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瓶黑】千年之痒-6

这篇设定很疯狂

这篇各种ooc

这篇作者蛇精病

这篇疯狂捅刀子


警告完毕


========================================


6

 

“苏万……你给我回来……”

伴随着黑瞎子有气无力的这一声哀嚎,他就没有声音了。是的,真的没有声音了……

而此时已经跳蹿到一旁怕被师父暴揍的人鱼正在接受着邻居们或诡异或囧囧有神的注目礼。

他们是基本上没和大陆有什么联系啦,但是耐不住大部分植物系的都有各种各样的近房远房亲戚啊,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消息源啊。他们是基本上不怎么生火做饭啦,毕竟很多植物系的,烧了谁家亲戚的尸体好像都不太合适,这吃素好像不太好,有种吃邻居尸体的感觉,吃荤的也不多啊……不是什么物质都像人鱼和独角兽那样直接上来生肯啊!尤其是植物系和精灵族,大部分只要日月精华就好了。哦,精灵族也经常去别的种族那边,各个种族也会为他们准备很多小糕点什么的。

但是,这个森林里,大家生火做饭真的很少。更是从来没有见过有物种会在吃完饭之后直接歇菜的。

“额,那个,不是我的错……我有很认真地按照食谱来做的!所以……唔……大概是师父太久没有吸食血液了,营养不良了,又被花儿爷这么好一顿花式吊打才晕倒的!一定是这样的!”被围观的苏万匆忙地做出解释。

“……”

“……”

“……”

“……”

“……”

“……”

“……”

“……”

“问题是,这个吸血鬼现在怎么办?”这种时候,还是树人比较靠谱。

大家的目光再次齐刷刷地聚焦在了人鱼的身上。

“那个,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师父这样……他醒了我还有活路吗?”苏万难得吃瘪地对着手指乖乖认错。

“……”

“啧,真麻烦。这家伙就先放我这边养着吧。秀秀,你来照顾他。”解雨臣不耐烦地看着他们,终于发话了。

“……可是,我快要结婚了……”被叫做秀秀的树人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谢雨臣。

“你还指望他睡多少天?”

“……好吧。”

“阿宁,你最近没什么事的话也帮她照顾吧。”

被点名的僵尸对着花精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他曾经帮过我族长老,我会尽心的。”

“那么都散了吧,估计这货明天就会醒了。”谢雨臣对着大家算是交代完了。

几个精灵还是对着那个躺尸一样的吸血鬼做了几个精灵族的祈祷。

相传精灵族可以沟通天地,精灵族的祈祷算是在这片大陆上很重要并且有用的护符之一。当然,也因为精灵族可以沟通天地,所以如果是人祸,作用甚至比不上龙鳞或者凤尾,甚至是麒麟血。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昼夜总是那么快就过去了。新的太阳再一次升起,但是,那个吸血鬼没有醒。大家也没太在意,毕竟嘛,受到了花二爷的花式吊打,没个三天恢复他以为他是谁?上古魔神吗?……好吧,如果真是上古魔神,花二爷的那点花式吊打也确实不够看。更何况这个吸血鬼是只能吸自己血的白色吸血鬼,现在等于是让他处在持续掉血状态,五天到七天能醒过来就不错了。也难怪霍家妹子会那么担心自己的婚礼。

虽然大家都不太理解,但是这年头,活得长了什么没见过?所以他们也只是祝福而已。希望她可以得到她所憧憬的幸福。

 

三天过了,黑瞎子那里还没有动静,谢雨臣有点焦虑。他对自己的下手是了解的,同时对友人的实力也是了解的。如果没有意外,他三天必醒。要不然霍家老太太让他劝秀秀的时候他都没同意,又怎么会因为这个来耽误她的树生大事呢?

不对劲,很不对劲。难道是因为瞎子他心力交瘁,所以这次需要的恢复时间格外多一些吗?

 

第五天过去了,黑瞎子那里还是没有动静,谢雨臣有点坐立不安。又过了两天,他就算是重伤之后被他打了也该醒了。莫非是苏万那家伙做了什么诡异的东西吗?可是这孩子平时还是挺靠谱的,又曾经在吸血鬼的领地生活过一段时间,对于吸血鬼不能吃什么他比他们谁都更加清楚。

 

第七天过去了,黑瞎子那里依然没有动静,谢雨臣有些坐不住了。就算他没有补给,只能靠自己生扛,也不至于到现在啊?苏万的饭到底有多恐怖?看起来明明还好啊……

 

第八天过去了,秀秀因为婚期在即,去做大婚的准备了。只有阿宁一个僵尸照看着黑瞎子。

苏万时不时地跑过来,他其实也很受打击的。因为他知道,他的饭菜没有那么恐怖,现在这样,整个就是森林大敌,他被诬陷了好不好?如果是别人还好,直接一尾巴拍他一身一脸水。可是这是一个病人,一个昏迷不醒的伤病号,而且还是他师父。这就比较难办了,只能小心伺候着,祈祷师父早点醒来,好为自己洗刷冤屈。

但是,黑瞎子,依然没有醒来。

又过了几天,依然没有。

久,太久了。久到整个森林的人都开始或早或晚地想起了一个传言。如果有人不想醒来,那么他就会一直沉睡下去。

 

再后来,秀秀大婚,森林里的物种们都忙着帮她准备,为她祝福和祝贺,还有参加她的婚礼。婚礼那天,幽暗森林的生灵们都倾巢而出。没有人照顾斯钦布赫,也没有人留在那里,晚上也没有回来。

 

另一边,吴邪和张起灵的特训显然很有效果。

很显然,现在的张起灵已经可以很好地在月圆之夜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他不会再狂暴,会在本能伤人之前先认清对方,在下手的时候注意力道的控制,不会伤害了那个人类。

不得不说,经过这一系列的特训,他,张起灵,对于这个人类,吴邪,的信任程度直线上升。甚至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这个孩子会是个人类呢?

不过也许就是因为人类的生命短暂,他们才会有那么天真的时候吧?

像一些长生种,虽然肯定也会有那样的天真无邪,但是在漫长的生命中,那段时间换算成了人类生命长度的话,大概只是转瞬之间吧。

对于一个天真吴邪的人类,张起灵讨厌不起来。看着他,他总觉得在透过他的身影,看向另一个人。而那个人对他很重要,那个人现在没有出现。

所以在对吴邪无意识攻击的时候,总是能够及时收住手,虽然他潜意识觉得面前的人应该可以承受得住他的攻击,但是理智告诉他,面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他的一击之下,这个人类不仅会飞出去,而且会血肉模糊的一滩。

 

“小哥,给你说件事啊。”这一天的练习结束的时候,吴邪有些支支唔唔的,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瞟着眼前这个身强力壮的狼人。

“?”张起灵仅仅是用眼神询问他。

“那个……我要结婚了这你也知道。所以……我想……”说到结婚的时候,吴邪脸有些红,就像快要成熟的苹果一般诱人。他深吸一口气,就像是鼓足了勇气,一口气把下面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我想在之后的这段时间准备我和我未婚妻的婚礼,所以可能不太会来找你了,毕竟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小哥,谢谢你一直对我的照顾,如果可以,到时候你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张起灵一愣,他本来以为是因为婚期临近,吴邪不能来陪他练习,他还考虑要找谁来接替他的职位。没想到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吴邪居然还想邀请他参加婚礼。一个人类,邀请一个狼人,参加婚礼。

“不了。”张起灵回了一句,想了想自己口气在他看来可能有点硬,又补充了一句,“谢谢。”言下之意,人类的婚礼,就算了吧。狼人出现,不会引起恐慌的,才怪。

“啊?……”吴邪本来是认为张起灵肯定会来参加他的婚礼,否则他兔子一样的性格怎么会就这样问出口?但是,被直接拒绝了。吴邪也只好把背后的手中早已准备好的请柬讪讪地收回袖口里。但是他是怎样的玲珑心思,转念一想,个中环节还是明白了。“啊……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啊小哥!要不这样,等我结婚之后再请你喝酒?”

“好。”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天真的青年笑弯了眼。

 

那一个傍晚,张起灵站在土坡上看着吴邪离开的背影,看了很久。就像在看一个老朋友。但是吴邪无法给张起灵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又总觉得他其实在透过他看着谁。而他的娇妻至今还在娘家没有回来。

也许……张起灵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老婆了。这让张起灵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个在他床上睡着的远房表亲。

张起灵总觉得有些事情,哪里不对。不知道从他失忆前的什么时候,发展就已经脱离他的控制。这算是一种野兽的直觉,而他绝对信任自己的这种直觉,因为这个直觉,自己无数次的死里逃生。

而这一次,他直觉那个蝙蝠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是特别好,就是特别不好。因为……自己总是在想起他的时候,情绪无法避免地出现波动,绝对无法一碗水端平。这在其他人身上好像暂时还没有出现。

而那个吴邪,真的是长大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认识了那个人类有多久,但是他就是知道,他曾经认知里的那个人类,应该比他现在小,而且更加天真无邪才对。

也许,要变天了。

想到这里,张起灵不可避免地紧了紧浑身的肌肉。

而也正是这时,他觉察到周围的风,发生了变化!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