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tsunami

tsunami



    一片望不到边际的雪域,阿布罗迪踏在冰盖上,进行着每日的巡查。隐隐地,阿波罗迪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太对头。但,四周依然白雪皑皑,丝毫看不出,这已经住了几年的格陵兰,到底与平时有什么不同。只有那一份被称之为“直觉”的东西,妄图阻止他这每日一次的巡查。
  “轰隆”的声响,伴着白色的冰之舞动。虽然不多见,但,这就是冰川地带的海啸。海沿的冰,崩塌了,被卷入了海中,瞬间便被吞噬,不见了踪影。



  “你醒了么!阿布。”浑浑噩噩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唤着那个躺在床上的孩子。初长成的男人焦急地看着沉睡中的美人的反应。
  朦胧中,阿波罗迪瞥到了一抹海蓝的剪影。“撒加……么?!”但,最终,还是因为体力不支,又陷入了昏迷的黑暗中。
  “海龙大人……”海界的杂兵站在加隆的寝室外,焦急地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却又怕惊扰到床上的美人……

  不是没有看到海龙大人当听到北冰洋的格陵兰岛因为发生海啸而导致冰盖崩塌时,急急地奔向那里,不仅不管他的北大西洋,连自己的鳞衣都不穿了。只是一味想要到达那里,仿佛即将失去自己至爱的宝藏……当看着大人一身狼狈地抱着那个人回来的时候,杂兵已经明白了。小心翼翼地抱他回来,连自己身上的伤都不管,直接叫来医生为这个他叫做“阿布”的人类进行诊断。海龙大人的悉心照顾与小心翼翼的温柔,不只杂兵没有看见过,连其他的六个海将军也大为惊奇。

  “什么事?”加隆踱出房间,压低声音询问杂兵。刚刚一脸的柔情与焦急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身为海洋七将军之首的威严与镇定。
  “是这样的,……”杂兵一一地向加隆进行着详尽的汇报。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叫狄蒂丝来,帮我好好照顾他,醒了一定要马上告诉我!”说完,加隆顺势拍了拍杂兵的肩膀,示意他要好好工作,便大步流星地赶去与六位海将军汇合。



  “你醒了么?”狄蒂丝温柔的嗓音在阿布罗迪耳边响起。“我去给你倒杯水。”
  全身的痛楚传向了四肢百骸,却,比想象中的,要轻得多。轻轻地向金发女孩颔首道谢,在女孩的帮助下坐起身来,饮着海中的淡水,没有加冰。
  经过了甘泉的润滋,阿布罗迪明显地感觉好了很多,在狄蒂丝的帮助下,进食了一些流体。
  “你啊,怎么会被卷进海啸里呢?”狄蒂丝不满地说着,顺手给了阿布罗迪一颗爆栗,虽然不重。到底还是考虑到他的伤势。
  “对不起嘛!我没想到,格陵兰的冰盖底下竟然也会发生海啸……其实我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阿布罗迪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狄蒂丝。
  “……你不知道冰川也会有海啸发生么!?听到格陵兰出了海啸,海龙将军像掉了魂似的奔过去,回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守着你,连他自己身上的伤都不管。你想吓死我们啊!?”狄蒂丝滔滔不绝地越说越激动,让阿布罗迪可怜巴巴的眼中渐渐泛出了水光。
  “对,对不起嘛,狄蒂丝,我真的不知道你对加隆如此地一往情深,早知道的话,我早就给你们操办婚事了。哎哟!”阿布罗迪只有在这里,才会卸下那张女神的圣斗士的神圣却又沉重的面具,展示出骨子中冷漠的北欧人鲜有的俏皮,却不小心抻动了伤口,痛得他呲了一下牙。
  “白痴!这么不小心!”狄蒂丝给了他一记白眼,用丹麦语对着他说道。不过,这次倒没有爆栗给他吃。
  “美丽的小妹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难道要和我玩《海的女儿》的扮家家么?”流利的瑞典语,在阿布罗迪的口中说出来,总是有种圣徒的味道。虽然总被他自己戏称之为“神圣的叛徒”。
  “哦?再加上我一个好不好啊?”优雅的男中音在寝室门口响起。狄蒂丝见状,连忙起身行礼。然后,退出了房间。
  
  只是,她不明白,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而要这样,明明在乎对方得要命,却又偏偏任性地轻描淡写,从不靠近雷池三尺之内。从来,都是这样,相互折磨着,对他们,也是对他们。身份、地位之类的,并不是可以阻拦他们的障碍,却又偏偏让他们异地相隔,两处相思。阿布罗迪总是说自己是“神圣的叛徒”,海龙将军又总是说自己是“圣斗士的耻辱”,明明,他们一个是站在顶端的黄金圣斗士,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海龙将军,却又因为这样,两人相知、相爱,却,不能相许,更是无法相守在一起。这份痛苦,身为海的女儿的美人鱼,倒也不是不能体会一二的。
  狄蒂丝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难道就要被“圣斗士”与“海斗士”的称号束缚住短暂的一生么?!海龙大人被他的哥哥,双子座圣斗士赶出了圣域,阿布罗迪却宣誓效忠于这个人假扮的教皇。但,两个人心照不宣般,从来不会提及这一切,仿佛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是真的毫不在乎,还是太过在意了呢?他们两个,到底怎么样才能够在一起,不再分离了呢?!

  “怎么样,好点了没?”加隆急急地坐在自己的床边,专注地盯着床上的人,仿佛阿布罗迪下一秒便会再度消失一般。
  “嗯,没什么事了,只是,你怎么会在那里?难道……”
  “没,没有!我真的没有翘班,是巡视时刚好到了那里,感到你的小宇宙消失了,而格陵兰又刚好发生了海啸……”加隆急急地否认,本来嘛,他的确没有翘班,那时明目张胆、众目睽睽之下的直接矿工……当然啦,不只加隆,所有海界的同仁们都不会忘记那一次,加隆为了给阿布罗迪过生日而翘班,事后被阿布罗迪发现,加隆被他惩罚的场面,而且,这早已被列入了海域四大经典镜头之首。
  “可你是管辖北大西洋的吧……”阿布罗迪一脸的不屑,威胁第盯着加隆的眼睛。
  “这……他们刚好跟我换班了嘛!”加隆左看右瞄,开始准备顾左右而言他了……
  “说谎!别以为你伪装撒加的小宇宙接近昏迷中的我的事情我没有感觉得到!”阿布罗迪一口咬定,不愿再给加隆诡辩的机会。
  “……你发现拉……呵,呵呵,其实我……”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在担心我,加隆,谢谢你!”阿布罗迪强忍着全身的不适,靠向加隆,环开双臂,抱住了他。
  “阿布?”加隆有了一瞬间的失措,但随即,坏坏的痞笑又浮现在了他的面孔。“‘绷带怪人’向我道谢,还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样是不是对不起我的阿布……啊!”
  被加隆反搂在怀中的阿布罗迪狠狠地捶了一下加隆的背,满意地换来一声杀猪的惨叫。
  “‘绷带怪人’先生在说谁是‘绷带怪人’呢!别忘了,小时候,就属尼的绷带缠得在多。”
  “是啊,最多的还是被撒加打的,不过你那次把玫瑰拽了他一脸,还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
  “还不是被你一身一脸的绷带吓的。”
  “是啊,那会儿正在练习银河星暴,被撒加崩得全身没一块好肉,……。他一定是故意的!”加隆的脸上,出现了孩子气的神态,仿佛,他还只是一个天真的少年,连同阿布罗迪一起,生活在那个平和的时代。
  “呵呵,是啊,除了眼睛和几缕你那飘逸的秀发,你几乎都缠着绷带呢!还拄着拐,就差坐轮椅了!”提到那个平和时代的童年往事,连素来冷漠的阿布罗迪,眼中也闪出怀念的亮光,兴致盎然地与加隆共同回忆着童年的趣事、往事,以及,糗事。
  “说到撒加,他没有为难你们吧!?”像是想起了什么,加隆向阿布罗迪确认着。
  “嗯,倒是没有,不过,这对我们,也算是一种软禁了吧。”阿布罗迪自嘲地笑笑。
  “还要你们每天巡视修炼地!?何必这么认真呢,直接用小宇宙感应一下不就好了么!?”加隆对撒加的方案嗤之以鼻,点点阿布罗迪的额头。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独自涉险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万一,你永远地离开了我,你要我怎么办?水淹大地么?可那也无法让你死而复生啊!总不能直接去冥界要人吧!”
  “加隆,海洋离开鱼不会有什么。但是,鱼离开了海,却再也无法生存……所以,以后,不要再为我涉险了!”阿布罗迪看着加隆,正色道。
  “但是,没有了鱼的海,已是一片死海,他想找到的,只有那条他的小鱼……”
  “如果我死了,你不许悲伤,不许堕落,不许借酒消愁,必须一蹶不起,……”
  “连悲伤都不可以么!?那我殉情总可以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会让主使者尝到三倍以上的恐惧与痛苦!阿布,你不会抱怨我太过残忍了吧?”加隆满眼期望地等待着阿布罗迪的答案,而等来的,却是……
  阿布罗迪轻轻地摇了摇头,双手环着加隆坚实的后背,上下摸索,“你的伤口……还痛么?被我捶的那一下可不轻哦!”
  “你啊!抵着我的伤口,是想谋杀亲夫,无论我说‘是’与‘不是’都给我定‘罪’么?”宠溺地捏捏阿布罗迪的脸颊,加隆明亮的眼眸中,是对他的无限柔情。
  “你,累了吧!听说你一直守着我,连自己也不顾了……现在就这样,几年后女神回来,我若不幸战死了,你倒要怎么办啊!”
  “我不是说过了么。大地将变成一片水的世界,你这条小鱼,将不再缺水!”加隆坚定地回答阿布罗迪的问题,这,是两人心知肚明的生死契约。
  “但我若侥幸没死,岂不是要与海界对上了?”阿布罗迪不依不饶。是了,既然谈到了这个不可能永远回避的话题,那不如索性将问题摊开了谈清楚,免得日后猜忌。
  “那么,我们就假死,然后,私奔到一个属于我们的领域,平平静静地生活在一起。”
  “私奔?我看是逃亡吧!?一个海将军,外带一个黄金圣斗士,两个叛徒能够逃去哪里啊!”
  “大不了让迪斯开个冥界波啊!”加隆提议道。
  “活死人?”阿布罗迪白了他一眼。
  “活死人!阿布尼倒提醒我了。听说在第七感之上,还有一个第八感,可以让人活着进入冥界……不过若是我不幸战死了,你会怎样啊?”加隆迫不及待地等候着阿布罗迪的答案,等来的却是……
  “花葬!”干脆利落的答案,显然是早已想好的回答。
  “花葬?”加隆撇了一下嘴。
  阿布罗迪流利地回答道,仿佛,那是早已思量多遍的答复。
  “坟上种吸血玫瑰,周围是食人鱼玫瑰,围栏当然是……”
  “皇家恶魔玫瑰!”
  “皇家恶魔玫瑰!”
  异口同声。
  “天啊!你就让我做你的花肥啊!?”加隆大叫着,用手捂着额头,失落的语气,佯装生气。
  “玩笑啦!我会殉情!真的!”阿布罗迪无比认真地对加隆说道,仿佛这就是他们的交换誓言那般的虔诚与真挚。



  几年后,十二宫一役,双鱼宫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迪,死在了仙女座青铜圣斗士瞬的手中。
    接着,天降大雨,洪水、海啸频发,整个大地变成了一片水的世界。
  


  冥王一战,加隆被雅典娜女神现任地上代行者城户纱织招安,险被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的猩红毒针致死。

  后,领悟到了第八感,在冥界,感受到黄金圣衣的召唤,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将圣衣脱下,传给了兄长,撒加,独自驾着冥界三巨头之一的天猛星冥斗士拉达曼提斯,与之同归于尽。

  “想不到,阿布,我们的誓言,几乎逐一成真了,只是,抱歉,我无法赶到你的身边了……”



  叹息墙前,衣着黄金生衣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迪看到向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撒加传来的双子座黄金圣衣,感受到了远处,加隆渐渐消失的小宇宙,率先冲向了叹息之墙……

  “加隆,我们的誓言,想不到,几乎已经都实行了,只可惜,我没能在你身边,也没有办法为你举行花葬了……”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