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子鱼]墓(下)

【2013双子祭】[子鱼]墓(下) 
 
    阿布罗迪被他攥着手,虽然微痛,但是他的危机意识告诉他,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任由眼前这个冒充了撒加的人拉着自己,在几不见光的墓道中急行。 
    猛的,少年把他一把拽上前,往外一推,阿布罗迪从高处跌落下去。底下荧荧的光,他知道自己怎样做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可是,他却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超级大麻烦。当他将头探出水面,正准备好好地呼吸一大口空气的时候,旁边“咚”地一声溅了他一脸水,很不幸有些恰好随着他的深呼吸进入了他的呼吸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努力让自己的口鼻保持在水面之上,阿布罗迪费力地咳着。带着腥味儿的水,带着腥味儿的空气,现在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腥味儿了。 
    “怎么样,小弟弟,没事吧?”旁边的少年这时候似乎是不像开玩笑似的帮他捶背顺气。看着他的气息渐渐平缓下来才暗自松了口气。 
    “你是故意的。”阿布罗迪瞪视着那个少年,刚刚他的时间和角度都算的很准。 
    “啊哈,别太在意嘛!”说着,金发的少年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没想到你会呛水啊!大家都说你是野兽,可谁会想到你水性这么差!” 
    “我水性不差。”已经顺过气的儿童开始恢复自己的冷静,只是脸上尚未完全消退的红晕在暗示着刚刚他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咳嗽。 
    “那是在那群人里面。这里是海皇殿的下面。你知道的吧,海皇是由七位海将军和无数的海斗士所保护着的。就好像我们的雅典娜女神是由最核心的十二位黄金圣斗士,其他76星座的圣斗士和无数圣域杂兵共同保护着的一样。”一边说着,少年一边托着阿布罗迪的腰,将他带到了岸边。 
    “你怎么知道的?”阿布罗迪如果没有感觉失常,那么眼前的人是个很危险的家伙,他知道的远远比他所说的这些基础知识多得多。 
    “嗯……”上了岸的少年对儿童的问题充耳不闻,只是嗅嗅他的周身。“虽然是‘野兽’,可是并没有野兽的野味儿。” 
    “……”儿童一个肘击,虽然没有正中胸口,却也让少年龇了龇牙。听着少年暗中吸气的声音,儿童的脸上总算出现了微微的一抹微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一瞬间,少年有点看傻。他一直以为这头“野兽”和“野人”无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用这样一个词汇来形容他的相貌。明明是头发糟成一团,一看就是缺乏打理。 
    “……”阿布罗迪低下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至少,他现在看上去是有些无措的。是的,如果是从前,这样的赞誉他从不缺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早已避免那些可以和自己容貌联系起来的条件了。 
    看着他,少年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怎么可能是他呢?那个小天使,那么高贵典雅,自己一定是因为海底迷宫中的氧气太少才会出现这样的傻印象。“呐,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带你走出这座超大型的迷宫型墓葬好不好?” 
    “……”看了他一眼,阿布罗迪起身,闭上眼,深呼吸了几次,转身朝向某个通道走去。 
    “唉,真是不可爱啊!我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少年好笑地看着前面的儿童,进而跟着他走去。“撒加,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啊!” 
 
    随着阿布罗迪七拐八绕地走着,少年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孩子确实厉害,真的是如同传说中的“野兽的直觉”吗?还是实力的关系?不管怎么样,这个儿童都是一个有趣的孩子。 
    渐渐地,能够听到嘈杂的人声了,是那群孩子的争论。 
    就在这时,加隆从后面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嘴贴在了他的耳边,呢喃:“呐,记住了,我叫加隆。”说完,便推了他一把。当他一个趔趄地扑到墙上的时候,墙体再次转动,他就这样众目睽睽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而当他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墙慢慢地合拢,那个人,没有出来。 
    几个儿童围着他问他没事吧,他也只是摇摇头,若有所思地看向撒加。 
    “加隆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