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和毕业生聊天,有学生让我帮忙指导画,后来就成了全年级大秀图,不甘寂寞,找出来几张老图。

当年画的真好啊!现在完全不行了!……

阿布罗迪大人~


记得是送给隆隆的~

嗯……

记得那个时候还是撒布迷,然后,可以接受双子布……怎么就拐成了隆布粉了呢?呵呵~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子鱼]墓(下)

【2013双子祭】[子鱼]墓(下) 
 
    阿布罗迪被他攥着手,虽然微痛,但是他的危机意识告诉他,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任由眼前这个冒充了撒加的人拉着自己,在几不见光的墓道中急行。 
    猛的,少年把他一把拽上前,往外一推,阿布罗迪从高处跌落下去。底下荧荧的光,他知道自己怎样做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可是,他却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超级大麻烦。当他将头探出水面,正准备好好地呼吸一大口空气的时候,旁边“咚”地一声溅了他一脸水,很不幸有些恰好随着他的深呼吸进入了他的呼吸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努力让自己的口鼻保持在水面之上,阿布罗迪费力地咳着。带着腥味儿的水,带着腥味儿的空气,现在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腥味儿了。 
    “怎么样,小弟弟,没事吧?”旁边的少年这时候似乎是不像开玩笑似的帮他捶背顺气。看着他的气息渐渐平缓下来才暗自松了口气。 
    “你是故意的。”阿布罗迪瞪视着那个少年,刚刚他的时间和角度都算的很准。 
    “啊哈,别太在意嘛!”说着,金发的少年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没想到你会呛水啊!大家都说你是野兽,可谁会想到你水性这么差!” 
    “我水性不差。”已经顺过气的儿童开始恢复自己的冷静,只是脸上尚未完全消退的红晕在暗示着刚刚他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咳嗽。 
    “那是在那群人里面。这里是海皇殿的下面。你知道的吧,海皇是由七位海将军和无数的海斗士所保护着的。就好像我们的雅典娜女神是由最核心的十二位黄金圣斗士,其他76星座的圣斗士和无数圣域杂兵共同保护着的一样。”一边说着,少年一边托着阿布罗迪的腰,将他带到了岸边。 
    “你怎么知道的?”阿布罗迪如果没有感觉失常,那么眼前的人是个很危险的家伙,他知道的远远比他所说的这些基础知识多得多。 
    “嗯……”上了岸的少年对儿童的问题充耳不闻,只是嗅嗅他的周身。“虽然是‘野兽’,可是并没有野兽的野味儿。” 
    “……”儿童一个肘击,虽然没有正中胸口,却也让少年龇了龇牙。听着少年暗中吸气的声音,儿童的脸上总算出现了微微的一抹微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一瞬间,少年有点看傻。他一直以为这头“野兽”和“野人”无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用这样一个词汇来形容他的相貌。明明是头发糟成一团,一看就是缺乏打理。 
    “……”阿布罗迪低下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至少,他现在看上去是有些无措的。是的,如果是从前,这样的赞誉他从不缺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早已避免那些可以和自己容貌联系起来的条件了。 
    看着他,少年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怎么可能是他呢?那个小天使,那么高贵典雅,自己一定是因为海底迷宫中的氧气太少才会出现这样的傻印象。“呐,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带你走出这座超大型的迷宫型墓葬好不好?” 
    “……”看了他一眼,阿布罗迪起身,闭上眼,深呼吸了几次,转身朝向某个通道走去。 
    “唉,真是不可爱啊!我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少年好笑地看着前面的儿童,进而跟着他走去。“撒加,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啊!” 
 
    随着阿布罗迪七拐八绕地走着,少年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孩子确实厉害,真的是如同传说中的“野兽的直觉”吗?还是实力的关系?不管怎么样,这个儿童都是一个有趣的孩子。 
    渐渐地,能够听到嘈杂的人声了,是那群孩子的争论。 
    就在这时,加隆从后面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嘴贴在了他的耳边,呢喃:“呐,记住了,我叫加隆。”说完,便推了他一把。当他一个趔趄地扑到墙上的时候,墙体再次转动,他就这样众目睽睽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而当他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墙慢慢地合拢,那个人,没有出来。 
    几个儿童围着他问他没事吧,他也只是摇摇头,若有所思地看向撒加。 
    “加隆么?……”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斯叹(写给阿布罗迪大人)

为了他,我们可以抛弃一切;

只为博他一笑,世世代代,我们愿生死相随!

假如他是一株带刺的玫瑰,我愿作他脚下的一颗土,一粒沙,乃至是那一滴曾经近过他身的水滴,

只要能为他所用,那便是今生的幸福;

假如他是一枚深海的珍珠,

我愿做他身边的一块肉,一块壳,乃至是那一阵拂过他身的,顺着洋流与他擦肩而过的海水,不,我不要一粒沙,深深地埋入他的身中,

美丽的光泽,终因砂砾的痛楚而来,不忍,

只要能远观着他,那便是无憾的一生。

上善若水,只因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道悟,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水者,强也,至柔,却也至刚。

人言常道,水乃至阴之物,至洁之物。汝,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阴柔,却似乎具有着涤净铅华之能。众人不解,汝亦不答,不辩,任凭他人之口,幽幽不绝。

对于你,爱么?

也许。

只是这份爱,或变质,或升华,却早已不是一份单纯的爱了。

一份近似于信仰,相类于膜拜的情绪,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对您,只对您。

即使相见,也不敢窥得您的真容,只求得能在您的背后,顶礼膜拜您的背影,足矣。心满意足,了却此生而无遗憾了。

叹,铮铮铁骨,花容月貌,却落得个离经叛道之名。惜,青春年少,忍辱负重,终落了个千古不变骂名。哀,风华绝代,英年早逝,但求一个心安理得之故。

命运的齿轮没有停下,剩余的故事仍在继续。可惜,可叹,佳人如璧,玉石俱毁。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宠辱不惊,把酒皆忘。我欲指天问曰:斯人何罪之有?

哀叹三声。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2011双鱼祭】[子鱼]墓(上)(当流星划过…… 番外1)

【2011双鱼祭】[子鱼]墓(上)(当流星划过…… 番外1)





    夜半,确实一个好时候,至少,对于土夫子而言。
    这一夜,月光照着海面,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伴随着涛声阵阵。
    波塞冬大人的海神殿中,伴着阵阵波涛,却在深处有着一阵又一阵的悉悉索索。

    “老师,已经挖好了。”棕褐色头发的少年,头上系着一条火红的布带,从阴影中钻了出来,毕恭毕敬地对正站在盗洞边上的老者言道。
    “辛苦你了,艾俄罗斯。”老者看看少年,点了点头。又转头对一边的金发少年道,“撒加,带着他们下去吧!”
    “是,老师。”一旁的双子座少年微一低头,随即转身,对着身后的一群儿童道:“迪斯、修罗,整队。”
    “明白。”
    “了解。”
    灰色和黑色短发的两位儿童回答。
    “白羊,金牛,狮子,处女,列队!”
    “是。”
    “我不是处女,是处女座圣斗士!白痴。”
    “天蝎,水平,双鱼,列队。”
    “是。”
    “出来射手和双子,其他人按顺序站好。撒加开路,艾俄罗斯剧中。”老者再次发令。
    “是,老师。”
    没有意思声音,大家只是无声排列,整齐的声音,来自于这群孩子的小宇宙。

    这是一只少儿考古队?
    显然不是。
    这只是一组少儿盗墓团伙要盗海斗?
    也不尽然。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试胆大会?
    更不是啦!

    这,是由希腊圣域的教皇亲自签授的一门课程——历史——的实践活动课。
    (其实只是坐着——白痴某0——最近在看《盗墓笔记》而已……)

    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队伍——尽管其平均年龄不足10岁。是的,你没有看错,但是不要小瞧了他们!
    走在最后的翩翩公子,芳龄8岁,是刚刚才加入这支队伍的一员。

    “嗨,新面孔啊!”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畔,“害不害怕啊?”状似关心的话语。
    “撒加?”金发的儿童看了眼金发的少年。“你怎么会在这?去开你的道。”
    “别这么介意啦!穆是教皇的弟子,你知道,让他来做就好了。”少年笑笑。
    “没有责任感的家伙!”金发儿童看也不看他一眼,冷言道。“诡辩。”
    “呵呵,不要这么说嘛,阿布,我也是真心为了培养和锻炼他啊。”
    “住嘴,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被唤作“阿布”的儿童猛然看向他,恶狠狠地说道。
    “哎呀,孩子,你太害羞了,这可不行。要不,以后,你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撒加哥哥’。”
    “自作多情。”少年再一次被儿童冷眼相对,却并没有放过他眼中的一抹红晕。
    “要不……我叫你‘小鱼儿’好了!”用余光看了眼四周,少年继续和着孩子改善关系。
    “你找死!”说着,少年单手成爪,直抓其面门。

    然,这本来杀伤力极深的一击,却因为身高相差太大,而在这支队伍不许内斗的明确规矩下,为例大失,只能勉强抓向他的胸部。

    而此时,却只听得闷闷的“咕咚”医生,失去了光。



    “我说,阿布罗迪,你也下手太狠了!”少年揉着胸口,笑道。
    “你活该!”阿布罗迪落地立即起立,绷紧了全身肌肉。
    “我的熊被你抓得好痛啊!要不要来给我揉揉?”
    “小人!人渣!”微微弓起了身子。
    “‘野兽’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少年站了起来,在脸边用手扇着风。
    “你不是撒娇?!”
    “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告诉你!”
    “休想!你到底是谁?”
    “呵呵,你猜!”
    “……”儿童低下了身子。
    “嘘!”少年说着,拉起了儿童,“别废话,跟我来。”


    (后面?!呵呵……没纸了……下次双子祭再说啦!)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当流星划过…… 7(坑了)

当流星划过…… 7



“对不起,老师,我太没用了!”少年光着脚,对着面前静坐的长者说。

“哟,已经醒了呀!已经可以走了么?”老者不动,只是浑厚的声音传给了身后的孩子。

“是的。”少年低着头,诺诺地说道。

“没有可抱歉的,孩子,你已经很快了!”老者依然没有回头。

“啊!”男孩一个趔趄,退后几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手下意识地捂上了右肋。

“不可以掉以轻心啊!”老者慢慢转过身,口气中隐隐地有些笑意。“既然今天好了就先去涯边跪两个时辰吧!”

“是,老师。”少年举手作揖,鞠躬而去。



涯边是苍松,是绿柏,是是瀑布,是水涧,不时地,从林中传出些许动静,所谓天籁。动物的吼叫或是鸣叫,流水的多种音效,风过的声音,等等,相得益彰。

然,此时的少年,却无心享受这一切。他正在日头下跪着,显然不习惯东方礼仪的他,又几时长时间地双膝跪地呢?太阳的炎热,瀑布轰鸣的噪音,双膝的疼痛,唯一的好处是飞流直下的瀑布溅起的点点水花,不时地为快要脱水的少年带来阵阵凉意,却又在太阳的暴晒下,成为了新一轮的煎熬。



辰时一刻,少年摇摇晃晃地起身走向老者。

“跪下!”

“是。”

“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

“……不知。”

“好,不知为不知。”童虎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时辰与一个小时的区别是什么?”

“……等量。”

“错!在中国,一天有十二个时辰,以十二地支为名,一个时辰相当于西式计时法的两个小时。”

“……是,老师,属下明白了。请老师责罚。”

“算了,你去吧!”

“是,谢谢老师。”



早晨时分还有几阵晨风带来阵阵凉意,可是越是临近午时,日头越大。汗滴也开始大颗大颗地滴流下来。刚刚退烧的身体还依然虚弱,少年的头愈来愈低。微风吹干了汗液,带走了燥热,也让少年的汗毛孔一次次地剧烈收缩。

当终于挨够了两个时辰之后,少年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然,如果是一般人,可能没有在这炎炎夏日下挨够两个时辰就已经虚脱了;不是一般人的这时候想要挣扎着起身也是极其困难;偏偏这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曾经在圣域被誉为“野兽”的双鱼座的备选圣斗士阿布罗迪。

所以,即使是挣扎,他也要让自己爬起来,尽管长时间的跪坐对他的腿部,尤其是小腿的血液循环系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他还是努力地站起来。尽量地,站着走向老者。

老者看了看他,递过了一个茶杯。

少年接过那茶杯才发现这茶杯真是热得烫手,不知道老者是怎么气定神闲地递给他的。而茶杯内的内容也是丰富异常。

“把茶杯里的东西都一一挑出来,除了水,一个渣都不要留!”老者看着他的眼中浮动着一些异样的流光,一闪而逝,再看时,又仿佛什么都没有。

“是,老师。”少年接过老者同时递给他的一双中国筷子,开始夹起茶杯中的各种草根和粉末。

如果不是教皇也是中国人,也许圣域的人真的不知道东方的筷子应该怎样使用。但是很可惜,他们的教皇陛下恰恰就是一位正统的中国人,确切的说,还是一位中国的古人,来自那片广袤土地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皇朝。所以,每一位进入圣域的人,无论是杂兵还是圣斗士,都会被培养着使用筷子,作为最基本礼仪的一项,和中文一样。

所以当这位与希腊神话中爱与美之神同名的少年拿起筷子时,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开始认真地将茶杯水中的异物一一挑拣出来。



“老师,已经挑拣完了。”少年将茶杯和筷子一并双手奉上,毕恭毕敬。

“喝下去。”老者依然没有看他,只是静静地自己打坐。

“……是,老师。”

“小子,别不情愿!这可是用几味活血化瘀的中药泡过又被我用小宇宙温过的,你的膝盖现在肯定不好受吧!”

“……是,谢谢老师!”

少年言罢,将茶杯捧起,将里面的汤药一饮而尽。却看不见,背对他坐着的,据说名为“童虎”的老者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当流星划过…… 6

首先,感谢已经看到了这里的朋友们!

对于里面很多人物到现在也没有说出他们的名字,实在是非常抱歉!但是有些人物已经可以大致猜出他们的身份了吧!?我聪明的读者们?~~~

当然,也有原创人物的存在。所以,今天,是我家的狗狗——血影遮天 同学的生日,那么,正式的,就用他来做某一位原创人物吧!

那么,我们俩昨天讨论的结果就是——这篇更新变的有点搞笑了!呵呵~~~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谢谢大家坚持到了现在!!!~


那么最后——

血,生日快乐!!!~



当流星划过…… 6


“您好!请问我有这个荣幸邀您共舞一曲吗?可爱的小姐!”

面前的男子,微长的发,随着少年的俯身而微微摆动。流畅的身体线条,剪裁良好的燕尾礼服。深浅这少年稍加时日,必定又是一名翩翩佳公子,一如他的师傅。

但……

“痛!”少年突然抱住头,蹲在了地上,突然抬起的眼眸中是桀骜不驯的光芒。

好眼神!与他对视的男子心中暗暗惊叹!虽是如此,但面上却不露声色。

“小馒头,你也太放肆了!让你的学说叫老夫‘小姐’!”

“……”

“……”

“老师……您不能这么说啊!明明是您要看看我新收的这徒弟被我训练得怎么样了!”男子微微眯了眼笑着,看着面前的老者。

“那也不能这样!这就是你的教育吗?还说把这孩子留下,别被你糟蹋了!”老者显然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是,那就麻烦老师了。”




“喂,你到底要干嘛?我不是东西,让你们推来让去的!”男孩冲着面前的男子大吼,好不容易才对他有了那么一些信任,竟然却要把自己送人,只因为那老头儿的一句话。

“……呵呵,别激动。我知道你是南北!”男子闻言,掩口笑了笑,看向男孩的眼中满是揶揄,期待他接下来的辩解。

“……死豆腐,你!!!……”男孩气极,又为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而脸红不已。

“好了,好了,听我说,亲爱的。别忘了,你可是爱与美之神呀!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和自己的名字不相配的人了!但好歹你也在我门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作为一名绅士,你需要淡定,无论在什么时候。”男子笑着扶着男孩的肩膀,看似轻松地卸下了少年的力道。“这位童虎老师,你可知是谁?”

“童虎……难道是……”

“没错!正是他!”

“他不是从不到圣域么?”

“是的,但他却是……”

“上次圣战的幸存者之一。史昂成为了教皇,而他则再未进过圣域,日日夜夜守在中国五老峰。”

“是的,他这次能亲自指导,可谓是你的造化了!这段时间,你会学到很多,好好享受吧!臭小子!”

“你……”

“呵呵,放心,果断时间我就来接你!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样好脾气可以接纳你的!”

“……哼,希望那时候,那位老爷爷还活着!”

男子回头看向他,笑了笑,不语。




“见过童虎老师!”男孩走到老者面前,弯下腰,双臂向前伸直,双手叠放于面前。心中不免忿忿,这都是什么怪异的姿势啊!如果这时被偷袭……

“起身吧!”

“是,谢谢老师。”男孩心中暗惊,难道这就是经历过圣战的人么?为什么从他的身上也发散出来了如同史昂教皇一般的气势?

“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回老师的话,8岁了。”

“好,你跟我来。阿血,你也早点回你的北域去吧!”

“是,老师!血告退。”

“是,老师。”




男孩跟在老者的身后,看着他佝偻的身躯,蹒跚的步履。手,渐渐握成了拳。

云,在天空中慢慢浮动,不时地,遮蔽了皎洁的月光,为人间撒下了一阵阵的阴影。

突然,少年拳变掌,在短暂的阴暗中,迅速袭向了眼前的老者。然老者只是微微转身,一个眼神,竟让男孩再无法动弹。云,再次揭开了月的面纱,少年眼中的慌乱神情在月光下一览无遗。

老者看着他,叹了口气,“手法不错,可惜太慢了!”老者言罢,继续向前走去。

“……”

“到了。”

男孩一时没有反应老者的话语。呆呆地愣在了那里。

“今天晚上,你便跪在这里!”

“什么?”

“不许睡,”说着,老者从怀里拿出一个碗,让男孩跪下,顶住,在碗中灌满了谁。“记住,你每打一次瞌睡,便要在这里多呆一个月!”言罢,老者继续向前走去,在断崖边,转身,坐定。




“不知道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明天会不会生病呀?”品着伏特加,优雅男子站在窗边,眯眼望向远方……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当流星划过…… 5

当流星划过…… 5




“请问可爱的小姐,我可以和您共舞一曲吗?……痛!”少年抱住头,看向男子的眼中,全是不满。

“看看你的表现,这位先生!”男子仿佛习惯了一般,无视少年的怒视,按下了手中的按键。“看看,看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面对的是可爱的小姐,又不是你的敌人!眼神要温和!再看看你,难道你是饿了很久终于见到猎物的野兽么?”男子的声音渐高,指着电视屏幕,满是不满。这孩子,根本就是一只野兽的幼仔!如果不说,他绝对不相信这孩子是在圣域训练的,而不是某些荒野之地。简直孺子不可教也!偏偏……

“可是敌人也有可能使用美人计啊!”少年不甘示弱地回嘴。

“再看看你的胳膊、手,肌肉勃起个什么劲儿啊?就显你有肌肉吗?也不怕吓到别人!”男子气绝,只为少年的顶嘴。“哪个上流社会的人会把肌肉没事闲的练得那么发达干嘛呀?!”男子虽然即使生气依然优雅,但是大脑中主管逻辑思维的神经显然已经短路了。

男孩撇撇嘴,对男人的表演不屑一顾。只是心中,却也听进了这些。

“算了算了,今天的礼仪就到这里吧!再做下去我真要疯了!”男子不由在心中感叹自己亏大了!竟真答应那只老狐狸……天知道那妖怪活了多少久啊!

“下面,我们来练习一下发音。唱歌,你知道吧!”男人问得有气无力,他通过这几天的礼仪训练,实在不指望这个远看像狮子,近看原始人,实际比看上去更野蛮的家伙会了解人类社会的高雅享受。愈发地不理解自己发了什么疯,竟把这个野人带入了自己的住所。

出乎他意料的,男孩点了点头。“现在么?在这里?”

“……不,当然不是这里,我有专门的音乐间,请跟我来。”他是绅士,上流社会的名流,即使难以置信,也掩饰得滴水不漏,就算难以忍受,也会不露声色。这可是社交界的基本功,也是这近似于本能的举止,让他在未经大脑之时便能将自己的优雅展现于世。


“你唱过什么?”

“弥撒。”

“哦,好的,请让我们……什么?”男子不过脑子的话说道一半才反应男孩刚刚说了什么!

“弥撒,先生。”

“好吧,让我们来试试。”男子说着,走到自己的纯白钢琴前,坐定。优美端庄的乐曲从指尖流淌出来。男孩张开了嘴,随之,男子也张开了口。

天籁!这是男子的第一反应。他的嗓子可谓是上帝杰作!可惜品味却是上帝的败笔。

一曲终了,男子只是依赖长期练习的本能弹奏下来。他的身心,只能陶醉在男孩的歌声之中,久久不可抑制地回味,近乎迷失了方向。让他想起了某种传说中的海妖。

“你……在哪儿学的?”

“我以前是唱诗班的。”

“……以前?你在圣域呆了多久?”

“两年,先生。”

“两年!?天啊!我大致可以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了!”男子觉得今天收的刺激有点太多,草草结束了一天的训练。



回到自己的房间,男子为自己倾了半杯红酒。“似乎,在不经意间捡到宝了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