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当流星划过…… 2

额……写在2的前面…… 

嗯…… 

基本,2正在手稿的过程中…… 

尽量今天完成手稿~(你个玩物丧志的家伙!) 


不过啊~ 

当流星划过……2

真的不建议大家看…… 

因为…… 

啊啊啊~~~ 

在这一次,阿布罗迪大人不是个美人啊……(捂脸~) 

反正呢,就是说,当初来圣域的那个孩子(不知道是谁,别问我!)苦练基本功,和撒加打了一架,然后……决定要当黄金圣斗士!(啊啊啊~阿布罗迪大人要有竞争对手了么?!) 

(你个误导别人的家伙!) 

现在感觉就是一片澄明的状态,似乎是属于没有灵感也能够写出来的地步了…… 

嗯,果然…… 

是因为腹稿太久了已经融入血液的关系了么?! 



请大家华丽丽地无视这只的无聊的妄想症吧…… 

望天~ 

吧里的诸位~~~ 
圣诞元旦快乐哦!!!~ 

嗯,大家一定都要快快乐乐的哦!!!~~~~ 

然后呢…… 
那个…… 

请大家无视我吧…… 
如果有看偶的小破文文 的大人…… 
麻烦您写下您的观点和看法帮助偶改进吧! 

谢谢!!!~



当流星划过…… 2

随时更改中……非定稿…… 


烈日中,夜光下,练功场上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冬去春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暗自佩服着这个孩子。明明是刚入学的年龄,明明应是连桶水提起来都该费劲的岁月,却要徜徉在一堆枯燥难懂的知识中,还有那风雨无阻的练习。 

不出一年,小小的男孩,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地成长起来。个头比之前高了近1/2,即使是一只手,也可以劈开巨石。灵活小巧的神群蕴含着不再稚嫩的搏击术。 

当他再次站在史昂面前时,早已不是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小儿童了。风吹日晒下深小麦色的肌肤;原本柔顺的发丝变得凌乱而又张扬;细幼的四肢和躯干也已经因为日夜不停的训练而日益强健有力。 


“见过教皇陛下!” 

“你变了!” 

“是的,教皇陛下。为了早日达到您为我定下的目标。请允许我参与青铜圣斗士的选拔。” 

“不,不要心急,我的孩子。” 

“可是……” 

“撒加,请你出来。” 

“是,教皇陛下。” 

“我的孩子,你的能力让你目标不应该只停留在青铜圣衣上。你应该把目标放到更远更大的地方,比如……” 

“白……” 

“黄金圣衣。”唤名撒加的少年接口补充道。 

“所以,为了测试你的能力。撒加,你和他比试一场。” 

“是。” 

“是,教皇陛下。” 


海蓝的发在空中飞扬,近于光速的出拳,男孩连阻挡,也是近于无功。周身被无情地攻击着,无所遁形。没有逃避的可能,好像是被盯上的猎物。实力的悬殊太大,几乎无法自保。 

一个接近光速,一个是刚刚超过音速,几十万倍的速度差异,让男孩似乎看清了一个事实。全力地躲避,对方却似乎只用了几成的功力,游刃有余得很,似乎还能够听到他的轻笑。 

由耻辱而生的愤怒,让男孩再顾不上理性的束缚,不再顾及身体是否会被少年的攻击打得更惨。反而开始了全力的反击。 

一次,两次……接连的攻击全部都被轻松化解,终于,一拳。 

男孩重重地摔在地上,弹跳了两次,才平静地回到了大地的怀抱。拥有海蓝头发的少年看着他,背光,却也可以感受到,他的目光,虽然没有鄙视,但是,也不存在任何正面的情绪。 

用手背抹了一把口鼻溢出的血液,鲜红,在手背留下一片印记,连同指甲,也变得鲜红。颤抖着,支撑着身体,缓缓地,想要坐起来。少年弯下腰,对他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拉住他,帮他站起来。 

“啪” 

清脆的响声在大殿回响,回音荡了三荡,方才慢慢散去。 

男孩打开了少年的手,“还……远还……没有……结束呢!”即使气息不稳,说话也要带动全身的疼痛,但是少年依然龇牙咧嘴地将自己要说的,尽量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趁着少年愣住的瞬间,男孩一个横扫腿,长拳,再次发起了攻击。 

血,透过伤口,四处飘逸,男孩却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奋力地攻击着。连少年也不得不开始正色,认真地回击着。 

如同中国象棋,谁占了先,便可能导致最后决定性的胜利。 

少年看着男孩的攻击,已经不能够叫做比试了,渐渐的,章法全无,男孩只是由着本能地扑打。少年皱起了眉头,很久没有这样的近身肉搏战了。 

幸运地,男孩,一拳揍上了少年的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