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POT】【AF】第七个潘多拉· 番外——神之弃

第七个潘多拉· 番外——神之弃 
 
 
   “主神殿下,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啊,那么慌慌张张的。” 
   “大……大事不好了!” 
   “……|||所以才问你什么事?” 
   “天……天……天” 
   “行了,够了,我知道天很好!”   
   “是天之权仗被盗了……” 
   “……!!!你说什么?” 
   “主,千真万确!”  
   “不会饶过贼人的!你们还不快去找?!” 
   “是……” 
 
   “小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天之权仗被盗了……” 
   “什么……!!!是什么人,能够进入的了内殿……” 
   “是啊,即使是一般等级的神,也是做不到的啊!” 
   “景,不要担心了,事情总会解决的!” 
   “天之权仗不仅仅只是象征主神的权利,天仗的威力巨大,一旦入世,便会让下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景……” 
 
三日后——     
   “主,现在下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不会是……”  
   “什么?!!!” 
   “另外,司管天之权仗的祭司说,在天之权仗失踪之前,曾看到七潘周助少爷逗留于此……” 
   “够了,你们是想说,是周助将天之权仗打入凡间的吗?!” 
   “……” 
   “你们就下去吧!” 
   “主……请您三思啊!当年先主为了什么将七潘一族打入隔离之境……” 
   “本大爷自有分寸,你们都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景,怎么了,那么心烦意乱的……” 
   “周助,你那天去看过天之权仗了?” 
   “是啊,怎么了?” 
   “天之权仗就是那天被神打落凡间的……” 
   “所以呢……你们就都怀疑我?!” 
   “周助……” 
   不二没有理会迹部痛苦的表情,静静睁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落……也许…… 
 
一天后 祾音殿—— 
   “奉祾承运,吾主诏曰:~!#$^&&*(_*^&$$#%@@~$$%$^*^#%#!$………………将第七个潘多拉不二周助抽掉仙筋,打落凡间,未找到天之权仗,永生永世不得恢复仙骨。钦此~” 
   果然,我的预感没有错…… 
   景,你果然,怀疑我了…… 
   那么……再见…… 
   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 
   “放手!让我进去!” 
   “这里是……” 
   “我要见迹部景吾!” 
   “住口!你是什么身份,竟敢直称吾主名讳?!” 
   来人向身后的声源望去…… 
   “……” 
   “来人,将这个大胆七潘拉下去……” 
   “是。” 
   “放手!放开我!我要见迹部景吾!……” 
 
   “怎么了,你今天可是迟到了!” 
   “是,属下知罪……” 
   “知罪的话,又为什么不去制裁自己啊?!” 
   “……这……” 
   “嗯?” 
   “主,属下是在路上遇到了一点事……” 
   “哦?什么事,竟然让你宁愿迟到?” 
   “这……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大事的话,你又怎么会迟到啊?!说!” 
   “这……” 
   “嗯?!” 
   “是……是这样的……” 
   “别婆婆妈妈的!” 
   “是。属下在殿前看到了一个七潘大吵大闹,他甚至,甚至还……” 
   “什么?” 
   “他甚至还直呼吾主名讳……” 
   “!” 
   迹部转身,令在下的大臣暗自擦了一把冷汗…… 
   话说,在将不二赶出天界之后,迹部主神的心情就一直阴晴不定的,无论怎样,周围13米之内是了无生烟,令臣子们极为恐慌,生怕一个不凑巧,自己便被剥了仙骨,永世不得超生…… 
   看来那个无礼的七潘是没有办法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现在在哪?” 
   “已经被属下关押到13号天牢了……” 
   “带我去!” 
   难道是他吗?——为了周助…… 
   “是,属下遵命!” 
   看来可以逃过一劫了…… 
   “回来再和你算账!” 
   13号天牢,关押重刑犯的所在地,历史中,没有任何神能够在进了13号天牢7天之后活着出来,更何况是七潘…… 
   “……”  
    
13号天牢—— 
   “见过吾主!” 
   “他在哪?” 
   一名侍卫将那名七潘的所在地指给了迹部。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这……是。” 
   “……精市?!” 
   “……呃……为什……” 
   尚未说完,幸村精市就因为体力不支倒地…… 
   “来人,将他移至排云阁!” 
   “……是。” 
    
   “主!!!您怎么能把那个七潘从13号天牢中放了,还将他安置在贵宾用的排云阁呢?!”  
   “够了!你们到底还要说几遍?!” 
   “主……为了神界的稳定,天下社稷的安宁,请您……” 
   “住口!不要总是拿这些无聊的东西搪塞我!你们都给本大爷出去!” 
   “可是……” 
   “我是主还是你是主啊?!” 
   “……是……属下告退。” 
    
   真烦!!!从周助来到祾音殿,这群老家伙就说个不停,竟然都没有发现那件事…… 
   周助他……过得还好吗…… 
 
   “精市……好点了吗?” 
   “为什么……”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好好休息!” 
   “我没……咳咳……没……咳……事……” 
   “还说没事呢……” 
   说着,迹部体贴地为卧在床上的幸村掖了掖被角。 
   “可是,周助他……” 
   “放心,无论如何,我……” 
   “景吾,我……我幸村精市今生从未求过人,今天,算我求你了!……” 
   “我知道……我也不愿相信周助会……但……” 
   “你以为这些日子我为什么不来找你……” 
   “难道……难道精市你……” 
   “是的,我去调查了——发动了我们整个第七个潘多拉一族的力量……” 
   “我,迹部景吾,在此以祾之名起誓——绝不轻饶诬陷周助的人!” 
   “景吾……那个日子快到了……” 
   “……精市你……不行!你在13号天牢里被吸取了太多的元气……” 
   “可是……周助他……” 
   “没关系,由我去接!” 
   “可是……” 
   “相信我,精市,我一定要亲自把周助带回来!” 
   “景吾……” 
    
凡间—— 
   “谢谢你,小虎~”^^ 
   “没什么……不过,你和迹部……” 
   “嗯,没什么,缘分尽了而已。” 
   …… 
   佐伯没有说出,不二每次说出这话时,眼中掩饰不住的落寞…… 
    
   “由美子姐姐,你有没有看到过周助?” 
   “什么?!周助离家出走了!?” 
   “是……都是我的错!” 
   “当然了!你把我大哥当成什么了?” 
   “裕太?!你怎么……?” 
   “下午学校放假,就回来了。” 
   “回你的房间去!” 
   “可是……” 
   “大哥他……” 
   “回去!” 
   “大姐……” 
   “不听我的话了吗?!” 
   “……” 
   “回去!” 
   “……是!” 
   不二裕太,现在已经在读大学了,但有时仍不改少年时的冲动与莽撞,这个做了不二周助十七年的弟弟的男人,在转身上楼前,狠狠地瞪了迹部一眼。这一眼中,有着太多的责备与不满。 
   “迹部君,你有什么对策吗?” 
   “目前……还没有……”迹部很少见地没有了平日的自信。 
   “要不要我帮你算一卦?” 
   “真的可以吗?由美子姐姐,你,你真的愿意帮我吗?” 
   “嗯,为了周助。” 
   “真是太谢谢你了,由美子姐姐!” 
   “不必,我帮你卜卦,并不代表着我愿意原谅你了,我只是为了周助。” 
   “是,对不起……” 
    
   “你好!” 
   “你是……迹部?!” 
   “是。” 
   “你来有何贵干啊?” 
   “周助他……是不是在你这里……” 
   “怎么?!你把周助弄丢了?!” 
   “……” 
   “虎次郎。” 
   “由美子姐姐?!” 
   “是,周助他……” 
   “……”  
   这时,玄关出现了一位清丽佳人…… 
   “周助?!”  
   “周助!” 
   “周助……” 
   “我,……” 
   “周助,我们回家!” 
   “由美子姐姐……” 
   “周助,我……” 
   “周助,跟我回家!” 
   “由……” 
   “你忘了吗?!不二家是你永远的家啊!” 
   “……” 
   “可怜的孩子,让你受苦了……” 
   “周……” 
   “迹部君,我弟弟已经受了很多委屈了,请你不要再让他受难了!” 
   “可是……” 
   然而,不二由美子并没有给迹部解释的机会,直接拽上不二和佐伯就转身而去…… 
 
   “你看,你看,那个帅哥唉~” 
   “……他已经在那站了好几天了……” 
   “……” 
   “……” 
 
   “周助……” 
   “我没事的,由美子姐姐。”转身,不二给了不二由美子一个大大的笑靥。 
   “大哥……” 
   “?!裕太今天没有去上学吗!?” 
   “今天是周末……” 
   “……” 
   “大哥,……” 
   “呵呵,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谢谢你,裕太。” 
   “……” 
   “……周助……” 
   “放心吧!不用像看护重病患那样看着我啦,我没事的,由美子姐……” 
   “……他,已经在门口站了六天了……” 
   “……”不二眼神明显地一黯,但,再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 
   “要见他吗?……” 
   “……再……再等等吧……” 
   “……” 
   不二由美子带着不二裕太,静静走出了不二周助的房间,脸上挂满了担忧…… 
不二裕太的房间…… 
   “姐,你当年说那个自恋狂是大哥的命定之人,到底有没有算错……啊~痛痛痛痛……” 
   不二由美子瞋视着捂着耳朵的不二裕太,“你竟然开始怀疑你姐姐我的卜占能力了?!” 
   “不,……只是……”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什么?” 
   “……当年我占星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轨迹有点反常……” 
   “什么?!那你还……” 
   “别急,先听我说……” 
   “……” 
   “他们之间……似乎还是要经历一些什么磨难才可以完全地在一起……” 
   “……那迹部也不应该让哥哥受委屈啊!” 
   “……也许……是有原因的……” 
   …… 
 
   雪……停了吗…… 
   迹部抬头,却看到了那张久违的面孔…… 
   “……周助?!……” 
   “……你……” 
   “……已经没事了,助……我们回家吧……” 
   “迹部……我的家,不就是这里吗……” 
   “周助……那边,诬陷你的人,我绝对不会轻饶!” 
   “……不必了……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 
   “周助,景吾是真心的,……” 
   “哥哥?!” 
   “精市!?你怎么……” 
   “呵呵,你一个人是劝不动周助的!虽然平时性情柔和,但一旦认定什么,便不会再轻易改变……” 
   “……” 
   “周助,回去吧,那件事,也不能全怪景吾……——虽然他也有责任!” 
   “……” 
   “可是……” 
   “那些人也是先斩后奏的……” 
   “……” 
   “可是……” 
   “景吾也是在失去你之后沦为暴君……” 
   “……|||” 
   “可是……” 
   “……周助,你到底要说什么?!难道还不了解景吾对你的心吗?!这次又私下凡间找你……” 
   “可是……” 
   “……” 
   “……” 
   “……精市,你还是先让周助把话说了吧……” 
   “……他们抽了我的仙筋……就算我想回去也……” 
   “哦,没事……?!!!什么???!他,他们抽了你的仙筋?!……” 
   看到迹部额上的青筋,幸村急忙灭火,“没事的,我们的血脉是承自第七个潘多拉的族长,即使没有仙筋、仙骨,也是可以轻易往返神界的。”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我和周助左肩上的气瓣怜又是金色的啊……第七个潘多拉族长氏族的标志啊……” 
   “……” 
   “小景……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回去。” 
   “什么?” 
   “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 
   “不要惩罚那些神了……他们,也有自己的考量啊!” 
  “……” 
  “小景……” 
  “可是,自你一进神界,他们就一直百般刁难你……” 
  “没关系!谁让我们的祖先是曾被赶下界的呢……” 
  “可是……万年之期以至,他们竟然还……” 
  “你错了,景吾……” 
  “……?” 
  “今天,才是万年之期的约定之日……” 
  “……” 
  “而且,我也不想让小景当暴君啊!” 
  “周助……” 
 
神界—— 
  “奉祾承运,吾主诏曰:!$%CC^&*()_)@#@$^***_+&^$!#%%&**&)~!@@#%…………恢复第七个潘多拉幸村精市第七个潘多拉族长一职……恢复第七个潘多拉不二周助仙筋……祾音殿内司总管玩忽职守,抽掉其仙筋,打落凡间,未找到天之权仗,永生永世不得恢复仙骨。钦此~” 
    
 
 
 
 
        ——0123467的20岁生日自贺文……写于2006.8.6 ,终于在2006.8.7 生日当天10:16完成了…… 
                                撒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