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冰紫】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神界传说某人的指定文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冰紫,原著背景,齐天大圣指定文,齐……进来看……)

背景介绍:

……

星矢、紫龙、冰河及瞬,终於到达了哈蒂斯城,冰河救了被冥斗士哲洛斯狂打的卡妙。可是撒加、修罗及卡妙相继化成烟消失了,他们最後的说话令四人非常感动。为了报仇,冰河使出了曙光女神之宽恕把哲洛斯杀掉。
当星矢要攻击拉达曼迪斯的时候,突然被人袭击,原来是华利泰等一班直属拉达曼迪斯的冥斗士。因为哈蒂斯城开始崩溃,所有冥斗士都跳下通向冥界之门。星矢情急下追了出去,抱著华利泰一同跳下冥界。 
正当紫龙、冰河及瞬准备跳下的时候,童虎出现并阻止三人。童虎说出要活生生的进入冥界,不受哈蒂斯所支配,便要从阿赖耶识中醒觉,沙加及沙织就是这样的进入了冥界。所以众人必须在跳下的时候领悟到第八感的阿赖耶识,接著四人一同跳下了通往冥界之门。

……

加隆在朱莉迪丝的口中知道了星矢他们到了朱狄加,为了支援星矢等人,他与紫龙及冰河赶去朱狄加。 
来到了第三狱,冥斗士天角星洛克的旋转炮弹石被众人避开了,接著紫龙一招庐山升龙霸把洛克打败。在第三狱的出口又遇上了天败星依华,依华连名字也未说出便被冰河的钻石星尘拳击倒了。 
三人来到第四狱黑暗沼泽,与上了使著木筏的天罪星费烈基斯,费烈基斯不怕庐山升龙霸及钻石星尘拳,还使出震鸣地狱打倒二人,但是震鸣地狱对加隆无效,加隆接著使出银河粉星拳把费烈基斯打败。   
紫龙及冰河睡来,原来已被加隆用木筏载到了第五狱,追上加隆的时候看到加隆已把天丑星史丹杜打败。

……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战了吧……不知,是否,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唉……”冰河幽幽地叹了口气,以仅剩一只的眼睛看了看身边的紫龙,不仅回忆着自银河争霸赛以来与那个人的种种羁绊……直到,走到了今天……

在寒冷的西伯利亚,金发蓝眼的冰河游向深海,向沉睡在海底的母亲道别,原来他就是参加银河擂台赛的白鸟座圣斗士。他把自上一次冰河时期从未溶化过的永久冰壁击碎,夺得白鸟圣衣,返回日本。 
第三场的比赛开始了,由刚回来的冰河对水蛇座的希拉。冰河面对著希拉的毒蛇纲爪不闪不避,原来希拉的毒液早已被白鸟圣衣冻结了,根本未能刺进冰河的身体。接著希拉败在冰河的绝技钻石星尘拳手上。 
银河擂台赛第四场的比赛,由天马座星矢对天龙座的紫龙。紫龙并不是普通的对手,他是在中国庐山五老峰上跟随老师童虎修业的少年,能够令到五老峰的瀑布逆流而上。他的天龙圣衣由於长年被流水所冲击,所以硬度远超钻石,因此具备了最强的拳与盾。 
星矢的流星拳被天龙盾全部挡去了,而他更被紫龙的升龙霸打得半死。不过,星矢想到了中国民间相传的矛和盾的故事,用计令紫龙自毁他的拳与盾。最後,双方脱下破损不堪的圣衣,决一死战。
擂台上的星矢和紫龙互不相让,星矢的流星拳被紫龙看穿了,不过星矢每次出拳後,流星拳都会更为完美,连紫龙也被击中了。紫龙唯有再次使出升龙霸,希望反败为胜。却原来升龙霸也有它的弱点,攻击时心脏会有千分之一秒的时间毫无防备。星矢看穿了升龙霸的弱点,把紫龙打败了。 
心脏受到重击的紫龙连心跳也停顿了,昏了过去的星矢在全场的鼓励下站立起来,用相同的力度向紫龙背後心脏的位置出拳,把紫龙救回。这时,仙女座的瞬感到有敌人的存在。 

……

紫龙回到庐山五老峰上,从老师童虎口中得知有一个叫穆先生的人,他深居於帕尔米高原上,是世上唯一拥有修补圣衣能力的人。紫龙通过了老师的考验後,带著两件圣衣起行。来到了圣衣坟场的紫龙,受到了亡灵的攻击,幸好紫龙得到老师的提点,安全地闯过了圣衣坟场。紫龙来到穆先生的公馆,遇上了顽皮的贵鬼,同时也见到了穆先生。因为圣衣已经死了,所以连穆先生也无能为力,不过著急的紫龙却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救活天马及天龙的圣衣。 
决战的日期终於来到了,星矢、冰河、瞬依约来到杀生谷,但是紫龙还没有回来,不过贵鬼把修补好的天马圣衣带来给星矢。原来救活已死的圣衣是需要大量圣斗士的血液,紫龙为了友情,不惜流出身上过半的鲜血,昏倒在穆先生的面前。星矢为了报答紫龙的友情,决心打败一辉,取回黄金圣衣。星矢在途中遇上了暗黑天马,於是使出天马流星拳把他打败,不过自己也中了黑死拳。另一方面,冰河再次遇上暗黑天鹅,暗黑天鹅明知不敌也不向冰河求饶,令冰河非常敬佩他,於是使出了最强的金光火焰旋风拳把他打败。
冰河先到达了狮子崖,与一辉决战,可是连金光火焰旋风拳也不能损一辉分毫,而且更被一辉的幻魔拳打中,陷入了恐怖之中。冰河的心脏也受到了重创而倒下了。
紫龙为了修补圣衣,失血过多,所以面对暗黑天龙的攻击渐渐无法招架。不过,相信友情的紫龙冒著生命危险,在血液不足的情况下使出了升龙霸,打败了暗黑天龙,自己则静待死亡。最後,暗黑天龙被他的友情感动了,用最後的一口气点了紫龙的真穴点,救回紫龙。
冰河因为得到北十字架的保护,保全了性命;而紫龙也醒了过来。一辉以一敌四,但是没有丝毫的畏惧。冰河誓言要破解一辉的幻魔拳,他利用钻石星尘拳造出镜子的效果,果然把幻魔拳反射了回去,令中了自己一拳的一辉陷入了幻觉中。

……

城户财团的象徵城户竞技场遭人纵火,沙织及瞬只好带著黄金圣衣的头部,暂居於杀生谷附近的别墅中。星矢、紫龙、冰河则分别回到自己修业的地方。 

我回到了西伯利亚,发现村落已经荒废,同时亦见到了邪恶的水晶圣斗士。…… 
而我从也哥夫的口中得知,原来村民被逼去建造一座冰金字塔,於是我去救回村民,不过却遇上了水晶圣斗士。星矢虽然赶来了,但是我要求星矢不得插手我们师徒的一战。 
水晶圣斗士的冰拳尤在我之上,不过他在战斗中感到头痛欲裂,被我的钻石星尘拳击中,终於回复善良。水晶圣斗士用最後的一口气把冰金字塔击毁,而他亦死在了我的怀中……

这是我第一次拭师……

还记得,我们为了雅典娜闯宫的时候……

我们来到了金牛宫,却被一堵墙挡住了去路,原来他就是守护金牛宫的黄金圣斗士亚尔迪,战斗立即展开。身材高大的亚尔迪完全不怕我们的攻击,相反他更把紫龙、我及瞬打晕了过去。

后来,能够充份燃烧小宇宙的星矢,终於成功地把巨形号角反弹了回去,同时看准了时机,把亚尔迪的黄金牛角拔去。亚尔迪也承认了失败,让星矢先通过了金牛宫。接著紫龙、我及瞬也能通过亚尔迪的考验,一同向双子宫走去。
来到了双子宫的我们,却看到星矢自双子宫走出来,原来,以为通过了双子宫的星矢又回到入口了。这一次大家一起闯入双子宫,像是走入了迷宫一样,走出来後又发觉回到了入口,而且这次还看到两座双子宫。於是星矢及紫龙一组;我及瞬一组,分别进入这两座双子宫。
突然,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出现在我及瞬的面前。   
而我为了争取时间,向眼前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出拳,但是他的绝技被反弹了回来,而瞬的锁链也陷入不安的状态。最後,我使出金光火焰旋风拳,可是再次反弹回来,把自己击倒了。
这时,瞬眼前的黄金圣斗士终於向瞬展开攻击,异次元幻觉拳把不醒人事的我送进了异次元空间去;而瞬则得到星云锁的保护,暂时在异次元之门挣扎…… 
而由异次元回来的我却遇到另外一位黄金圣斗士…… 
原来在我面前的就是水晶圣斗士的师父、我的师公——水瓶座卡妙。
我从卡妙口中得知自己正身处天秤宫,同时也知道卡妙由水瓶宫前来是为了把自己收拾,於是师徒的一战立时爆发了。
我的所有绝技也是由卡妙传给水晶圣斗士,再传给我的,所以在卡妙面前只是雕虫小技罢了。卡妙於是把我的妈妈沉於海中的深处,希望令到我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可是我却因为对妈妈的怀念反而无心战斗,一心死後回到妈妈的身边。最後卡妙唯有把我打败,并制做一副冰灵柩,把我的“遗体”永远保存於世上……

……

天蝎宫,星矢及紫龙的攻击未能打倒米罗,而且中了米罗的绝技深红色磁针,像被蝎子咬了一口,剧痛难挡。幸好我在这时出现,手抱著昏了过去的瞬来到天蝎宫,并鼓励星矢及紫龙站起来。 
我眼见星矢及紫龙的身体还仍然在麻痹的状态,先使出冰结环令米罗不能动弹,然後要星矢及紫龙带著瞬离开天蝎宫,自己在打败米罗後便追上来。
在星矢、紫龙离开天蝎宫後,米罗从冰结环中出来,使出念动波对付我,不过他的念动波却被我的冻气挡下来。米罗唯有使出深红色磁针,与我的冰拳对攻。我的攻击未能打倒米罗,相反他中了深红色磁针的其中十四针,只要米罗击出最後一针我便会没命。不过米罗发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冻僵,原来我连续的攻击令寒气累积起来,侵袭米罗。 
我的寒气还是未能打败米罗,反而因失血过多而五感渐渐衰退。此时米罗向我说出了卡妙的心意,卡妙为了测试我的实力而去到天秤宫,他因为知道我未能领悟第七感而我冰封起来,免受其他黄金圣斗士的折磨,而且可能数百或数千年後能复活过来。米罗还要我离开圣域,才能保命。我听到米罗的说话非但没有逃避,反而拼命战斗,米罗唯有发出最後一针解决我。不过我终於领悟到第七感,在瞬间使出金光火焰旋风拳把米罗的十五个星命点冻结,不过自己亦力尽倒地。因有黄金圣衣而保命的米罗见到我虽然倒在地上,但仍然向天蝎宫的出口爬行,深受感动,所以点了我的真央点助他止血及恢复五感,让他通过天蝎宫……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卡妙老师的心意……原来……我,一直误解了他,不,或许是他们……

……

当众人为了紫龙的死而难过的时候,我们已来到了水瓶宫,并且看到水瓶座黄金圣斗士卡妙就站在我们面前。时间只馀下两个小时。
而我则希望与卡妙决战而自己留下,星矢及瞬则先通过了水瓶宫。由於我的寒气不及卡妙,而且所有绝技也是师承卡妙的,所以一接战便处於下风。卡妙同时向我说出了绝对零度一事,只有我的寒气比他更接近绝对零度才能击败他。不过,我在中了卡妙的曙光女神之宽恕之后,再一次被冰封起来。幸好我发挥了第七感,以凌驾卡妙的寒气破冰而出,再模仿卡妙的绝技曙光女神之宽恕,与卡妙的同一招式对决。结果卡妙被击败倒地;而我也明白到卡妙牺牲自己来引导自己成长,不过他自己亦力尽倒地,小宇宙也同时消失了……

这,是我的第二次拭师……也是,最后的一次……

在北欧时,到达南冰洋巨柱的我竟然遇上在水瓶宫死去的卡妙,真的是我们师徒相遇吗?
但是,我却遭到了他的袭击……

没有想到,北冰洋巨柱的海将军竟然是我童年时的同门师兄艾尔扎克。由於艾尔扎克曾经为救我而弄伤了左眼,所以我任由艾尔扎克把其左眼弄伤。艾尔扎克本来是正义及充满理想的男子汉,可是为了救回我而几乎命丧的艾尔扎克却进入了海界,他在看到地面上圣斗士之间丑恶的斗争後,遂决定当上海将军,协助波士顿重建世界……   
我面对艾尔扎克时仍然希望他能回头是岸,可是艾尔扎克的意志坚定,还是忠心於波士顿。我为了打动艾尔扎克,竟然正面捱了艾尔扎克的绝技极光寒冰拳而倒下。
当贵鬼到达北冰洋巨柱的时候我已被打倒,艾尔扎克逼令贵鬼交出天秤圣衣,但是贵鬼宁死不从还被打伤。我再次站起,这次决意把艾尔扎克打败。受了重伤的我依然能使出强大的寒气,原来是水晶圣斗士及卡妙也在守护著我,白鸟座圣衣还发出金色的光芒。最後,我以曙光女神之宽恕打败艾尔扎克。
在我击碎了北冰洋巨柱後,艾尔扎克告诉我这次事件的策划人不是波士顿,而是另有其人……

………………




星矢面对强敌莎尔,再一次使出彗星拳及回旋碎击拳把她打败,可是拥有美杜莎之盾的亚鲁哥路,先後把瞬及星矢变成了石头,而我因为有天龙盾的保护因而幸免於难。原来凡是看过美杜莎之盾的人都会变成石头。亚鲁哥路一时大意,把同伴史巴达也变成了石头,不过由於我不能直接面向亚鲁哥路,因此在战斗中完全处於被动。 
连天龙盾也变成了石头的我似乎己没有胜算了,不过幸好钢铁圣斗士及时来到替我解围。为了取得最後的胜利,救回星矢及瞬,我把自己的双眼弄伤,从正面使出升龙霸把亚鲁哥路打倒。
在医院里,医生说明了我的双眼以现代的医学是不能医治的,令众人大为难过。 
而我也由於双眼失明的关系,与春丽一同回到五老峰休养。

据说,因为我久治未痊,令到星矢及一辉发生争执,一辉再次离去了众人,而星矢则想到去求助於帕尔米高原的穆先生,找寻治好我双眼的方法。
回到庐山的我虽然得到春丽的悉心照顾,但仍然想著回到大家身边一同战斗。一天,春丽在游泳中突然遇到急流,而我因为看不见东西而未能营救,幸好王虎及时出现,救回春丽。不过,童年时一起跟我修练的王虎因为崇尚武功的破坏力而被老师逐出师门,这次回来是要找我报仇的。不过当他得知我已丧失了斗志时,却暂时放过了我…… 
我明白到与王虎的一战在所难免,於是决定接受王虎的挑战。在老师的面前,两师兄弟的对决展开了。原本处於劣势的我醒觉到自己为了什麼而战,把生死置於道外,终於使出升龙霸把王虎打败。同时王虎亦回复了善良的本性,在濒死边缘再次被童虎收为门下。
据说在帕尔米,星矢从贵鬼口中得知神秘的双峰山上有著能治好我双眼的生命之水,於是星矢为了我的双眼,决心闯上双峰出。经过重重困难的星矢终於得到生命之水,而生命之水则交由贵鬼带回五老峰的我。 在五老峰上,我虽然使用了生命之水,不过双眼仍然未能治好。
另一方面,教皇为了要除掉天秤座黄金圣斗士童虎,从圣域派出了巨蟹座黄金圣斗士迪斯马斯克来到五老峰,我知道到了老师有危险,立时挺身制止。我的攻击对迪斯马斯克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他更被打下庐山的瀑布下。原来迪斯马斯克是知道教皇的所作所为,不过由於他相信力量就是正义,所以仍然助纣为虐。我从瀑布底穿起圣衣,像龙神般飞跃而起,使出升龙霸令迪斯马斯克连退数步。正当迪斯马斯克试图使出他的绝技积气冥界波时,白羊座的穆先生出现制止,迪斯马斯克知难而退,并相约我在圣域一决胜负…… 
……

还记得在闯宫时,星矢及我遇上另一个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由於我的双目失明,没有被幻像迷惑,成功地带星矢闯过了双子宫……

……

星矢及我来到了巨蟹宫,感觉到到此宫阴深恐怖,并且发现有很多死人的面孔由地上、墙壁,甚至天花板上浮现出来。原来巨蟹座黄金圣斗士迪斯马斯克是一个杀人王,这些死亡面孔的人都是他所杀,不能安息而留於巨蟹宫的。我为了争取时间,让星矢先闯过巨蟹宫,自己留下对付迪斯马斯克。不过接战後立即中了积气冥界波,被打进了死门关,我还看到正在走向黄泉的冰河。我在得到雅典娜的帮助下,灵魂回到了巨蟹宫,令迪斯马斯克也大为吃惊。可是我的升龙霸在五老峰上已被看穿,他更再次被冥界波打进冥界。 迪斯马斯克为了确实地消灭我,自己亲自来到冥界对付我,意图令我从黄泉比良阪掉下通往死之国的入口。不过春丽在五老峰不断地为我的安全祈祷,令到迪斯马斯克烦厌非常,於是用念力把春丽掉下瀑布中。但是此举令我大为愤怒,立时燃起小宇宙,向迪斯马斯克作出凌厉的反击。 
我的反击未能把迪斯马斯克打败,就是因为迪斯马斯克身上穿的是黄金圣衣,具有优秀的防御能力,因此我再次陷於苦战,而且正在鬼门关挣扎。後来,拥有正义意志的黄金圣衣自动脱离迪斯马斯克的身体,舍弃了他。而我也脱掉天龙圣衣,以究极的小宇宙把迪斯马斯克打进冥界。自己的灵魂回到巨蟹宫的同时,也发现视力回复正常,而且老师更告诉了救回春丽的消息,於是我与瞬一同前往狮子宫…… 

……

艾奥里亚为星矢治疗右脚的伤後,提醒星矢小心下一宫处女宫的黄金圣斗士沙加,叮嘱千万别让他睁开眼睛。接著星矢、紫龙及瞬向处女宫进发。另一方面,加农岛来了一班圣域的杂兵,找著村庄的村长及他的孙女,逼他们说出一辉的所在。年老的村长不幸被杀,一辉赶来把所有杂兵解决掉。不过沙加的弟子孔雀座薛标及莲座亚歌拉出现袭击一辉,一辉受到沙加小宇宙的影响,身体不能动弹,被薛标的千手神音拳所伤,情况十分不妙。 
星矢、紫龙及瞬抵达处女宫,看到被喻为最接近神的沙加,正在闭目瞑想,旁若无人。星矢先发动攻击,但被沙加的小宇宙所伤,接著紫龙的升龙霸及瞬的星云锁链也对付不了沙加,三人更被一招天魔降伏打倒在地上。当沙加要杀掉瞬的时候,一辉赶至弄伤沙加的手,但是沙加的血液化成血池,包围著一辉,幸好一辉经过锻的小宇宙把血池蒸发掉。不过力量强大的沙加使出六道轮回,令一辉被吸进六界中。 
一辉因有不死鸟之称,从六界中回来,使出幻魔拳击中沙加,不过反而令自己看到幻觉,接著连圣衣也被沙加击碎了。一辉再次燃起小宇宙,令凤凰圣衣重生,可是无论尝试多少次,一辉的最大奥义凤翼天翔在沙加面前只是一阵凉风罢了。这一次沙加把双眼张开,引发强大的小宇宙使出绝技天舞宝轮,把一辉的五感全数夺去。 
被沙加夺去五感的一辉就像是一个死人。当沙加再向一辉使出最後一击的时候被瞬的星云锁阻止,但是当沙加和瞬的战斗开始前,一辉突然增强自己的小宇宙,利用第六感作防御。遇到顽强的对手,沙加再次使出天舞宝轮夺去一辉的第六感,不过一辉继续增强小宇宙至第七感,并抱著沙加在处女宫内自爆,最後俩人消失於处女宫,宫内只馀下处女座的黄金圣衣。由於一辉死前曾对瞬说,要他像个男子汉般,与星矢他们一起战斗,所以瞬赶上星矢、紫龙,一起前去下一宫……

…… 

星矢他们来到天秤宫,看到了冰河在冰灵柩中。星矢他们用尽办法也不能把冰灵柩打破,就在这时天秤座黄金圣衣出现在天秤宫中,我从圣衣的六对武器中选了一把剑,一剑把冰灵柩打破,救回了冰河。不过,已冻僵了的冰河只有极微弱的气息,於是瞬独自留下,燃烧小宇宙传热给冰河,而星矢及我则向天蝎宫进发。 
当星矢及我感到瞬的小宇宙消失,想到瞬会牺牲自己去救冰河的时候,本来要回去天秤宫的,不过天蝎座米罗己出现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只好先在天蝎宫战斗……

……

我们大家在山羊宫内看到雅典娜像,即是代表这一宫的黄金圣斗士是最忠心雅典娜的,不过星矢不以为然。我们顺利地通过了山羊宫,当以为这是一座无人的宫殿时,突然地面裂开,我叫众人跳过去,而自己则留下在山羊宫对付山羊座修罗。星矢等人也只好向下一宫进发。修罗声称自己是最忠心雅典娜的圣斗士,十三年前背叛圣域的艾奥罗斯也是被他诛杀的。我闻言大怒,使出庐山升龙霸,不过未能打中修罗,反被他的绝技飞跃钢石击中。接著修罗向紫龙使出了圣剑手刀,圣剑艾斯卡利巴不单令天龙盾断成两段,还把天龙圣衣打过粉碎。幸好修罗致命的一击给我的空手入白刃挡下来。 
虽然我的升龙霸在小宇宙的提升下变得强大了,不过被修罗看穿了这个绝技的弱点,向我的心脏作出反击。却不知,我是以自己的弱点来引诱修罗向他的心脏作出攻击,其後使用升龙霸把修罗的左手废了,不过我自己也受了重伤。我在无计可施下,唯有增强自己的小宇宙到极限,使用了被老师禁止的庐山亢龙霸,抱著修罗升向天空。修罗这时也明白到沙织才是真正的雅典娜,以及向保卫雅典娜而死的艾奥罗斯道歉。接著,我和修罗升到天际的尽头,一起化为星尘,我们的小宇宙也从世上消失了…… 

……

在北欧时,我的升龙霸也对积弗里特无效,最後唯有使出亢龙霸,不过被修罗的小宇宙制止,由於奥汀蓝宝石也会被亢龙霸毁灭,所以我只好放弃。从老师的教导中,我知道神龙猛吹雪一定有其弱点,於是引发小宇宙,找出了积弗里特的弱点是心脏。我使出升龙霸击中积弗里特的同时也被神龙猛吹雪打倒了……
之后,有海王子之称的克修拉利用黄金长矛刺向我,我虽然避过攻击,但是被挥出长矛的气所伤。我唯有用天龙盾抵挡黄金长矛,可是长矛却轻易地把天龙盾刺穿。突然我看到山羊座修罗的灵魂,他说在十二宫一战救回我的时候已把圣剑栖宿在了我的右手上。我燃烧自己的小宇宙令天龙圣衣也发出金光,天龙盾亦能够抵挡黄金长矛。我被克修拉讥笑只靠著圣衣才能自保,於是脱下了天龙圣衣,以圣剑手刀把克修拉的长矛及鳞衣一并毁去。但是克修拉不发一言,增强小宇宙,还飘浮在半空中……
克修拉被我毁去黄金长矛,所以发挥自己的真正实力,利用小宇宙做成空气的墙壁,阻止我的进攻,我的升龙霸亦不能击中克修拉。接著克修拉使出眩目幻光令我快将失明,而我必须要看到克修拉的星命点才有胜算。幸好我燃起小宇宙,在失明前的一刻看到克修拉的星命点,并使出圣剑艾斯卡利巴把克修拉打败。最后,我用天秤圣衣的武器把印度洋的巨柱击碎……




……

在十二宫之战的最后,远在庐山的童虎向十二宫馀下的黄金圣斗士说出了十三年前的事实,并要他们恭迎雅典娜。沙织也在众人的陪同下走向雅典娜像,沿途得到黄金圣斗士的迎接。沙织在途中也发挥强大的小宇宙,分别救回濒死的紫龙、冰河及瞬。星矢及一辉皆大败在撒加的手上,这时沙织刚好赶到,但是撒加在雅典娜面前还是毫无悔意。不过,星矢、紫龙、冰河、瞬及一辉还没有认输,集合众人的小宇宙给星矢,使出化成光束的流星拳把撒加轰上天空。撒加虽然没有被击败,但是心里邪恶的小宇宙被刚才星矢的一击所冲击。善良的一面再次支配著撒加,并冲向沙织的手自尽。而沙织也原谅了回复善良的撒加,十二宫的一战也随之结束……

……

再后来,圣斗士们开始了北欧之旅……

北欧的亚斯格特长年被冰雪覆盖,不过奥汀神的地上代行者希露达却没有怨言,还每天诚心地祷告。可是海中的巨浪突然把希露达卷走,并戴上了被咀咒的黄金戒指,自此希露达的性情大变,还召集了七名传说中的神斗士,向圣域挑战。开阳星神斗士史特先把金牛座黄金圣斗士击败,接著直接向沙织袭击,幸好穿上了新生圣衣的星矢、紫龙、冰河、瞬及一辉先後赶到,化解了沙织的危机,史特也只好先行撤退。沙织想到亚斯格特有异常的情况发生,於是决定向亚斯格特调查清楚。 
冰河先到达了亚斯格特,还把希露达的妹妹弗莉亚救了出来。沙织从弗莉亚口中得知希露达在数天前性情大变,还召集了神斗士袭击圣域。及後希露达及她的神斗士也来到,沙织看到希露达戴上了的是黄金戒指,知道要令希露达回复善良的唯一方法是把戒指除下来。於是沙织代替希露达在寒风中祷告,令冰雪暂停溶解,但是她只能支持半天的时间,所以星矢他们必需在十二小时内赶到华鲁赫拉宫把希露达的黄金戒指除下。   
星矢、冰河、瞬首先遇上了天玑星神斗士特路,冰河及瞬更被特路的飞斧击昏了,星矢只好先把特路打败。不过当星矢能够成功地避过特路的夺命飞斧时,特路突然使出他最强的拳大力士铁拳,令星矢亦招架不住。幸好星矢得到魔玲小宇宙的鼓励,重新作起来,看破了特路的拳。不过星矢使出了天马回旋碎击拳仍然未能把特路击败,相反特路的小宇宙还比先前更巨大了。   
发挥出真正力量的特路,再一次把星矢打败,当特路发出最後一击的时候,幸好紫龙从五老峰赶来并救回星矢。紫龙从童虎那里知道了除掉被咀咒了的黄金戒指的方法,就是要集齐七名神斗士身上所穿神斗衣的守护石奥汀蓝宝石,然後召唤出所罗门宝剑才能把希露达解救出来。於是星矢重新作,向特路作出反击。这时,沙织也发放出温暖的小宇宙支援星矢,令特路怀念著昔日温柔的希露达。星矢最後终於把特路击败,获得第一颗奥汀蓝宝石。众人为了节省时间,分头向北极宫进发。 
紫龙回想起在十二宫与修罗的一战,自己使出了亢龙霸而奇迹地生还,必定是修罗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当紫龙继续前进的时候遇上了一群野狼的袭击,同时玉衡星神斗士芬尼路也出现了。与狼群一起长大的芬尼路能在战门中指挥狼群攻击敌人,他见紫龙不是简单的对手,於是亲自与紫龙对决。芬尼路的狼爪光速拳令紫龙只能避於盾後,可是紫龙的双眼还是被弄伤了。紫龙唯有使出升龙霸,不过他的绝技竟然被芬尼路躲过了。 
在芬尼路的狼爪光速拳底下,紫龙一直处於劣势。虽然紫龙说明了希露达受到黄金戒指影响一事,但是芬尼路还是不相信,原来他在年幼的时候被人类遗弃,因此令到双亲死去,幸得野狼把他救回,所以他从此不相信人类,只跟著狼群一起生活。芬尼路的狼群在沙织的小宇宙影向下伏在地上,於是紫龙能够与芬尼路作一对一的决战。 
紫龙虽然看破了芬尼路的绝技,但是他的庐山升龙霸也同时给芬尼路看破了。不过紫龙想到了打败芬尼路的方法,於是他把升龙霸击向冰之瀑布,令到大量的冰块压倒芬尼路。虽然紫龙把芬尼路打败,同时也得到他的奥汀蓝宝石,不过却被狼群袭击,倒在山崖下。另一方面,冰河遇上了另一名神斗士,天璇星的赫健。冰河的寒气及不上赫健,所以他的冰拳未能对赫健产生威胁,相反,赫健还可以把冰河的绝技反弹回去,令冰河惊讶不已。 
赫健从小已立志保卫亚斯格特、希露达及弗莉亚,所以非常痛恨带走弗莉亚的冰河,更不相信他有关黄金戒指的说话。不过赫健的冰拳亦未能把冰河击败,但是他除了冻结拳外,也能发出热压拳,还把冰河引到一个充满熔岩的山洞。这是赫健修练的地方,非常炎热,令到长年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冰河感到难以忍受。贵鬼感到冰河的小宇宙有异样,用念力得知冰河正身陷火海。弗莉亚知道後想到一定是赫健与冰河的决战,於是前往赫健的山洞,希望可以阻止他们相斗。 
冰河在赫健的热压拳下,渐感不支,在危急中使出了曙光女神之宽恕,可是被赫健避过了。这时弗莉亚来到山洞,阻止赫健的进攻,而且还向他说明希露达已入了魔道一事。但是,对希露达绝对忠心的赫健还是不相信弗莉亚的说话,还向弗莉亚及冰河出拳。冰河拾身救了弗莉亚,愤怒地向赫健使出究极的曙光女神之宽恕,打败赫健。弗莉亚回复知觉後看到战死的赫健,非常伤心。 
冰河感到星矢的小宇宙也消失後赶来,并与手中拿著炎之剑的阿伦比里希发生激战。 
冰河在苦战下,终於化解了阿伦比里希的炎之剑,不过却败在阿伦比里希的另一绝技精灵魔拳下。当阿伦比里希欲把冰河封在紫水晶里的时候,紫龙及时赶来,用天龙盾挡了这一记攻击。原来阿伦比里希的祖先阿伦比里希十三世在二百多年前曾败在童虎的手上,所以在新仇旧恨下两人的激战在所难免。由於魔鬼紫水晶在紫龙的天龙盾下无效,所以阿伦比里希使出了精灵魔拳,令紫龙陷於苦战中。 
紫龙在童虎的帮助下知道了破解精灵魔拳的方法,可是必须怀著平静的心,因此不能向阿伦比里希作出反击。阿伦比里希面对著冷静的紫龙,唯有用激将法,可是紫龙也没有上他的当。紫龙突然脱下圣衣,故意让阿伦比里希使出魔鬼紫水晶,乘此机会用升龙霸打倒了阿伦比里希,不过紫龙也受伤倒下。阿伦比里希死後,所有紫水晶也消失了,魔玲及星矢也就从紫水晶中走出来。魔玲提醒星矢要小心史特,及後星矢及冰河先向北极宫赶去…… 

……

在进入冥界之前,在白羊宫入口的史昂感觉不到撒加三人的小宇宙,所以决定亲自突破十二宫,不过要先把眼前的童虎打倒。当俩人准备战斗的时候,紫龙也从庐山赶来了。 
童虎阻止著紫龙插手这次的圣战,说是沙织的命令,不过紫龙怎样也不愿意离开。这时史昂已向童虎及紫龙攻过来,童虎以小宇宙还击,不过因为年老的关系被史昂的小宇宙压倒。童虎的庐山百龙霸虽然打中了薜安,但是功力不如从前,未能伤到史昂,还中了他的星尘旋转。紫龙也发出庐山升龙霸,但史昂只以单手化解了。 
当史昂再次使出星尘旋转时,天秤座黄金圣衣挡在童虎的面前,接著童虎体内发出惊人的小宇宙皮肤裂开,十八岁年青时童虎的身体出现在众人面前。原来在二百四十三年前的圣战後,圣斗士只剩下史昂及童虎,所以雅典娜命令史昂当起教皇,保护圣域,而童虎则被赐与神力MISOPETHAMENOS,使他的心跳每年只有十万次,并坐在庐山的大瀑布前监视封印著冥士的巨塔。所以二百四十三年的时间对童虎来说只是过了二百四十三日。 
童虎回复十八岁的身躯後先命紫龙赶去帮助穆先生,这时童虎再次使出庐山百龙霸,与史昂的星尘旋转对抗,结果俩人的小宇宙同时消失…… 

……

艾奥里亚、紫龙及穆先生在知道沙加决心一死的时候也来到了处女宫。 

……

撒加等三人从花园走出来的时候遇上了穆先生他们,撒加把沙加的遗物百八粒念珠交给穆後,他们立时被愤怒的艾奥里亚发拳攻击。撒加说只剩下四小时,必须争取时间去到雅典娜的身边。不过米罗也从天蝎宫赶来,亦是要为沙加报仇,立即以深红色磁针攻击三人,撒加也使出银河爆烈拳还击。接著,撒加、卡妙及修罗再摆出雅典娜感叹号的阵势,穆先生、艾奥里亚及米罗也同时展开雅典娜感叹号的姿态反击。 
当撒加及穆等人的雅典娜感叹号在中央对持著的时候,紫龙也加入了穆先生的一方,令雅典娜感叹号的威力续渐向撒加他们迫近,最後紫龙燃烧自己的小宇宙,使出了升龙霸,令处女宫发生了大爆炸,变成了废墟,而紫龙因为没有黄金圣衣的保护所以不知所踪。不过撒加仍未气绝,这时沙织阻止穆先生他们出手,并且要他们带撒加等三人到雅典娜神殿来。 
这时冰河及瞬已到了十二宫的入口;而星矢则在占星山上醒来,立刻赶回十二宫保护女神,不过众人都感到有不祥的预感。 
沙织命加隆到教皇的房间,拿回玉座下的东西。接著穆先生、艾奥里亚及米罗把受了重创的撒加、修罗及卡妙带到沙织的面前,沙织随即把十三年前撒加要用来行刺自己的黄金短剑交给撒加,并要撒加夺去她的性命。 
沙织竟然用黄金短剑插入自己的喉中,星矢他们都感到沙织已经死去了。 
在哈蒂斯城,拉达曼迪斯由於私自派出冥斗士到圣域,受到潘朵拉的责罚。同时撒加三人带著雅典娜的遗体到来求见。 
另一方面,星矢、紫龙、冰河及瞬来到了雅典娜神殿,只见到地上的血迹,这时史昂突然出现,他利用女神之血令化成神像的雅典娜圣衣复活,并说出只有他才知道雅典娜圣衣一事,所以一班黄金圣斗士利用哈迪斯的力量复活,来把这个消息告诉女神。史昂还使用女神之血来令众人的圣衣复活。 
星矢、紫龙、冰河及瞬,终於到达了哈迪斯城,冰河救了被冥斗士哲洛斯狂打的卡妙。可是撒加、修罗及卡妙相继化成烟消失了,他们最後的说话令四人非常感动。为了报仇,冰河使出了曙光女神之宽恕把哲洛斯杀掉。 
在这绝望的时候,瞬、紫龙及冰河相继到来支援星矢,但是全被达拿都斯打败,最後一辉也赶到。一辉的凤翼天翔把达拿都斯的头罩打破,但是被认真起来的达拿都斯使出绝技可怕的天命打倒。这时在异次元另一面的冥界,十二件黄金圣衣发出共呜,要支援星矢等人,不过因为没有神的力量,所以未能来到极乐世界……

………………………… 


……
“呐,紫龙,”冰河说这话的时候,不由得地看着他缠满绷带的双眼……
“什么,冰河?”紫龙将头微微偏向冰河,仿佛他正在直视着他。
“……假如,假如,假如给你三天光明,你都会去看什么呢?”
冰河心中呼了口气,终于,这句话,终于问出口了……
紫龙给我的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嗯,是的……”

“第一天,我会去看看我曾经走过的战场……中国的五老峰——我的修炼地,银河争霸赛,圣域,北欧,海底,还有这个冥界……回忆着我们曾一同走过的路……”

“的确,那是我们曾经用生命与鲜血,为女神而战,走出来的一条血路……”冰河附和着,手,不自觉地抚上曾经浸过紫龙的鲜血的自己的圣衣……

“第二天,我会去看我所有的朋友,那些,我的换命之交,还有我最敬爱的老师——童虎,我幼年的玩伴——春丽,王虎,还有女神雅典娜——纱织小姐,还有你们,我最亲爱的伙伴——星矢,一辉,瞬,还有你——冰河……”

“的确……那些都是你最应该去看的人……”

“第三天,”紫龙顿了一下,“我希望,能够和我最爱的人,一起,无论是哪里,只要,我们在一起……冰河……”

“……”冰河哽咽着,眼中难掩着湿润地看着紫龙……

“……冰河?”没有得到冰河回答的紫龙不禁叫着他的名字……
果然……我们的爱情,是禁忌的么……冰河……

……

“……呜……”
“无论在哪里,我们都要在一起的,紫龙……无论这份感情是否是禁忌之恋,只要有你,我不会在乎的!”
“冰河,你……”
“紫龙,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战了,但,只要有你的地方,无论是天堂,还是地域,我都甘之如饴!”
说着,冰河抚着紫龙眼上的绷带,拉低他的头,温柔的再度吻上爱人的唇……

只要有你的地方,无论哪里,都是我最钟爱的故乡………………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