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幽龙骑士】【辞潘】谜样的圣诞树 1

幽龙骑士同人(辞潘)谜样的圣诞树 
 
 
==============================写在前面============================== 
 
先说,本文是国漫《幽龙骑士》的相关衍生同人文。 
原作大家可以在这里看~http://www.u17.com/comic/15533.html 
 
接着说,这篇同人和捷克陨石有关,期间还会涉及到其他的各类陨石。嗯……陨石是有灵的,其实某只一直觉得“万物皆有灵”。这也是本文的初衷之一~ 
另外就是希望可以通过本文,带着更多的朋友走进灵性的世界~ 
所以呢~~~灵修方面会涉及到,新时代运动的部分精华内容会涉及到,里面还会涉及到一些朋友的真人真事,当然,会改编,改编啦~~~ 
不过0在此提醒大家,网上,水晶店里,捷克陨石假的很多很多很多,大部分都是假的……如果大家感兴趣,也不要轻易购买,真的……假的太多了!!!扶额~ 
 
咳咳,跑题了~ 
届时这个系列还会平开另外一篇文……是利比亚黄金陨石为主的……不过说真的,我对利比亚黄金的了解不多啦~捂脸~~~哈哈哈哈哈哈哈~~~ 
幸好是小说,可以杜撰【说出实话来了~~~ 
 
忘记最重要的一点了,因为某只这篇文算是背景应安到这群角色的身上,所以性格偏差有些会很大,其实你们看就知道了……加上某只把控力很差~所以角色各种走形,文笔各种渣…… 
受不了的朋友也请直接点插吧,不好意思,这个真的是我的问题!捂脸!!!~~~ 
 
 
 
==============================【辞潘】谜样的圣诞树============================== 
 
 
      
      “我想我最近的精神压力很大。” 
       
     “怎么说。”婕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问自己的哥哥。 
       
     “最近总是会梦到一个奇怪的人。好像一直在被追杀,在逃难似的。可是那么真实的梦境,醒来却什么都不记得。” 
       
     “……那你怎么知道在逃难?” 
       
     “感觉。有一段时间了。” 
       
     “哦。那么你的佛洛依德怎么说?” 
       
     “这可能无法很好地解释为什么。” 
       
     “所以你终于想起我这个吉普赛的骗子了?” 
       
     “不,不止是你这个塔罗师,我都去研究那些东方的神秘学了!” 
       
     “哦?”婕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开始做足部按摩,“看来那东西困扰你还是有一段时间了?具体说说看?伟大的唯物主义心理学家。” 
       
     “我记不清梦境,《易经》、《梅花易数》都太难了,幸好我看到了一本《释梦手卷》,里面说梦可能预示着什么。可这是在太荒唐可笑了。那个人我虽然记不清连,可是轮廓像个圣诞树。现在离圣诞节还很远,是说我圣诞节会死么?太荒谬了……吧……喂,喂喂?” 
       
     “……竟然挂我电话……” 
       
     “不好意思,电话掉了。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太丢脸了那些猜测,你别想我再说一次。” 
       
     “不,你刚说你梦到了圣诞树?我想这可能是一个隐喻。难道你的梦里就没有梦到过什么石头一类的?” 
       
     “石头?你又犯疯病了么?梦到石头干什么?用石头去御敌么哦,你果然还是那么的滑稽。” 
       
     “……我想我需要去探访一下你了,亲爱的哥哥。” 
       
     说完,不等对方拒绝,婕就将电话挂上,准备出门了。 
       
     “澈,彻,还有大家,辛苦你们看点了,我出去一趟。” 
       
      
       
     “我快到了,记得准备好你的支票。” 
       
     拿起电话,拨通,说了简单的的一句,便把电话扔到了副驾驶座上,一个双手大打轮。窗外尘埃阵阵,脚踩离合,剧烈的摩擦产生了刺耳的声音。终于,车子在“碰”的一声之后,停稳。 
       
     “Oh,shit!你对我的新车做了什么?”闻声而至的潘站在自家的车库门口,看着自己的爱车被重重地撞击,进而凹陷。 
       
     “我通知你了。”从里面下来的婕手里提着一个小巧的手袋,满不在乎地看看被自己撞到的车,近乎怜悯地看了可怜的车主一眼,掏掏耳朵,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好吧,灾星,你来干什么?”不忍再看自己那辆凄惨的车,潘决定回到屋子里,至少他的妹妹虽然野蛮了点,但是如果是一个人在室内,杀伤力总比有车小很多。 
跟上了潘的步伐,“我就不能来看看我这可怜的惨被折磨的哥哥吗?” 
       
     “你来了,为我带来了更多的灾难,不是么?你知道修理费有多少!” 
       
     “我提醒过你准备好支票了。” 
       
     “……也许你的出生就是……那个东方词汇怎么说来着?哦对,‘克我’的!” 
       
     “也许你以后要谢谢我这次的到访也不一定!” 
       
     “一定不会!” 
       
     “哦,算了吧,潘,话别说得太满。就好像那年……” 
       
     “……闭上你的乌鸦嘴……要不要去你房间看看?” 
       
     “不用了,直接先说正事吧,你会谢谢我的。”顺手关上了门。 
       
     “爸妈出去旅行了。” 
       
     “我知道。” 
       
     “……你要喝什么?” 
       
     “潘,虽然你一直住在这里,可是这里也是我的家,不必对我这么客套。”说着,婕将自己的手袋随手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将自己重重地摔了进去,就像她少女时期的每一天放学回来一样。 
       
      
       
     “芒果汁。”从厨房出来的潘看到婕这个样子,嘴角也不禁勾起。到底是亲兄妹,就算长大之后选择了不同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完全不同的道路,但是曾经十几年的熟悉,其实他们还是很有默契的。 
       
     “谢谢。”接过易拉罐,打开,仰头灌下。“我最近喜欢上沙棘汁了。” 
       
     “哦。下次会准备。” 
       
     “呵呵~潘,你什么时候变得不管干什么都会这么一本正经了?太古板了!” 
       
     “并没有太古板的。至少我的同事们并不认为我很古板……” 
       
     “Oh,no!请告诉我你一个月会见到几次你的同事,说上几句话?还没有你接触病人的时间多!” 
       
     “好吧,你这次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给你带了一个礼物。”婕神秘一笑,盯着潘的眼睛直看。 
       
     “不会是条蛇吧?”潘的眼神中充满了戒备。 
       
     “当然不是,很普通,哦,不算很普通,但是很正常的礼物,至少是能够送人的。”想到潘的日后,婕不免笑得有点诡异。 
       
     “你确信?水晶球?乌龟壳?铜钱?桃木剑?” 
       
     “当然不是。” 
       
     “哦,我想也是。你对东方的神秘学不是很感兴趣。” 
       
     “其实,你如果有兴趣,神圣几何学也是一个不错的研究方向。” 
       
     “不,几何并不能够解决我现在的问题,婕。” 
       
     “好吧,为了你的问题,我就大出血一次!我为你带来了一颗陨石。” 
       
     “陨石?” 
       
     “是的,思前想后,不断和他们沟通交流,还好有个家伙愿意要你,捷克陨石,一种玻璃陨石。” 
       
     “不会有辐射吧?” 
       
     “……其实什么都有辐射的。”婕看着听到这句话的潘瞬间的错愕和惊恐,叹息,“放心吧,他的辐射不会比你的桌子或者地板的辐射更大的。防辐射效果还不错。” 
       
     “你的思维果然和常人不一样。为什么突然想到要送我一个陨石?那个叫什么来着?莫道尔?” 
       
     “Moldavite,莫尔道石,也叫捷克陨石。至于我为什么把他带给你,你看到就知道了。” 
       
     婕从她的手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了潘。 
       
     “喏,就是他。自己打开看看,你就明白了。” 
       
     “……这,这是!?” 
       
     “是的,从你给我打电话说到你的那个感觉的时候,我就想到这家伙了。别看这家伙其貌不扬,对着光看,他可是很稀少的双色捷克陨石!很稀少你懂不懂!又是个刺猬,还是天使乐钟!说实话我真心不想把他给你,要不是他吵着要来你身边,我就把他当成我一辈子的收藏品了。” 
       
     看着潘的一脸白痴相,婕真的很不爽。这样的珍宝,在那样一个完全不懂行的家伙看来,和一颗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区别吧,哦,也许在他看来,这只是块奇形怪状的玻璃。他完全不懂得其中的玄妙。 
       
     “你真的越来越奇怪了,婕。竟然会说出是这块石头来找我的话!”潘看着那个看起来很像圣诞树的莫尔道石,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虽然忽略了,但是也没有将盒子放到桌子上。 
       
     “……你气死我了!真真朽木可雕啊!捷克陨石是一种非常非常有灵性的石头!能够得到他们的人非常少!他们可以帮你改变运势,还可以带你体会很多非常神奇的经验!” 
       
     “就凭这块丑石头?那我叫他,他会答应吗?”潘不解地看着自己妹妹的愤慨,是的,他不理解。 
       
     “……那你为什么不试着摸摸他?如果你是个什么感觉都没有的木头,那么我把他带走,绝对不会再给你看!” 
       
     潘看着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她是不是疯病又严重了。其实他知道她的智商没有问题,之所以看上去这么疯癫,是因为他们的价值观、世界观的不同导致的。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开始对各种魔法感兴趣。但是这种兴趣却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淡去,相反,反而愈演愈烈了,以至于她相信那个虚无世界的存在。如果有一天她召唤出一个外星人来,或者被飞碟接走了,他完全不会觉得意外。 
       
     仿佛为了证明她的观点是多么的荒谬,潘不仅触摸了石头,甚至把石头纳入手心,握住。 
       
     “很好,放在左手里。你的中国的神秘学讲究人体的气息是‘左进右出’的。然后闭上眼睛,把心静下来。待会儿再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 
       
     潘听话地照做。 
       
     婕在一旁看着他,等待。是雀跃,也是期待。这么多年了,潘的世界观她不是不了解,学校的课程不就是这样塑造每一个人的世界观的么?但是难道这个和教会的教义不是冲突的吗?为什么就没有人发现呢?更何况,灵魂的世界,是一片广袤的世界,如果承认了,其实视野可以拓宽很多,何乐而不为呢?她这么多年都无法撼动潘那端正的三观。但是,如果成功了,那么潘的三观,必将碎落一地。仿佛听到那清脆的声音,婕的脸上浮现着笑容。 
       
     “你有什么感觉?”微笑着的婕看着自己面露惊诧的哥哥。 
       
     “他会动!有点麻麻的,热热的感觉顺着我的血管逆行而上了。这……” 
       
     “早告诉你这是非常神奇的世界了!反正我今天没事了,就让我好好指导你,应该如何和他沟通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