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瓶黑】千年之痒-序


这篇设定很疯狂

这篇各种ooc

这篇作者蛇精病

这篇疯狂捅刀子


警告完毕


========================================




【瓶黑】千年之痒

 

在苍茫的荒野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荒野之间,废墟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挺立。

荒野的夜晚是忙碌的,无心顾及什么乌云,为数众多的蝙蝠正躲避着闪电,飞往大陆边缘的废墟中。传送阵或许是最快捷的,蝙蝠们却不愿浪费这难得的月圆之夜,便在荒野之上,迅速地飞翔,躲避着狼人的攻击。

 

……额,好吧,下面,鄙子将用相对正常,ph值在3-4范围的语言,为诸位讲述一个悲伤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一片神奇的异世界大陆之上。

 

这,是一片苍茫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上,生活着各种神奇的种族。月圆之夜狂躁的狼人,月圆之约聚会的吸血鬼,觊觎着广袤领土的魔鬼,生活在地下的僵尸,大陆上人迹罕至地狱的火龙一族,茂密森林中的树人和各种精灵,大陆边缘神秘的木乃伊,极少出现在其它种族面前的以独角兽为代表的各种神兽,水域中聚集的人鱼,等等等等。

在这样一片神奇的大陆上,总是发生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而我们的故事,就将从一片废墟说起。

 

在荒原之上,总是有些看起来阴森森的城堡。这些城堡的各有其主,其中比较多的,当然是吸血鬼和魔鬼。唔……这样说起来,好像“鬼”字辈的都比较喜欢建城堡?只不过,有些城堡在漫长的时间演变中,因为主人的沉眠或者远游或者其它的什么原因,慢慢荒废了,逐渐变成了断壁残垣。当然,也有因为激战而破损,最终被荒废的古堡。

这些废墟渐渐地成为了一些其它物种的“家”。

只不过,在这样一个看不到月亮的日子里,荒野上,除了时不时劈下来的形态和颜色各异的闪电,似乎还有一些城堡中摇曳着鬼火一样的“灯”光。

待鄙子掐指一算,难怪~

这是一个满月的月夜。吸血鬼族群有在满月的月夜聚集在一起,进行大型聚会的习俗和传统。这个传统由来已久,不知道和古早抵御在满月就会躁动不安的狼人种族有没有关系。

是的,就像后世流传的那样,在满月,狼人会变得残忍凶残、躁动不安。这是他们一族血脉中流传着的基因,只是不知道这个基因的源头是怎样的事件。也许,在上古时期,月圆之夜有什么已经消失或者神隐的物种,让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形成了这样的条件反射,并印刻在了骨血之中,代代相传。

当然,这不是本文的重点,鄙子也实在没有那个能力,在这样资源如此有限的情况下,追本溯源,尤其,是那个以凶残著称的——狼人。也许,他们确实有些辛秘,但是,实在没有兴趣去挖掘。

因为,如果只是普通的满月,他们除了稍微残暴点,嗜血点,冲动点,爱嗷嗷了点,……之外,还算存有那么一丝可以被称之为理智的存在。但是,如果是血月……那么他们面临的,可就不仅仅是“点”那么多了。

 

听听,那个黑灯瞎火的废墟里面,正传出阵阵呻吟。

 

……

…………

………………

难道你们以为,鄙子会为你们直播那些“嗯……啊……”的活春宫吗?笑话,鄙子如此根正苗红、三观正直的大好青年,除了卖卖情报,这个臣妾真心做不到啊!~

啊呸……

咳咳,书归正传。待鄙子调整一下视野,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这?这!

鄙子现在自戳双目还来得及吗?我居然看到了!!!一个狼人和一个吸血鬼!!!

只不过!!!

那个本来应该在月圆之夜强健暴躁的狼人,居然正在被那个吸血鬼压在身下!!!

一定是我窥屏的方式不正确!

 

……

我怎么突然忘了……

现在是月食……

……

 

荒野上的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当已经生光的紫色月亮照耀在这片湿露露的大地上,那些仿佛露水一般的水滴,也熠熠闪耀着光辉。

当复圆的光辉照进刚刚那个发出声响的废墟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瞬间,原本的吸血鬼生生地撑破了后背,长出了翅膀,似乎要遮蔽这淡紫色的月光。而那个狼人,却开始不满地挣扎,而那曾经呜咽的呻吟,也因为血脉中的召唤,而变成了高亢的狼嚎。

这一场交合似乎还没有结束。随着那越来越快的“啪啪啪”的声音,还有那越发高亢的咆哮,预示着这一轮似乎准备暂告一段落。

只不过,在那结束的瞬间,没有任何停歇,仿佛电光火石一般,本来下位的狼人突然发力扯住吸血鬼的翅膀,重重地将他摔倒地上。颤抖的身子,慢慢走到月光下,随着颜色越发诡异的月光,他的身躯逐渐变大,而身子也慢慢镇定下来。突然就向上一跃,粗暴地拽下吊灯的铁链,重新落回地面。

而此时,吸血鬼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对他放出了无数的蝙蝠。可是,那些小蝙蝠又怎么是千年铁链的对手?不一会儿,蝙蝠已经失去了踪影,而狼人已经距离吸血鬼不过一人距离——铁链的攻击范围之内。

此时的狼人,獠牙外露,似乎已经失去了语言的能力。猩红的眼白,直勾勾地瞪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吸血鬼。而那边的吸血鬼似乎对这样的情形早已熟悉,面不改色,只是淡漠地看着他,似乎冷哼了一声。

就在那时,吸血鬼突然后撤一步,手中的鲜花像狼人散去,而后直奔荒野而去。被稍微分散注意,迟了那么一点失了先机的狼人抓着手中的锁链,跨过废墟,也来到了荒野之上,瞪着那个在血月之下,张开翅膀,从上睨视着他的吸血鬼。

都说,吸血鬼和狼人是天敌。这份血脉中的排斥感,是他们努力消融,却总是被本能轻易战胜的存在。

狼人慢慢地弓下腰,再猛然抬起身子时,从身体中爆发出一声充满了强烈情绪的咆哮。而紧接着,四面八方,陆陆续续有类似的啸声回应着他,这些声音,也越来越近了。

冷眼看着底下的狼人族群慢慢聚集,吸血鬼冷冷地笑着。手中慢慢凝结出来一把黑色与血色交替缠绕着的弯刀,绷住了身子,开始戒备。随着弯刀的出现,优雅的战服也包裹着近于完美的颀长身躯,更突显了吸血鬼那本就让人惊艳的面容。

狼人一族的单兵作战能力以及强得令人发指,现在又是团战。再怎样强悍的吸血鬼又怎样?不要说只有一个吸血鬼,在近千万年的漫长岁月中,在这片大陆上,上演了上百万场狼人与吸血鬼的对峙,甚至战争。他们虽然并非次次都胜,但是也从来没有让吸血鬼一族轻而易举地拿下。若不是这几千年两族在和其他种族共同抵御了魔鬼一族的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之后,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斗争模式,试着尽量不找对方麻烦,也许在那些灯火通明的城堡中的吸血鬼们的状态也不如这个以遗世独立之姿悬浮在天空中的吸血鬼轻松。

这是一场无意义的争斗,但是,对于骨子里正叫嚣着嗜血的血月下的狼人来说,意义什么的,能吃吗?他们只想把眼前这个吸血鬼撕成碎片!

狼人们咆哮着,跳跃着,试图冲击他们头上那个让他们暴躁的存在。可是这样的攻击,对于吸血鬼而言,还远远不够。他虽然只有一千多岁,却是族里不世出的天才——天才侯爵。

吸血鬼的确有血缘血脉影响着能力的高低强弱,但是这一般只是一个最低的底线。就好像在这个世界中,有人家里有权有势,有人家里一贫如洗,但是,这和他们的孩子未来有关系,但是并不是决定性的影响一样。在世袭的能力作为垫脚石之外,更多要付出的是自己的努力。而能够在千岁以前成为吸血鬼贵族中的侯爵一级,即使是高血统的氏族之家,也不是能够轻易做到。

所以,面对人数众多的狼人族群的围攻,这位吸血鬼侯爵仅仅只是皱着眉,一边保持着自己的高雅,一边应对,没有什么太大的举动。虽然作为吸血鬼,实在是直接飞走就很方便。但是这意味着退缩和逃避,对于他们一族,从来在面对挑衅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退让。正面迎敌倒是不一定,因为谁说进攻就可以不用脑子了?各种诈攻、佯攻、分攻层出不穷。当然,这是当年的阵法,对于现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年代,真心不用了。更何况,目前只有这一只没有参加月圆之约的吸血鬼,上述的那些,也确实不是很好的使用方法。尤其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留存体力更显得尤为重要。

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足矣让他一击制胜的时机。而正是这时,他瞬移到了头领的头上,伸脚就向狼人头领的头上踹去,同时屈膝下落,准备拧断他的脖子……

只不过,他的计划落空了。狼人头领一歪头,不待他将小腿落在他的肩膀,吸血鬼的脚踝就被废墟中那已经摇摇欲坠的吊灯的吊绳所缠住。

剩下的就没有什么悬念了,无论吸血鬼怎样挣扎,狼人头领在遣散了那些眼睛冒着红光的狼人之后,没有放过一丝丝折腾他的契机。

直到……圆月高升,他将被他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吸血鬼拖回了原来的废墟中。

这一夜,惨叫无数。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