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POT】【AFS】缘来不是他!—勒索绑架者前篇

缘来不是他!(《勒索绑架者》前篇) 
细雨蒙蒙,就像是中国江南的梅雨季节那般。班机平安地停在了羽田机场。 之后,直奔会议厅——我知道,那里有人在等我。 
 
听到班机已经平稳降落的消息,我知道,她马上就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多年前,我们曾经救过的女孩——绫——我的干妹妹。 
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还好吗? 
 
 
多年前,也是一个雨天—— 
“可恶! 姐姐,那些狗仔队还是紧追不放啊。” 
“没办法了,用‘漂移’吧。——不过,你可要扶好了啊!” 
“嘁,姐姐你也太小看我这个‘魔女’了吧!?——就算你是‘魔法女王’也不可以! 而且这里又是不熟悉的山路啊,用‘漂移’的话,万一有车迎面驶来,可不好玩哦!” 
“闭上你的吻!” 
“我又不是动物!” 
“那你是植物喽?!” 
“不,不是,……,我……,……/// 哼!……” 
“呵呵,看好来往车辆——副驾的位置可不是白坐的!” 
“知道了啦!”…… 
…… 
“前方500米处有一大型车辆以60KM/H的速度驶来,相交几率…82.54%” 
“知道了。” 
…… 
就在姐姐踩刹车的那一刹那,我和她都惊呆了!——刹车线被人剪断了。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姐姐!” 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放心!” 
什么!? 这个架势,难道她要…… ——莫名的兴奋;可是大脑传来的计算结果却是:…可行性:60.9% ——当然,姐姐的“场”比我强——虽然我的也不弱! 
一个完美的“回旋跳跃”即将完成,却在胜利的前一刻,上帝厌弃了我们——车打滑了,旋转着,冲出了护栏;与铁栏相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噪音,摩擦产生的火花更是引燃了后备油箱;顿时,正在半空中翻转、滑翔的姐姐的车——冰月——即将火的海洋。 
姐姐一把把我 揽入怀中——护着我,自己却任由火舌舔舐着…… 车快爆炸了! 姐姐抱着我从车中跳了出来。由于森林的保护,我们一时竟没有被摔死;但姐姐的气息,却正在逐渐减弱…… 
“姐姐?!!!……” 
“蓉,听姐姐说,这是你的日本名字:绫。……” 
“这我知道啊!” 
“我快不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知道吗?公司还要由你来继承呢,做个好董事! 首先,要能够选贤用能;其次,用你自己的实力确立威信;再次,是让部下绝对衷心于你——这要看你的亲和力了;最后,是做一个能够逍遥自在的‘挂名董事’,OK?” 
“恩,不过,我不会让您现在就逝去的! 来,我背你爬上去!” 
“不用白费力气了,… 我知道自己的大限已至,… 不要再任性了!…… 还有,不要相信媒体!——除了我们自己的;尤其要对记者有所警惕、防备与顾忌!为人要低调;见到好男生就要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爱情是占人一生3/4时间的感情,不要让机会从指尖溜走。……” 
“…… /// 是是是,我知道了啦!——真是的,从小就对我说这些,爱情很无聊啊!” 
“…呵, 还有,我不在了以后,不可以偷懒喔!要更加勤奋地练习和训练……” 
“否则‘魔法’就会失效,对吧!?” 
“尽量减少暴光率……” 
“是,是是是!我最最亲爱的大姐!为人要低调嘛!” 
“再有,……” 
“恩,……” 
“我累了!…… 照顾好自己!…… …… ……” 
“…… 姐,姐姐!?……” 
“……” 没有回答。 
“姐姐! 不要!!!……” 
已经分不清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泪水了;总之,没有能力让逝去的姐姐起死回生,亦没有力量被着姐姐爬上去——确切地说,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上去后会遇到什么…… 
总之是日本的狗仔队害死了姐姐,我郅蓉今生今世都不会原谅日本的媒体的! 
 
呼~!好累! 不过,总算是爬了上来。没有现象中的闪光灯,没有现象中的POLICE,更没有现象中的取证调查——这一切都与在德国的情景不同! 
 
“呜~……” 好痛!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了。 
正当此时,迎面驶来了一辆车,拦下,请求他们送我去医院——之后就没有知觉了…… 
 
那天,,细雨蒙蒙,我们全家去千叶看望佐伯一家,并在海边玩了天。回来的路上,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小绫。呵呵,说起来,她那时还可真是狼狈不堪:满身泥泞,血淋淋站在那里,拦下了我们的车;火红的眸子中竟尽是伤感…… 
我们把她送到了最近的土谷综合病院。医生说她由于失血,外加淋雨,以及破伤风,加之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情绪不很稳定,神经和脑部也有可能有创伤,需要入院治疗。 
她昏迷了三天四夜,正如由美子姐姐所说,她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她火粉的瞳色,我的心不由地一阵伤感,“你当时伤得很重……” 
“那姐姐呢?!……!……恩,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在出事地点找到一个女孩子的…尸体?” 
“恩……” 
“她被葬在哪了?” 
“这个……” 
 
头一阵晕眩,眼前发黑。 
“你没事吧!?” 
“恩,… 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 我是‘绫’,你呢?” 
似乎是惊到了,猛睁双眸,里面竟是如同湖海般炫美惑人的冰蓝色虹膜;之后,又是招牌式的微笑:“不二,不二周助。” 
“周助。” 
他身后进来了一个漂亮的少女。 
“她是我姐姐,不二由美子。” 
“您好!”礼貌地欠身笑笑。 
“这是我炖的补汤,来,尝尝看!”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把我们当成是你的家人吧,小绫!” 
“恩,谢谢你,……,由美子姐姐!” 不知为何,觉得心中暖暖的。 
…… 
几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轻微脑震荡兼有伴随性神经抽搐和急性神经炎;我提出了转院——转到了乐林德属医疗中心,因为这是公司的下属的一个机构,所以我不用话的说。 
治好后,在不二家住了近一个月,真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呢。而他们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也因此,我认了他们为我的干亲,日本名字就叫做“不二绫”好了。 
之后,回到了德国——去继承姐姐留给我的公司。 
就这样,多年过去了,联系我们的,只有逢年过节的卡片,不定期的信件,以及与周助的E-mail联系了。 
 
小绫后来转到了一家德属的医院;出院后,在我家住了近一个月。父母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而我们也将她看成是自己的亲妹妹;但她自身又比我们要成熟许多,也许是自幼随她姐姐在商界打拼的结果吧?! 
之后,她回德国了;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现在,她在E-mail上突然说要来日本。呵呵,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好期待! 
 
呼~!终于赶到了! 
“不好意思,但请问,您是否就是……?” 
未及我说完,那人微笑着转过了头—— 
 
在我转头的那一瞬间,因吃惊而睁开了双眼——并非是由于她那双罕见的火粉色虹膜;而是由于…… 
 
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刹,我惊住了,因为—— 
 
突然之间,我们发现彼此长得太像自己了! 
 
二人回到了不二家,郅蓉笑着与家中的每一个人打招呼。最后,她坏坏一笑,对周助说道:“还记得第一次吗?我还把裕太错认成了哥哥。” 
“呵呵|||……” 周助无奈的一笑。 
“不过你现在还是没有长高啊!” 
“……” 
************************************************************ 
“呦,怎么了?我们的神偷天才、怪盗元祖,最近怎么总是郁郁不安的?!莫不是被哪位高人偷了心吧?!” 
“……” 
“到底怎么了嘛?周助哥哥!有什么事,本少爷帮你平了它!” 
“… 我在想,……” 
“恩,恩…” 
“英王路易十三上绞架时(0:是13吧!?要不是14?! 错了的话,还望诸位多多提点!)戴着的紫钻戒如何得知其下落!?…” 
“怎么?又是‘任务’啊?!我知道了,调查好后,我会帮你一起偷的。” 
“哦?!!! ‘小魔女’真的要献身了吗?” 
“呵呵,你说呢?!——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救过我命的干哥哥!? 先好好放松一下心情吧!” 
“什么?” 
“有舞会喔!” 
 
舞会现场—— 
“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下吧!” 
“啊!!!!!!!!!!~~~~~~~~~~~~~~~” 
一声激起无数女子的娇吟(0:?那个,好象用错词了!?)。 
“绫,他是谁啊?那么嚣张,真想好好教训他一顿!” 
“主人。” 
“什么?” 
“舞会的主办者。” 
“…那也令我不悦!…” 
“那就跳吧!” 
“啊?” 
“用我们华丽的舞姿盖过他呗,白痴!” 
“Who & who ?” 
“You & me , STUPID !” 
 
一曲终了,四周一片哗然。 
在德国成长的郅蓉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而不二周助的“天才”美名也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 二人的完美组合不赢得在场众人的惊呼才怪! 
此时,郅蓉已踱至座位休息;众男宾蜂拥而至,争夺着邀请郅蓉跳舞的优先权。 
正在郅蓉为这些“苍蝇”头痛不已之际,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的跻部的出现,倒是帮了郅蓉一个不小的忙。 
“呵呵,蓉,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下吧! 有兴趣来一曲吗?”正说着,便已经握住了郅蓉的手,点吻着她的指尖。 
“呵呵,景吾还可真实会说话呀!”说着,便与跻部共入舞池。 
自然,二人的表现更是令众人惊羡不已。——此便不再多话 
 
“不知郅小姐可否有兴趣与我到阳台赏星呢?” 
“荣幸之至!” 
…… 
“呼! 景吾,今天就谢谢了!” 
“给…” 
“什么? … 你知我不能……” 
“放心,乌龙+蜂蜜而已。” 
“… 嘻嘻,开胃今天没有怪我们呢!” 
“……”(废话!,我又黑不过你,还是少惹为妙!) 
“对了,你还不知我的舞伴呢吧!?” 
“那个总是笑,长得和你很像的?!” 
“恩! 周助,过来一下!” 
郅蓉这一声呼唤,引来了无数女人的杀人目光。 
“怎么了? 他欺负你了?!” 
“你能欺负得了我吗?” 
“…不能…” 不二笑得有点抽搐。 
“那景吾就更不能了!” 
“……” ……(F) 
“……” ||| = =+(A) 
“景吾,他叫‘不二周助’,是我的那个哥哥!” 
“救命恩人‘不二’?” 
“恩!”^^ 
“你好,跻部景吾,请多多指教。” 
“你好,初次见面,以后我就叫你‘小景’好了!^^” 
“……”……= =+||||(A) 
“……”^^||||(R) 
 
 
几天后 —— 
跻部宅—— 
“喂,蓉!” 
“恩?” 
“不二周助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爱上他了?!” 
“…只是有兴趣而已…” 
“喔~!?能入你跻部大少爷法眼的人怕是也没几人吧!?” 
“好了,蓉! 你就不要再挖苦我了!” 
“安啦!我这个‘红娘’会帮你的!” 
“你……!” 
“怎么了?” ?! 
“你不怕……?!” 
“怕什么?怕你吃了他?!他不吃你就不错了! 还是怕你玩他?!你会是他的玩具的,放心好了!” 
“……(汗!你们到底是什么兄妹!?) 你不怕他成为GAY!?” 
“……!?/// 天啊!我忘了这个问题了!怎么办呢?” 
“……” 
“从你眼中,我读出了你一定会好好待他的;而我也好想整他!” 
“……” 
“那就这样好了! 反正我是无所谓…” 
“……”(他真的是你的救命恩人吗?! 怀疑ING !!!……) 
 
 
******************************************************************* 
“周助,有情书喔!” 
“谁的?” 
“跻部。” 
“那个嚣张小子吗?!” 
“恩!”^^ 
“…不是吧!?” 
“说! 你现在正和谁交往呢?” 
“佐伯。” 
“青梅竹马!?” 
“恩///…” 
“呵呵,原来你还真是GAY啊!?” 
“……” 
“他干嘛的?” 
“心理医生。” 
“哦?那很不错嘛!” 
“是啊!” 
“可你的小景也很好啊!——我相信他会好好待你的!” 
“……” 
“算了,换个话题吧! 你打算怎么偷?” 
“还没找到,怎么干啊?!” 
“对了,这是景吾找到的资料。” 
“他?!” 
“是啊!^^ 他在这一行还是有点圈子的。” 
“…看出来了…”(那么奢华的人|||) 
“因此,我们要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偷!” 
十天后—— 
戒指得手了——自然不会多留,照相留念之后,便交到“上面”去了。 
但次日——  
不二哭丧着脸,忿忿而归。 
“怎么了?约会佐伯迟到了?” 
摇头。 
“那是…… 他有了新欢,谈分手了?”(按奈着喜悦) 
依然是摇头,“也算是答对了一小半……” 
“什么意思?” 
“他知道了……” 
“什么?” 
“我是小偷……” 
“?!||| 那他以前都不知吗?”(汗!!!|||) 
“恩。” 
“天地!那么他看不起你了?!” 
“恩。” 不二说着,将本来就越来越低的头深埋了下去。 
“那你还犹豫什么!? 直接找他分手啊!” 
“可是……///” 
“可是他是你的‘初恋’,是吧!?” 
“///…恩…///” 
“没几个人可以在初恋就找到另一半的——天才也是一样! 不如再去找一个合适你的吧!——像跻部就不错啊!” 
“???! 他那种自恋狂?!” 
“去试试吧!——这种情况我不回害你的!” 
“…… 绫,谢谢你!” 
“安了啦!” 
 
 
***************************************************************** 
某餐厅—— 
“你好,我叫做……” 
“‘小景’,是吧!?”^^ 
“……” 
“怎么了?——生气了!?” 
“没,没有!” 
“那就好!”^^ 
…… …… …… …… …… …… ……  
“……/// 那个,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此时的跻部露出了同干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那般的羞涩,浑然让人无法将眼前这位与叱诧风云的冰帝总裁联系到一起。 
“什么?”^^ 
“没什么!”/// 
“呵,我刚与男友分手了。” 
“什么?! 你是……” 
“怎么? 受不了了吗?” 
“不,只是没想到那个人会与你分手——你是如此的完美!……” 
“还好!”^^ 
“是那个男人不好,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放心!我还不会蠢到自杀。 倒是你,换过几打女朋友了啊,小景?” 
这令跻部尴尬不已——现在机还没有过‘初恋’,而暗恋的初恋情人就在眼前, “……”/// ||| 
看出有点冷场的不二顺应时宜地打破了基本的黑线,“你能陪我去逛逛吗?” 
这倒是令跻部心中着实狂喜了一阵。 
 
***************************************************************** 
几天后,看到二人感情发展可以稳定的郅蓉回德国了。(终于让他们度二人世界了!……) 
没了郅蓉在,不二的作息一般又要变得不规律了。但这次不同——因为每天,跻部都会按时打电话来叫醒他。由于怕他又睡过去,于是每天早上都要叫他三四次。 
渐渐地,成效出来了——不二开始觉得跻部这个人在深如了解之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自恋,人也蛮好的;佐伯虎次郎对他造成的伤,在他的呵护下渐渐地,不那么痛了。同时,他也知道他是爱他的,但他还要考验他。 而他也在试探着,让他接受他。 
 
机会来了! 
2.14是不二一年一度的节日——只是这次没有小虎拌在身边了。 
孑然一身地到酒吧喝闷酒,令找他不到的跻部心急如焚,真的怕他出了什么事。 这时,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跻部立即奔了出去…… 
 
找到不二时,他正在卫生间里吐,全身都是那些污秽物,跻部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扒下不二的衬衫,为他披上自己的大衣,打横抱入了自己的车中。 不二靠着柔软的椅背,沉沉地睡去了。 
到了跻部邸,跻部亲自为不二调试沐浴的水温;将他放了进去;为他擦拭着。 
朦胧中,不二揽上了跻部的脖子;这倒令跻部心头着实一惊。 
“…小虎…”不二轻轻地呢喃着,“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说真,便吻上了跻部的唇…… 
这离跻部来了个措手不及——吻也不是,不吻也不是…… 初吻就在这般境况下飞了。 
“…呜…… …”不而微微睁开了他兰色的眼眸,神智稍稍清醒了一点。 “你是跻部景吾?! ” 
“啊,对不起!” 就在跻部低头的一瞬,不二脸红了,同时发出了真正的尖叫(请自行想象!……|||) “你,你……!?” 
这时,跻部才发现刚刚确实有些不妥。“我,我没有……” 
“没关系,谢谢你,小景!” 又是101#表情。 
在跻部的产妇下,不二躺到了跻部那个极尽奢华的床上。 
“你睡吧,我去外屋……” 
 
此时,不二不感动也是不行的——其实,跻部不知,他是第一个看到不二裸体的非亲人——躺在床上,嗅着淡淡的玫瑰花香与古龙水,以及与跻部的体味的混合味道,感觉有一份熟悉,静静地进入了梦乡…… 
 
次日,跻部破例没有叫他——因为他自己也没有起来……||| 倒是不二的生物钟似乎养成了——自己起了床,揉了揉还在发痛的脑袋,下了床;走到外屋,看到了在那里的沙发上仍在酣睡的跻部,心中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悸动,轻轻地靠近,靠近,再靠近…… 吻上了…… ……  
当不二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跻部也因空气不足而带着不满、疑惑与不甘地从睡梦中被强行拉回了现实,却在一睁眼就看到了不二那张特大号的脸,几乎心脏骤停,怀疑着自己是否已经真的醒了…… 
“啊,这个是作为昨天的回礼……”因心虚而未发现跻部的迷茫的不二尴尬地解释着。 
“不二,和我交往吧!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他会好好待你的……”,郅蓉的话回想在不二的耳边。 
“那让我告诉你好了——我是一个小偷!” 
跻部一把抱住了他,脸上满是好笑的神情。 
这引起了不二的极大不满! 瘪着嘴,一字一顿,脸上满是与平时不同的一本正经:“我没有在说笑,我是说真的!”  
跻部将他揽入怀中,让他听者自己的心跳,“那又怎么样?! 难道说佐伯虎次郎就是因为这个而抛弃了你?!” 
不二又惊又喜,“你怎知他的名字?” 
“你昨晚喝醉了以后,就一直在叫着他……” 
… 也许… 绫是对的…… 
 
 
************************************************************************************** 
某餐厅—— 
“你是……” 
“跻部景吾,你就是佐伯虎次郎吧!?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关键! 你为什么把不二给甩了?!” 
“这个不关你的事吧!?” 
“告诉你,我很爱他!” 
“那我也事前告诉你,不二他是个小偷!” 
“PIA!!!” 一记重拳落在了佐伯的脸上。“就只是因为这个吗?!” 
“你可以想象吗?!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 自幼号称‘天才’的他长大后竟成了一个小偷!?” 
“你不配得到不二的爱!!!” 
 
 
**************************************************************************************** 
2.29——不二四年一度的生日—— 
“生日快乐,不二!” 
“恩,谢谢你,小景!^^” 
“可以有幸邀请你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吗?” 
得到不二的默许的跻部自然是喜不自胜。 
 
在某豪华酒店,跻部与不二在吃法国料理,(……我没形容词了|||= =+|||……)烛光晚宴的确将气氛烘托到了极致。在华丽的娱兴节目过后,跻部最终想不二摊牌了。 
“周助,请接受我吧!” 
也许绫说得没错,也许他真的值得试试,也许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玩具…… “好吧,我接收你了!” 
此时的跻部正沉醉在幸福的美技下,哪里辨出了不二措辞的精妙?! 
 
于是…… 
不二开始出入与跻部邸,而跻部也开始渐渐地对不二搂搂抱抱、打打KISS…… 最后,二人进展顺利,不二直接搬进了跻部邸。 
不过…… 二人早已有过协议——不结婚,就决不H! 否则…… 破例了人就要吃郅蓉教跻部做的芥末墩!……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