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圣斗士】【隆布】 移植(慎入!……真的慎入……!!!~)

写在前面…… 
那个……本文实属某只由于考试压力(?)过大……(喂……- -b)……那个……嗯~ 
所以……很bt,比某只还bt,嗯~某友听了偶的构思说的…… 
所以……还是慎入吧!!!~ 
感谢大家的捧场!!!~ 
请回吧!~~~ 
 
 
 
 
慎入!~~~ 
 
 
 
 
 
慎入哦!!!~ 
 
 
 
 
 
再进行一次提醒~真的要看么……会受刺激的! 
 
 
 
 
 
 
有人看了文说“我”的意识太强烈了,不像文,只像是叙述了“我”的思路而已- -b…… 
 
 
 
 
 
真的确定要看?! 
那么……不许拍砖!!!~ 
 
 
 
 
 
 
好吧!偶什么都不说了! 
请尽情受刺激吧!!!~ 
哇哈哈哈!!!~~~~ 
 
 
 
 
 
 
这是最后的缓冲了! 
既然大家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那,相信在下的阻拦也是没有效用的了吧!?~ 
DOZOU!~~~ 
 
 
 
 
 
 
移植 
 
祸起…… 
  一切起因,都将归因于位于天地交界处,被誉为“禁地”的冥祾十二宫…… 
  而罪魁祸首,现在正在冥花宫逍遥地……被绑着= =|||b…… 
  “嗯,这个是什么?看起来像扑克……” 
  “嗯?啊!花朝!别开!”激动的黑色卷发露着幻惑的红色,仿佛战地的鲜血…… 
  随着祾音殿主的叫唤,那个有着乞丐气质的女孩将牌悠然地开了…… 
  “什么事都没有啊!?”很不屑,真的!本以为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看那白痴紧张的…… 
  “……那是……可以束缚人们命运的牌……”无奈的低声叹气,看来又会引发这变态的兴趣了…… 
  “……这么好玩?!我玩你记录!”不由得兴奋,终于,找到了有趣的东西!又可以不用亲自动手就操控了世间,仿佛远古的神明…… 
  “……”果然……预感这么准还真是……难以说明的感受呢! 
  “你一个阶下囚别在本宫主面前摆什么架子!”嘁,被本宫主绑来了还要摆架子么?!看来她是个真白痴了! 
  “……吾被汝绑着- -+”无奈与自责的愤怒几乎是同等的,又能怪谁呢?!当初的游戏,却成为今日的理由,还,真是讽刺呢! 
  …… 
  “……” 
  “……” 
  …… 
  以上,便是整件事的真正原因…… 
 
*************************偶素剧情的分隔线**************************** 
 
 
 
双子…… 
  一切的心有灵犀,都不如自出世的心心相通…… 
 
  …… 
  “唔!……” 
  “怎么了?” 
  “没什么,不用担心,布!” 
  “……”稚气未脱的男子一个撇嘴,手已经…… 
  “啊!痛!我说好了吧!不要再打伤口啦!”不得已的求饶,真的很痛唉! 
  “刚刚胸腹一阵痛,我想,也许是那个人出了什么意外……”男人一脸担心的说道。 
  “所以?”一脸的不以为意,那个人出了意外,又与我何干呢!? 
  “……你不用瞒我,我知道我已时日无多……”男人淡淡地叹了口气,一切,均由天命决定啊…… 
  “所以?”难得的挑眉,被称作“阿布罗迪”的男子语气中多了一丝不满。 
  “……所以,抱歉,阿布!我……我……也许根本就不值得你爱……”假装没有听到爱人口气中的不满,只有绝情的话,从阴暗中男人的口中说出…… 
  “啪” 事件仿佛在哪一瞬间凝固了,终于,渐渐地,可以听到暗室外的鸟鸣…… 
  “这样的我,已经是一个废人,已经什么都……”即使脸上的五指让自己很痛,但,长痛不如短痛啊!绝情的话,依然在说着,毕竟,这早已不再是“小孩子”的恋爱了! 
  “住口!”发怒了呢!阴暗中闪着光辉,是泪么!? 
  说着,阿布罗迪用口堵住了那张说尽伤心话的嘴…… 
  良久……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如同誓言一般决绝! 
  “阿布,可那个人事……”到底,我还是放不下他啊! 
  “所以?”很无奈的语气,到底,你还是…… 
  “所以……”男人机械地重复了一遍,到底,要说出那么绝情的话,还是,有点困难啊! 
  “所以就可以从我身边夺走你么?!”有点歇斯底里的喊道,阿布罗迪现在对于男人口中的“那个人 
”更没有好感了! 
  “布……”为什么,现在还在犯小孩子脾气呢!?男人安抚般地劝道。 
  “别忘了!你可是我救回来的!”阿布罗迪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不忍去揭开男人过去的伤疤,但是,又不得不——为了留住他! 
  “所以……”还是,没有办法一口气说出来啊!男人心中自嘲地笑了笑——为自己,也为阿布罗迪的坚持。 
  “所以?”一丝不明所以的神情,难道你还要坚持么!? 
  “求你救救他!——假如你还爱我的话……”呵呵,终于说出来了!这绝情的话,也许,这会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了吧…… 
  “你!?……”阿布罗迪的惊讶,令他无法再次把持自己…… 
  “磅”,一切都安静了…… 
  靠着门,解下防护服的男子默默的,白色衬衫上面赫然出项了几点水渍…… 
 
 
 
死神…… 
  一切的行将就木,都是迎接新生的准备…… 
 
  “怎么了,我亲爱的的小阿布?”轻佻的话语中透露着一份慵懒与不容忽视的高贵。 
  “我……”没有了平时的伶牙俐齿,只是…… 
  终于哽咽着没有说出来,阿布罗迪扑向哪黑暗中的发言者……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男子跪坐在椅子旁边,含泪的眼望着自己崇拜的男人。 
  “哦?”男人换了个姿势。 
  “……只要是你……”低下头,回味的说着…… 
  “所以?”一挑眉,男人玩味地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究竟该怎么办?!……” 
  最后的话音,终于淹没在一片呜咽声中…… 
   
  …… 
   
  “……你还是什么都不吃么?!”男子的语气中明显地夹杂着不悦。 
  “……”病床上的男人依旧以我为中心地不理身边的爱人。 
  “你在和我赌气?!”挑眉,隐隐的,杂着怒气。 
  “……” 
  没有回答,阴暗中的男人只是将头偏向了一边…… 
  “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暗自叹口气,阿布罗迪的无奈中,更夹杂了忧虑。 
  “……真的不行么?!”男人猛然回头,诚恳地望着阿布罗迪,问道。 
  “……你在威胁我?!”阿布罗迪的眉毛明显地上挑了一下。 
  “……对不起,可你知道, 他是我的……”眉宇间,是明显的忧郁。 
  “……什么都不用说了!到底我还是得救他啊!不然你也会绝食自尽吧!?……看,都没肉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被抚摸的男人明显一颤,一丝苦笑挂在了他的脸上,又旋即消失…… 
  “对不起!我没能……” 
  “对不起!我没有……” 
  同时开口,又同时停顿,两人相视一笑。 
  的确,他们之间,已经有太多的事情都了然于心了,很多时候,这份道歉,已经不需要了。 
  “先补充点营养,离手术不是还有几天呢么?”笑了笑,阿布罗迪道。 
  “阿布……”男人有点感动,声音中,带着些哽咽。 
  “我这就去安排!要乖乖地哦!” 
  说罢,阿布罗迪吻下男人的额头;而男人,却对他的可爱行径感到忍俊不禁。 
   
  …… 
   
  “怎么了,那么失魂落魄?”男人高傲的声音伴着对失魂落魄的男子的担忧。 
  “……你知道的。”无精打采的声音,宛如行尸走肉的行为。 
  “哦?”男人习惯性地挑眉。 
  “是的,正是我用这双曾经沾满血污的手,亲手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他的血、他的肾、他的……他的一切,都移交到了那个人的身上……”渐渐地,阿布罗迪愈发地说不下去了。 
  “哦。所以?”男人静静地看着男子抓住自己的袖子。 
  “即使这样,你还是有办法的吧!?”仿佛抓着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阿布罗迪企盼地仰头看着男人的眼睛…… 
  “我亲爱的小阿布,你知道吗?法医的双手,从来不曾被浊血所污染!你不必自责。”心中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傻孩子总是把所有的错误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呢!? 
  “可是……”声音渐弱,带着对男人话语的感激,与对自己行为的不齿…… 
  白发男人抚着跪伏在自己膝上的男子的发,幽幽地叹道:“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啊,我的傻阿布!” 
  “那么你能……?!”眼,亮了,难道他……?! 
  “我没说过!我只能确保他不死,成为一个没有脊髓、没有血液、没有肾脏的‘三无’活死人罢了。”男人不置可否地说道。 
  “……”阿布罗迪再次垂下了头。 
  “……你真的确定他这样会比较幸福?!”男人挑眉,这些孩子,为什么总是要折磨自己呢…… 
  “……我,我不知道……”带着浓烈的不自信,阿布罗迪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 
  “……算了,谁让可爱的小阿布是我最宠爱的徒儿呢!?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吧!”男人叹了口气,不知自己的皱纹又要长多少了……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幸福呢?!这些固执的傻孩子们! 
  “师父……?!……”阿布罗迪尚带哽咽的声音中充满了感激。 
  二人欲言又止,却又似乎生命都不必再说了……静静地,两人享受着这片刻只属于他们之间的沉默…… 
 
 
 
新生…… 
  一切的孕育初生,都是神所赐予的机会…… 
 
  “阿布罗迪医生,713号病人醒了。”年轻的护士对着帅气的医生说道,免不了的脸红心跳。 
  “知道了!”平板的声音没有包含太多的感情。 
 
  …… 
 
  “感觉怎么样?” 
  没有感情的询问,仿佛只是例行公事的审问。 
  尚未完全恢复的男人点点头,沉醉于与美貌主治医师的对视中。很奇怪,仿佛有生命陌生却又熟悉的情愫在体内滋生…… 
  …… 
  半年,半年的时间,阿布罗迪都在帮助这个叫做“撒加”的特工的复健治疗中度过。有时,他不禁在想,自己是否已经忘却了那个人,自己又能否接受这个撒加的不懈示爱!?…… 
  半年来,他养成一个习惯,每每遇到烦恼与困惑的时候,都会来到他与那个人共同培育的忘忧草田中,只是,忘忧,又谈何容易?! 
  如果我爱上了那个人,你会生气么?…… 
  正想着,和风带来了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阿布罗迪老师,那个人找你!”风中,拥有着金黄色长发的男孩对面前的人说道。 
  ……什么?!半年没有动静的他,如此突然地叫自己的助手来找自己,究竟时为了……难道是他!?…… 
  “美斯狄,老师在哪?”男子急急地询问。 
  “你的办公室,他说你可能在这……”男孩不仅怀疑为什么提到“那个人”,阿布罗迪老师的反映会那么的急切,完全不似平时的他…… 
  “知道了!”匆匆甩下一句话,阿布罗迪已经行动了。 
  一阵风吹过,美斯狄面前的人,已经消失了…… 
  “……不愧是重案组最为杰出的侦事!……”叫做“美斯狄”的男孩不仅感叹道,也再次明确了自己和老师之间的差距。 
 
  “老师,你找我?!”卷发的男子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气喘吁吁地问道。 
  白发的男人不可置否的一笑,然后,慢慢的拿起面前的茶杯,细细地品了起来…… 
  “果然还是胎白菊清火啊!”渐渐地,男人嘴边噙着微笑,远目着远方…… 
  “……你不要像个老头子似的好不好!?”男子被男人气得有点哭笑不得,为什么自己总是对这个老顽童般的人物奈何不了呢!?只是因为他是自幼教导自己的师父么…… 
  “……我哪点像老头子啦!?本来是想告诉你……的,看来……”男人终于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徒弟,却总是忍不住想欺侮那个自幼倔强的孩子一把,就像他幼年时一般。 
  “什么?” 
  阿布罗迪直视着白发男人蓝色的眼睛,嘴边噙着含义不明的微笑…… 
  男人一怔,心下暗自谴责自己传给他太多东西了……面色上不动声色,语气却已嚣张不再…… 
  “上面要求你归队,我来征求下你的意思。”真的很不甘心,明明小时候很可爱的啊,对了,还有那吃瘪了却不甘心的倔强眼神,总是,那么吸引自己……想一再地去欺侮看看。 
  “理由?”阿布罗迪看起来有点吃惊,为什么会突然就叫自己归队了呢!? 
  “那个人尚未痊愈,身手必然有所迟钝,需要支援……”男人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毕竟自己对这两个相互折磨的孩子感情不浅,而那个人的出现,导致了他们之间最大的危机…… 
  “所以?”阿布罗迪挑眉,只是这个无聊的理由么,究竟是哪个白痴提出来的呢!?那个人……若不是他的主治医师,自己真的不想理他!——如果不是“他”“之前”一再地强调的话…… 
  “你身为他的主治医师,可以随时对他的情况进行诊治。”上面的理由,未免也太……白发的男人对着这个解释自心里感到不齿,那群家伙…… 
  “所以?”所以就要我去给他当保姆么!? 
  “以你的身手,即使是特工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只要你不愿意,我无论如何,也要让上面改变决定!——但是,男人并没有说出下半句,他以为男子已经可以理解自己了…… 
  “……我明白了,长官!”完全士兵对于军官命令的态度。 
  “阿布……我不喜欢你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你知道的!”只要你开口说不要,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 
  “……他……”这是“他”的希望吧……只要是“他”的希望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完成的! 
  “不要总是沉迷于过去,我亲爱的孩子!你应该拥有属于你自己的幸福生活,这一定也是‘他’所期望的吧!?……” 
  “……我知道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么……“他”的希望么……但是,没有了“他”,我的生活,不过是行尸走肉的延续罢了…… 
 
 
 
深渊…… 
  一切的苦苦挣扎,都不如一开始的快刀斩乱麻…… 
 
  “真没想到你会成为我的后援,阿布!”蓝发的男人惊喜的声音中掺杂着些许的不可置信。 
  “没什么好奇怪的吧?!你所受的精英教育允许你现在的吃惊么,撒加?” 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真像个摄人心魄的妖精!” 
  “……无聊!”阿布罗迪狠狠地瞪着撒加,即使掩饰过,仍然难掩他的一丝怒意。 
 
  …… 
 
  是夜,将自己调整到警戒状态的阿布罗迪听到隔壁撒加疑似点点呻吟的声音,立刻跃身而至,这是任务的前夜,终于要“收网”了,现在可不是一个适合发生“意外”的时候啊! 
  “怎么了,撒加?哪里不舒服么?” 
  阿布罗迪轻声询问到,却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道凌厉的光…… 
  糟!难道是陷阱?!已经嗅到了威胁意味的身体,优于意识,已经在进行完美的防御了。黑暗中一道幽蓝的寒光扑面而来,下身、转腰、踢腿,在一瞬间完美地完成,即使是散落的长发,也宛如有意识般,没有一丝被短匕削落,上身将对手的双手扼住,同时还要顾虑着对方手中的刀……终于将对方成功制住,却不慎划伤了对方的手…… 
  “是我!” 
  “你?!为什么”边说边将身下的男人放开,怜惜的捧着男人受伤的手…… 
  “我必须确认我的搭档拥有独立的行为能力,而不只是一个空有其表的法医而已,‘双鱼’。” 
  “……我了解了,那么,你还满意么?!”说着,仔细地舔舐着他手上渗出的鲜血…… 
  “你……你在做什么?!” 
  “品用另一个人的鲜血意味着一生的至爱……别给我死掉!” 
  是的,我终于下定决心了!我的生活…… 
  撒加先是一怔,旋即幽幽叹道:“即使我曾经是别的男人身下的娈宠也没有关系么?” 
  “……原来……没什么!那又如何!?” 
  “你……没有嫌恶么?” 
  阿布罗迪不置可否地耸肩,“与我何干?!现在你的身上可没有携带HIV病毒哦!我可以保证!” 
  “……你……” 
  “好了,乖乖睡吧!别再做什么考察试验了!” 
  “……晚安……” 
  “嗯,睡去了~” 
 
  …… 
 
  “呵呵,小美人,你怎么又回来了?欲求不满么?!哟,还带了个美女回来,不错不错,看来我们的调教很成功嘛!” 
  “东西带来了么?” 
  冷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即使是撒加亦不免感到脊背上涌起的寒意…… 
  “呵呵,美人还很有魄力嘛!钱呢?” 
  “这里。” 
  “哦?现货交易喽!?” 
  “没错!” 
  “没有条子跟过来吧!?” 
  “不可能!” 
  “?” 
  “已经被干掉了。” 
  阿布罗迪随手指了指后面的新鲜尸体三两具…… 
  “先验货没有问题吧!?” 
  “请便!” 
  “AK-47、G1、加农……还有冰毒、安非他明、MDA、DOM……料还蛮全嘛!” 
  “那是,有几料也着实费了不少心思呢!” 
  “辛苦了,剩下的就当小费吧!” 
  “啧,想不到你这小美人倒还挺上道的,”老大凑近阿布罗迪耳边咬道:“那美人的滋味如何啊?!” 
  “一般。” 
  “……哈哈!好一只挑剔的妖精啊!” 
 
  …… 
 
  “什么?条子!?” 
  阿布罗迪闻言,随箱翻出两把G1,扔了一把给撒加…… 
  “不许动,警察!” 
  “什么?!” 
  阿布罗迪轻轻对撒加说道?“上!” 
  两人背靠背投入战斗……这熟悉的感觉,总给阿布罗迪一种回到了“那个时代”的错觉…… 
  总从警方层层织网中逃脱的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灯,阿布罗迪洞悉着一切,冲破了喽啰的防线,与老大进行着激烈的枪战,直到网收住这条鱼的时候。 
 
  回去时发现同事们已经在收拾现场了,而中间,却有一抹刺眼的红…… 
  “不!” 
  阿布罗迪奔了过去,血,已经凝固了……舔舐着他的血,贪婪地汲取着……一双眼失去了清澄的光彩……发上、脸上、衣服上、手上、沾满了鲜血…… 
 
*************************偶素欠扁的分隔线**************************** 
 
那个……卖这么高的唯一目的就是……慎入!!! 
真的要想好了再进!!! 
内容极度RP…… 
确定要进么……出来不许打偶…… 
算了吧!这么贵不是! 
还不要进!!!~ 
…… 
 



祸止…… 
 
  “喂,你说,最后怎么收尾?!是让阿布罗迪将撒加扶起,用利刃刺穿了他的脊骨,拉出了脊髓与肾脏,舔舐着,吞了进去,‘呵呵,现在,你终于可以完全迪属于我了!不再分离了!……’……”一脸得意地看着祾魔音,能够控制人类的命运,真的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看得出,花朝的心情很好…… 
  “恶!你……好变态!冥花宫的宫主竟然有如此嗜好!?”一脸的不以为然,是的,从来不认为能够控制着人类的命运是一件那么有趣的事情!很麻烦呢!而且,他们明明没有接受所谓“神明”的控制啊! 
  “……你闭嘴!还是……阿布罗迪将撒加扶起,用利刃刺穿了他的脊骨,拉出了脊髓,剖出了肾脏……在实验室里他抚着两个浸满福尔马林的标本瓶,笑着,‘这下,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呵呵,这样便好了吧!?得意再次闪现在被叫做“花朝”的女孩脸上…… 
  “……”无语的表情,表明了满满的不屑! 
  “你倒是说啊!”很成功地被惹怒了呢! 
  “你让偶闭嘴的><……”装无辜,似乎对祾魔音而言,很擅长呢!但…… 
  “……现在可以说了!……”果然很多时候,花朝也只是个沉不住气的小女孩罢了! 
  “……呵呵,”祾魔音的嘴边露出了一抹笑,“花朝,你输了!”低着头,连她一向最为傲视的泪痣,也被头发的阴影隐去,令人看不出她的表情…… 
  “什么?”花朝一震,眼前的人气息变了,不再是那个白痴般的家伙,隐隐的,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祾魔音迅速在她一震之余收了牌。 
  “到和牌的时候了,花朝宫主大人!”从空中传来清泠的话语,却令花朝露出了近乎绝望的神情…… 
  空中传下的声音令花朝花容失色,“逝魂殿主凡雨晨?!”依然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祾音殿主大人,该回去了吧!?”淡漠地对着身下的主子,依旧清泠地问着不容反驳的话。 
  “小晨~你终于来接我了!”看着这样的祾魔音,花朝终于发现,原来祾魔音不只是白痴,还是十足的花痴…… 
  …… 
  “对了,花朝,你的故事和你的人一样变态!真的!”安全进入保护者怀抱的祾魔音不失坏心地对着下面的冥花宫宫主喊道,借以小小地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报复心,顺便好心地回答完花朝的问题。 
  “……祾魔音,你给本宫主记住!!!”花朝进行了第101次诅咒!她怎么也想不到,原以为赢定的赌局,竟然在最后一刻,又输了…… 
  …… 
  “呵呵,傀儡,谢谢你!”窝在保护者怀里的祾魔音笑的很贼。 
  “没什么,为殿主大人服务正是在下的使命!”很机械式的回答。 
  “……傀儡……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了!”不意外地让祾魔音洋装生气了,的确,祾音殿的内部,不需要这种等级地位之分! 
  “是!”依然机械的回答,却已经让祾魔音知道她已经了解了自己三令五申的意思。 
  “对了,还有最后一张才能完满和牌!她那变态的结局吾不承认!”轻叹一口气,对于花朝游戏般的故事真的很无奈!看来,只有自己…… 
  …… 
 
*************************偶素意义不明的分隔线****************************

 
 
 
 
这是最后的结局…… 
呵呵…… 
鄙子承认鄙子RP~~~ 
 

复活…… 
  世上的一切规律,均是由神制定的…… 
 
  渐渐的,世界安静了,只听见自己的心跳…… 
  是谁说过?心跳是最能让人心恢复平静的……可是那个人却…… 
  心跳……熟悉的、稳健的心跳,带着玫瑰的幽香,静静地听着,终于,阿布罗迪陷入了一片寂静,没有焦躁不安,没有急切多虑,只有一片广袤的寂静,一切归于“无”的深刻,可以静静地想一想自己的过往,静静地分析着自己的得失正误…… 
  …… 
  “……加……”一颗泪划过左眼的痣…… 
  “小懒鱼,还不起么?!” 
  白发的男人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如幼年时一般揉乱他的卷发。 
  “唔……讨厌!”揉揉眼睛,转个身,继续与传说中的周公约会。 
  “……起床啦!” 
  无奈毫不掩饰地挂在他的脸上,自己的徒弟还真是……想让人咬一口呢! 
  “哇!~~~好啦,好啦!我起就是啦!不要再……唔……”阿布罗迪毫无抵抗地被白发的男人制住,任何的反抗在自己的师父面前都是不管用的…… 
  “呵呵,清醒啦?!”白发的男人好笑地看着自己徒弟被自己搞的一头乱发,而且,笑的像一只偷腥成功的猫…… 
  阿布罗迪恨恨地看着自己师父的贼笑,却又无可奈何……只得自己一人无聊地生着闷气。“……哼!……” 
  “好了,清醒就该办正事了!”白发男人难得正色道。 
  “?”阿布罗迪难得的用疑惑眼神看着自己的师父,发现好像自己与他的沟通越来越困难了,难道说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那个人’的事。”白发男人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么……为什么现在愈来愈难和自己的徒弟沟通了,以前可没这样过啊!难道说……自己真的老了!?…… 
  “他?!……能活?”阿布罗迪将信将疑地盯着白发男人的幽蓝碧眼,大有敢骗我就跟你没完的架势。 
  “看你了!”幽幽地再次叹了口气,不知自己与爱徒的选择当初是否正确…… 
  “师父……”阿布罗迪充满感情地叫着白发男人,心中亦有着不给我解释清楚就把你挫骨扬灰的意味。 
  “撒加被爆头了,心脏也中弹,活不了了!”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了,现在的白发男人,真的不知道,阿布罗迪究竟是爱上了撒加,还是依然爱着那具行尸走肉…… 
  “……是么……”闷闷的声音,阿布罗迪想起了那时的那一幕……自己陷入黑暗前的情景,再次向自己袭来…… 
  “动心了!?”也许……我们当初的选择,真的是错误的吧……也许,你,真的爱上了撒加吧…… 
  “没有!只是……他毕竟做过我的搭档……”抑制住自己的泪,阿布罗迪不带丝毫情感地对自己的师父说道。 
  “那么‘血誓’又是怎么回事?!”这个是令白发男人最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情。 
  “你别忘了,这是‘那个人’的血!我决不会叛离我今生唯一一次的爱情!”阿布罗迪迎着他的眼睛,坚定而决绝地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跟我来吧!” 
 
  …… 
 
  “……这是?”阿布罗迪左看看,右瞧瞧,这个宛如失乐园的地方,似曾相识,却无法在记忆中检索到它的存在…… 
  “我的实验室!”白发男人看到了他的疑虑,难得的主动对他解释。 
  “‘双鱼的玫瑰园’!?已经完成了么!?”阿布罗迪这才忆起,幼年时曾经偷偷到过未完工的这里,结果被师父发现拖了回去,免不了一顿教训,阿布罗迪忆到这里,不由地怒视着那个自幼被他成为师父的男人,眼神中亦不免饱含了一份惊讶,毕竟,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就将这里已经完全建好了,也并非易事啊…… 
  无视徒弟的杀人目光,迅速地转移话题。“血液、脊髓、肾脏我都已经取出培养了,‘他’中弹受损的小脑半年来已经培养得差不多了!” 
  “所以?”阿布罗迪习惯性地在说这句话时的挑眉。 
  “基本可以进行移入手术了!” 
  “真的么!?”声音中夹杂着兴奋与不可置信。 
  “不过,还需要几天,你先好好调养一下吧!”看着爱徒兴奋得像个小孩子,再想到他饱受精神摧残的身体,还是先让他静下心来调养一下为好啊…… 
  “……我知道了!”心知自己太心急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 
 
  “喂,别给我装死啦!你可又欠我一条命!”阿布罗迪形象全无,大大咧咧地踹着眼前貌似熟睡装男人的大腿。 
  “……喂,别踢了,小心被你踢死了……”男人在旁边无奈地说道,不过,却没有完全掩饰他幸灾乐祸的语气…… 
  “可都已经一个月了,按预期早该清醒了……喂,您真的没有因为老糊涂了放错了吗!?”阿布罗迪将目标转移到自己的恩师身上,半带鄙视地斜眼看着他。 
  阿布罗迪一脸怀疑迪看着自己的老师,那个号称一代传奇的人物。 
  “……你这死小子,竟敢如此无视我的青春与美貌!?要知道,你的师父我可是智慧与美貌并存……”这个死小子,翅膀长硬了,连自己的玩笑都敢开,是不是自己一向太纵容他了呢!?…… 
  “……那就是你的理论失败了!”依然鄙视的语气…… 
  “你……”看来真的是自己的爱的教育的方法有问题啊…… 
  “唔……” 
  不合时宜醒来的某只看到爱人某只正在与另一只纯白毛发的可疑人物打情骂俏,心中不免一阵苦涩,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本应是“死”了的…… 
  “布……” 
  时间静止了…… 
  他醒了,是真的! 
  “……你去死!” 
  阿布罗迪拧着男人的大腿,却又小心不会伤到他。 
  “痛!~~~” 
  “给我装死还敢叫痛!?”此时的阿布罗迪看起来,像极了一只炸猫的猫…… 
  “你,你是……!?” 
  冷静下来 男人看着阿布罗迪身后含笑看着他们的男人,纯白的毛发,幽蓝的瞳孔,好像一只波斯猫…… 
  “啊!好像被认出来了啊!” 
  男人抚着自己的脸玩味着,一脸的故作无可奈何。 
  “你是谁啊!?”加隆没好气地问道,那么自恋的人,还和自己的阿布……真的很想扁…… 
  “……”白发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感觉自己的听觉,出现了一下幻听…… 
  “噗!” 
  阿布罗迪已经笑趴在加隆的怀里,而雅柏菲卡则是一脸的很受伤…… 
  “你为什么还活着!?”为了自己师父的面子,阿布罗迪忍笑问着自己的爱人。 
  “这……对啊,我应该已经……”蓝发男人一脸的恍然大悟,之后…… 
  加隆转向阿布罗迪,询问的眼神中掺杂着几分责备,几丝不悦。 
  “撒加的确被换血了,可在’收网‘行动中,被……爆头了……” 
  “什么!?……所以?” 
  “的确,半年多中,师父一直在修复你的小脑,再加上你本身的器官,才得以……” 
  “哥哥……” 
  “不要哭了!很难看!” 
  加隆将头埋入阿布罗迪怀中,喃喃着:“不要离开我,布!” 
  “你已经欠了我3条命,不会再让你逃避了!用一生来偿还吧!” 
  “布……” 
  “隆……没事了!” 
  边说,阿布罗迪抬起加隆,舔舐他脸上的泪珠,边用催促的眼神瞪着一旁看好戏的师父…… 
 
 
 
祸终…… 
 
  “啊,终于和牌了!要不要让布吸隆隆的血啊!?”不知不觉中,祾魔音自己也带上一点小小的变态,“血盟”啊……总是会在“血”的问题上偶然小小地失控呢~ 
  “祾,走了!”席墨忍有点头痛地无奈开口。 
  祾魔音被席墨忍一把带走…… 
  “忍~我们去哪?” 此时的祾魔音,果然是十足的花痴一个,毕竟,对方是自己唯一自幼年起就在一起共患难的伙伴了……  
  “旅游!祾音三殿闭殿一个月!”真的很头痛!除了逃避被读者围追堵截,还要提防着花朝那不懂事的丫头的种种,呃,怎么说呢?!暗算?!倒还没到那程度,嗯……种种劣迹吧!?…… 
  “忍!~~~”继续犯花痴的某只完全没有了自己应该一贯保持的身为殿主的尊严与仪态,而且,毫无自觉!…… 
  席墨忍一阵黑线,什么旅游,还不是逃命啊!?一个BT的宫主,再加自己家那个煽风就是火的任性BC殿主,天下苍生,还真是可怜啊……不过……话说……冥花宫的烂摊子凭什么我们收拾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