,在脸颊上给了他一个回家吻。“亲爱的,我很累了,现在只想休息一下,……包括耳朵。”撒加紧接着补充道。阿布罗迪的眼中,被撒加西服领口边脖颈杀那个的一抹残印刺到,想到这些年的感情,又忆起昔日无聊时看到的八点档肥皂剧,不禁半是恶作剧地故作小媳妇状,“撒加,说,你对人家这么冷淡,是不是在外面又有了别的女人?”撒加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却又立即平复下来,以为他知道了什么,耐下性子,柔声哄道:“没有女人,你就放心吧!”“可是你对人家那么冷淡,连今天的玫瑰开了也不看。还有前几天我过生日,你竟然都没有时间来陪我……”“我这不是忙么!”很难得撒加乐意配合,阿布罗迪只好暂时将狂笑放入心里,继续扮道:“钱,钱,钱!你除了钱,还知道什么?在外面养人么!?”阿布罗迪“义正严词”之下正想奖励自己出色的演技,却不料撒加的“奖励”更先一步到达——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阿布罗迪的脸上,偏过头的那一霎那,阿布罗迪清晰地看到了从自己眼前掠过的撒加袖中的那条一见就知道价格不菲的情侣链,而另一条,却不在自己身上。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什么“糟糠之妻不下堂”,什么“我是不会放弃你的!”,一切,都是用来安慰自己的自欺之言,“新人欢喜旧人哭”才是真的。更想不到,一个玩笑,竟然成为现实。一时间,一切构筑好的童话王国在眼前倒塌,烟消云散,一切都不复存在。曾经的期盼,曾经的渴望,一切,却又都在阿布罗迪以为完全得到了幸福的时候,消失殆尽。 
手,还在捂着脸,依然垂着头,水色长发遮蔽了一切表情。撒加有些愣地看着自己尚在微微发麻的手,又看向阿布罗迪——自己的同居者,昔日的爱人……“你……”音符,生生卡在喉咙中,出不来,亦回不去,就这样看着只着一袭睡衣的阿布罗迪掠过自己,耳边一句“撒加,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是不会放弃你的!’,我懂了!”醍醐灌顶,让撒加如梦初醒般转身,想要抓住阿布罗迪,却被突如其来的闪电迟疑了他的行动。一秒钟,阿布罗迪已经离开了撒加为他营造的这玻璃城堡。 
窗外,满地残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谁说化作春泥更护花?没有了那个懂花者,空有一群赏花人,却又何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