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瓶黑】千年之痒-5

这篇设定很疯狂

这篇各种ooc

这篇作者蛇精病

这篇疯狂捅刀子


警告完毕


========================================



5

 

幽暗森林,顾名思义,看起来黑漆漆的,要不是有种糕点叫做“黑森林”,也许幽暗森林就会直接简称“黑森林”了吧。

在这个森林里,是很多魔物的天下。各种成精的植物、树人,据说还有人鱼族、独角兽族的出没。当然,精灵族在森林中本来就比荒野多得多。

本来这幽暗森林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物种丰富一点,生灵口众多一点,绿化好一点,其实和外面的世界也没多大区别。

但是,这是半夜三更,还是蓝月亮之后第一天的半夜三更,这一只蝙蝠,哦不,一头本来就和幽暗森林没有太多交集的吸血鬼闯入,还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被睡得迷迷糊糊的大家下意识地反攻一下,也就可以理解了。

总之,天亮之后,各路人马回忆了一下夜里的梦,睡得不错。若不是有精灵问是不是打坏人来着,勾起了几个人的似有似无的记忆,乃至大家觉得这事儿好像……不是什么幻觉,那么就可能真的发生了?

但是,坏人去哪了呢?

大家一边食用早餐,一边苦思冥想……终于想起来,他们好像……把他……绑给了霸王花精……

额,要不要给他祈祷一下?

在耗费了整个早上终于想起来坏人可能大概也许真的是交给了霸王花精之后,他们也不太好意思让闯入者独自面对霸王花的怒火。结伴去解救一下吧!毕竟这事儿他们睡得朦朦胧胧的,办得确实不怎么地道。

 

“小花,你能不能不要打了?这样不公平!”

众人走到霸王花精的领地附近,已经听到了那个闯入者的哀嚎。伴随着霸王花精清脆的鞭打声音,让他们觉得……那么的不忍心。

 

“那个……花儿爷,算了吧?估计他也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第一个踏进去开口说话的,是一条年幼的人鱼,名叫苏万。虽然年纪小,但是因为懂得尊老爱幼,在幽暗森林里倒是很吃得开,更何况他是一条人鱼。要知道平时人鱼可是很喜欢捉弄人又有点毒舌的,难得这么一条温顺有理的。据说是幼年的时候被族里送去了血族好好学习过礼仪的关系?

想到这里,让这些幽暗森林的常住居民更加对那只外来的蝙蝠有了好感和丝丝的愧疚。

 

“算了?哪儿那么容易?”霸王花精闻言看了看已经聚集在门口的这一群各式各样的生灵。也算是自己的老邻居们。不过,也就是他们还算是老邻居,否则半夜三更给他谢雨臣扔过来这么一个麻烦,扰了他的美容养颜觉,他就不是只吊打这一只入侵者这么简单了。

众生灵闻言抖了抖,看了看谢雨臣的粉红色的带刺的软鞭,又看了看那个一身各种各样痕迹的青年,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总是想出来当和事佬,可是好像……有点怂。

 

“行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放心,不会打死他的。你们回去吧。”冷冷地下了逐客令,谢雨臣把玩着手里粉色的鞭子头。

“……额,那么那个什么,我们先回去了,回头记得带出来我们给医治医治哈……”

一句话,一个眼神,本来挤进来的一院子的人,呼啦啦地散了个干净。走在最后的,是那个叫做苏万的人鱼。

 

“小花,你看,乡亲们也来劝了,你也打了一上午了,不累啊?休息休息吃个饭什么的吧!”

“啪!”

“闭嘴,瞎子。”

“得嘞,您慢慢打着,我先缓缓神儿。”

“啪!”

“说你瞎,你还真当自己是个真瞎子?人都不会挑!”

“啪!”

“啪!”

“啪!”

“……”

“算了,你都不在意,我们这些外人着什么急?”

“他只是……有那个毛病而已。这些年他对我很好,真的。”

“啪!”

“相信我,我还会骗你吗?他真的只是有病而已,没别的缺点了。”

“啪!”

“闭嘴!”

“……谢谢你。”

“啪!”

“你真的是抖m吗?”

“啪!”

“……”

 

“那个…………”

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声音,让斯钦布赫和谢雨臣都吓了一跳。

苏万探出头来,迟疑地问道:“请问,那个被您吊起来的吸血鬼是斯钦布赫·齐侯爵吗?”

 

 

 

而此时,在另一边,张起灵一夜无梦。伴着清晨的绿色阳光和鸟语花香,他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身体自发主动地往边上让了让。然后顿住。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难道,在失去的记忆中,自己已经选定了那个决定和自己共度一生的狼人了吗?

唔,那个人类肯定是不可能的,虽然他的拥抱自己并不排斥,但是不排斥不意味着喜欢,更何况他要结婚了,以及,人类的寿命那么短,自己不可能那么自虐。

至于那个曾经爬上了他的床的吸血鬼,他完全不加以考虑的。他可是狼人,狼人啊!再怎么和平时期,骨子里对于吸血鬼的厌恶还是存在的,如果说,爱上人类是一种自虐,那么爱上一个吸血鬼的狼人,他是自虐狂吗?然后还找到了另外一个自虐狂?这事儿实在是不靠谱。

所以……自己肯定是会找个狼人的。虽然血液里面有1/16白色吸血鬼血统,但是那也是祖先的荒淫无度罢了,狼人怎么可能真的和吸血鬼在一起?这种遗传基因根本就是不可能有的。就算他不会联手吸血鬼猎人对吸血鬼进行猎杀……好吧,这事儿当年两族征战的时候他们确实没少干,可是怎么也不可能找个吸血鬼当爱人。

他的爱人肯定是个可爱又强悍的娇小可人的萝莉型御姐的母狼人啊。至于为什么这两天没有看到她?可能是他家远房亲戚来了,她看不惯所以去娘家住几天?

不过,自己这失魂症是病,得治。

找狼人显然不靠谱,没有利益冲突的……要不要去找那个小人类问问看呢?

 

“唉~小哥?你居然会来找我耶?~”

听到外面有人找自己,出去却看到了张起灵的吴邪睁大了他的双眼,语气中满满的欣喜。

实在是不喜欢他那个荡漾的语调,难道他们那里的方言都是那样的吗?张起灵皱了皱眉头,想到自己还有求于人,撇撇嘴,没有一走了之。

“小哥,你突然来找我,我都有点……对了,你来找我有事吗?”

 

“啊?原来是这样啊?”

“嗯。”

“也就是说,你会在一些时候失去记忆,你想要找回自己的这些记忆?”

“不。”

“唉?那么你来找我干什么?我以为你是来找我一起冒险的。”

“控制力。”

“你是说,你想要控制住自己体内的施虐因子?所以才来找我?”吴邪的眼睛进一步睁得更大了,语气也是难以置信。“因为我是一个脆弱的人类吗?还是因为我最弱?小哥,你其实是来玩我的吧?”

“不,只有你。”

“唉?真的假的?虽然你这样说,我很高兴。”

张起灵看着吴邪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的神情,直觉上他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但是完全没有解释给他听的欲望。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搞定了,挺好的。虽然,感觉哪里不太对。大概是失忆的关系。

 

接受了张起灵邀请的吴邪,被张起灵提出要求,在他的婚期之前,帮助张起灵能够在任何情况下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吴邪懵懵懂懂为了一句只有你,而张起灵一心只想着他的小娇妻。他知道自己的嗜战因子,否则他不会成为最出色的狼人战士。但是他真的担心自己会暴走,尤其是血月之下,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过相关的练习,但是,既然失忆了,他也不想伤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的伴侣。如果以前没有还好,如果以前伤害过,那么他不想再伤害她了。

 

荒野上,族长的领地,一个狼人,一个人类,日日夜夜,形影不离。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让张起灵在月圆之夜不再暴虐、失去理智。

距离吴邪的婚期越来越近了,他们,没有时间了。

 

而另一边,霸王花精正甩动着自己最喜欢的粉色软鞭,小人鱼从他的背后拦腰抱住抓狂的他,想让自己的师父先走。

可是,师父眼中的失常,他一定没有看错。

一千多年前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被族里送到吸血鬼族学习礼仪。据说是要早教早教,潜移默化。这个绰号“黑瞎子”的白色吸血鬼是自己的师父之一,也是最为照顾自己的一个吸血鬼。那个时候的他,虽然眼睛上缠着黑纱,但是却明媚得好像一个发光体。据说那黑纱也是因为他刚刚升级成为伯爵的早上就急着去看看那绿色的太阳是什么样子,和紫色的月亮有什么区别,结果……因为等级还不稳定,被太阳灼伤了双眼,休养了好久。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只是眼睛,而没有整个吸血鬼都消散在那充满生命力的阳光中。

苏万记得自己就是在得知那件事的时候,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身边的这个世界。曾经觉得习以为常的东西,开始觉得可贵,开始懂得感恩。他想,他也许一辈子都不明白太阳对于吸血鬼的吸引力有多大,才会让他那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师父会出现那么毛毛躁躁的一面,但是,他也许可以试着感受一下。就好像他在之前的成长过程中,所好奇的大陆到底是什么样一样。

来自荒野的消息,植物们有特殊的传递方法,但是这些方法似乎真的让师父很伤心。他很难想象强大如师父会爱上一个异族,而这份看似轰轰烈烈的爱,在千年中被他们过得平平淡淡也就罢了。这样的人,竟然舍得让师父如此黯然神伤。

他也讨厌那个未曾谋面的狼人,但是他不会像花爷爷那样一生气就拿师父出气,各种花式吊打,师父就好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这还是他那个发光体一样的黑瞎子师父吗?

师父身上的伤痕,有花爷爷打出来的,也有很多陈年旧伤,有他曾经征战沙场的,大概也有……他的伴侣造成的吧?

苏万想要好好地安慰自己的师父,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抓鱼放血吧,可是师父又是白色吸血鬼,只能喝自己或者伴侣的血液。算了,还是去下个厨吧,虽然真的很久没有下厨。他是一条人鱼,水生的,天性怕火。所以厨艺不好了,师父应该还是可以理解的吧?


评论(1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