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曾经流星划过……(伪隆布)

[原创][圣斗士同人/隆布]曾经流星划过……(伪隆布 啥?为啥伪?因为前世嘛~扭~)(最最最爱的老公夜之海·绝音22生日快乐!.^_^~) 
    “你看,是流星!” 
    “是啊!双子座的流星。” 
    “……说起来,你就是双子座的呢!我的战神!” 
    “呵呵,真希望能够就这样,和你一起看流星啊!永远……我的美神!”男人说着,侧首吻了吻靠在自己肩上伊人的额头。对于这样一个崇尚神话的年代而言,他们之间,这样的称呼,应该是亵神的吧! 
 
    战火纷飞,可惜,他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平静祥和的年代。被誉为“战神”的他,战败了,心灰意冷。他不再是普托利迈斯的英雄,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副官,他的美神,他的爱人,为他挡住了致命的一箭,而他自己却从此每况愈下。整个雅典城多少名医,也只是摇头叹息。 
 
    这,也许就是神,那居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们,对他们妄自称神的惩罚。但是,这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这最后的时光应该如何度过? 
 
    时代的英雄变卖了家产,留下了辞呈,头也不回地抱着自己心爱之人,登上了小型的航船。这一次,诸神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刁难,只是引导着他们一路向北,向北,再向北,直到,脱离了他们的统治范围。 
 
    “你快来看,前面的大陆上面闪耀着神光呢!” 
    清铃般的嗓音传来,正紧锁的眉头不由地伸展开来,“小东西,你怎么又出来了?快点回去!” 
    “不要!我已经没事了!你没看到我的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么?现在即使和你比试一番,也不一定会输给你的!”昔日英雄的副官眨眨眼睛,调皮地说道,让他的情人看得爱怜地捏了捏他尖俏的小鼻头。 
    “将军,我们去那里吧!好不好?”美人指着前方的陆地,尽管他已经将朱唇冻紫。 
    无法无视掉那迷人精灵眼中闪烁着的祈盼之光,“你真是个妖精!为什么我会被你所迷惑?”说着,突然,噙住了那冰冷的唇,随之皱了皱眉,继而企图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他。 
    看着他转红的樱唇,他笑了,却不想此时,那美妙的副官,那美好的朱唇,吐出了一大口猩红。 
 
    船,终于靠岸了,他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宽实的肩膀上。 
    “你看,我们到了,你最想看到的这里!” 
    “嗯,谢谢您这种时候还在浪费时间满足我任性的要求!” 
    嗔怪地看着怀中日益苍白的恋人,“你这说得什么话?我的快乐只有我的美神能够赋予,你就是我的一切!”说着,男人将火热的唇烫在了面无血色的精灵的额头,不禁湿了眼眶。 
 
    冬日漫漫长夜,格陵兰岛深处,袅袅炊烟,徐徐升起,飘到空中,变成了变化莫测的极光。木屋内,金色烛光闪烁,不是传来压抑着的轻喘,浓浓的草药香,以及,夹杂在其中,若有若无的,玫瑰芬芳。 
    “谢谢您,我的战神,只是我……” 
    “嘘,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总是多想!” 
    “是,没有想到,这些玫瑰的生命竟然如此地顽强,即使是这传说中的极北之地,也依然能够肆然绽放!” 
    “是啊,你也一样,我的美神!看,外面已经泛出了点点绿意,这些玫瑰也可以移出房间了。” 
    “你看,这些玫瑰,和你好像,那么美好。看起来明明那么娇贵,其实哪里都可以养活你。” 
    “你又瞎说!不过,真的好美!” 
    “那当然,我亲自为你选出的花朵,怎么可能不美?” 
    白了那自大的家伙一眼,“我是您的副官,请不要说得我是您的禁脔似的。以后一定要让这些玫瑰成为我的武器!” 
    “那么狠?”昔日的大将军故做了一个躲闪的动作,孩子气十足。 
    “啊,您快看,流星!” 
    “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 
    “那是你反应太慢了!早就划过了!还记得那一年我们一起去看双子座的流星雨么?这一次,竟然是……呃,是双鱼座的流星!” 
    战神吻了吻美神的额顶发迹处,“这下高兴了?” 
    “嗯,非常满足!我爱你,我的战神!……好困!” 
    “我也爱你啊,我的美神!你睡吧,我抱你进……”突然,男人发现爱人的身子一阵瘫软,伊人的脸上笑得幸福,泪划落脸庞,滴落在左眼的下方,分辨不出,这究竟是谁的泪水。 
 
    北欧神话中,一颗星划落,一个人的生命,也随之陨落。可惜,他们并不知晓。 
 
    华丽的黑色木床上,雕琢着玫瑰花朵,铺就洁白的床单,以及鲜红欲滴的血色玫瑰。上面沉睡着一袭纯白礼服的少年,宁静、祥和;旁边坐着衣着同款礼服的男人,不羁的脸上此刻挂满了浓浓的哀愁,在一片冰原之上。 
 
    追兵到底还是找来了,带走了心碎的将军,以及他那沉沉睡去的副官。 
    船,航行到了岛屿外,遇到了海皇的暴怒,他们好不容易驶到了岸边,宰牲祈祷,并将死去的战神的美神留了下来,这才获得了海皇的欢心。 
    只是,不停挣扎的战神,歇斯底里的嘶吼,破碎的心,随着希腊船只的驶出,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