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原创坑】P.A.P.见习生

P.A.P.见习生 
1. 
紫珊慢慢地睁开了沉重的眼帘,周围静静的,环境也很陌生,只有陆飞云坐在床边。 
“你放心吧,这里是我的府邸,不会有人来打搅你的;一切‘后事’都已经按照二位小姐的计划完成了。——一切都是‘意外’!” 
说这话的时候,紫珊隐隐地感觉得到飞云有点咬牙切齿,看来碧莸的死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呵,姐姐,不知你在‘那个世界’过得怎样?与翔姐姐见面了吧?!不知瑢现在怎么样了~ 
意识一点一点地回到了紫珊的体内,她,似乎渐渐想起了什么,一闪一闪地…… 
虽然这是早已计划好的“意外”,但紫珊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这段时间,肉体上,还有心理上…… 
为姐姐复仇!——这大概是支持着紫珊这段时间生存下来的唯一动力了,同时,也是她现在的唯一的精神支柱。 
“在那场车祸中,郅翔小姐丧生,郅瑢小姐身受重伤,现处于失忆状态。” 
紫珊迅速起身,更衣,之后对陆飞云说:“‘飞龙计划’启动!”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是,紫珊小……不,雪卡小姐。” 
“请记住:以后叫我‘紫月’,而不是‘小姐’。还有,孤儿院的事都办好了吧?!” 
“是的。以后你就叫‘雪卡’;待会儿我送你去孤儿院,最新情报我会在‘砗磲’上用暗语告知的。‘飞龙’网站已经在昨天开站了。



这是一座古宅,虽然很大,却没有郅家的欧区住宅的雄伟、壮丽、恢宏与气度。主楼上爬满了爬墙虎,在微风中竟自摇曳。这本来应该是很美的景色,而在紫珊看来,这里却又增添了几丝悲凉与忧伤的气氛,虽然现在是春日。 
她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却被陆飞云察觉,拍了拍她的肩膀,为她披上了雪紫色的披风,促她下车。 
车前,迎着的是一位打扮妖娆的中年女人,用谄媚的神态与陆飞云交谈着,不时瞥向紫珊几眼。 
陆飞云走后,紫珊被这个女人领入了孤儿院。在主楼门口和几个青年女子交待了几句,便径直走回院长室了。 
其中一个女人带雪卡去了607室。 
“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请整理好自己的行装,之后我会带你去活动室。” 
“哦,知道了,谢谢您!” 
“对了,你的室友叫‘微生芴’。” 
“?!……‘微生物’!?”雪卡诧异地惊叫了一声。 
“是的。我去门外等你。” 
在带门时,她给了雪卡一个美丽的微笑。 
雪卡一怔,回笑;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暖人的微笑了。 
她看了看四周,虽然简单,却没想象中的那么惨不忍睹,而且很整洁。雪卡似乎对那个“微生物”有点感兴趣了。 
收拾完毕,雪卡和那个人一起下楼;目标:活动室。 
雪卡知道,新的生活和体验在等待着她……


3. 
“Hi,你好!我叫‘微生芴’,3/4的倭族血统的倭华混血儿,这里的‘老大’,你这个‘新生儿’以后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来找我好了,不必和这些女佣们说了。” 
也许是被她乐观的性格传染,也许是真的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家的温馨,雪卡对于她的“出言不逊”也就不那么在乎了。 
“新生儿”嘛……也许是吧?!——这的确是一个蔑称,向我示威罢了。不过,“新生儿”这个形容对我而言,也的确是恰如其分了…… 
不过,既然是新生,看来需要隐匿的便是自己的身世与才能了~ 
孤儿院的活动没有雪卡想象中的单调,也许是因为这家是由政府支持的吧,总比一般的地方要来得强。 
不知是否是因为有新成员的加入,晚餐也是出乎雪卡预料的精致。 
在晚餐上,院长亲自向大家介绍了雪卡的到来。后来,据年长的孩子们回忆,这,貌似是第一次。 
的确,对雪卡而言,这是一个应酬性质的晚餐——不停地与她即将接触的人们寒暄着…… 
弄到很晚雪卡才得以回房。在回房路上,微生芴得知雪卡将会与她同住一个房间,便打开了话匣子,“口无遮拦”起来。不多时,两个十几岁的少女便成了好友。 
后来雪卡才知道,微生芴在孤儿院的地位并非只是因为她在这里的时间最长,更是由于她的社交圈子极广,几乎三教九流各个层面均有涉猎。在交际场上也是小有名气的一只蝴蝶,再加上年纪尚幼,人们自然给予了她更多的关注与宽容。也因此她为院里拉到了不少赞助,更因此奠定了她在院内不可轻易打破的地位。


4. 
好不容易,孤儿院里终于放暑假了,这也是孤儿院中众人期盼的盛大节日。可以有两个月的自主时间,可以离开这个封闭管理的院子,可以肆意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微生芴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行装,准备再一次去寻找自己的“春天”了。 
“喂,‘新生儿’,我先走了,自己保重啊。” 
“嗯,我知道,你也是啊!” 
在微生芴走出房间,走远之后,雪卡播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呐,飞云,我们放假了,在哪里碰面?” 
“政府办公厅门口好了,自己小心。” 
“这次是……?” 
“去郅家做‘佣女’。” 
“好,知道了,到时见。”


5. 
在飞往冯•郅城堡的直升机上。 
“飞云,你哪找的这么个标致的小妞啊?” 
“人才。” 
“她,……不会有问题吧?!” 
“哼,”陆飞云冷哼一下,“我找的人你们还不放心吗?!” 
“云哥,不敢不敢!”几人作求饶状。 
冷冷地瞥了雪卡一眼,陆飞云继续道:“她曾是甪里家的见习佣女……” 
“什么?!那她……!?” 
“什么都不知道,甪里家在她去了之后不到三天就灭亡了,可以说是甪里家的‘克星’呢!” 
飞云……  
看着这样的陆飞云,连雪卡也不免在心中暗暗发冷,一时间,竟不知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陆飞云了。 
 
6. 
“莱姆,瑢的情况怎样了?” 
“紫珊吗!?还好,保住了一条命,否则我们真不知要怎么向翔姐姐交待了呢!不过神经方面还是受到了重创,看来下面就是你发挥的地方了。先提醒你一句,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实在是……” 
“那么‘冯•郅’的一切就交给你们几个帮忙运作了,辛苦了!” 
“你……” 
“没看新闻吗?我现在可是一个‘死人’呢!” 
“你,没事吧……?!” 
“放心,我这还有飞云帮忙呢。鄢灵看过瑢了吗?” 
“嗯,和奇卡一起的,你就放心吧!” 
“好,那我就放手一搏了,明天我会去瑢那,有事我会再找你们的。” 
“……你,自己小心啊……” 
“莱姆,你什么时候也像卡尔那么优柔寡断了,人家是11岁的小孩子,你可是已经19了啊,不用担心我了,我知道你们在担心我的处境,但我已经将一切抛弃了,再,没有什么牵挂了呢……” 
“紫珊,你知不知道我们一直都把你和郅瑢当作我们的亲姐妹啊?!” 
“知道,但甪里紫珊已经不在人世了,整个埃达拉提斯试验区因故爆炸都是公认的事实啊——随着埃达拉提斯星球独立政府附属试验室的爆炸,甪里氏族便已经从本星球消失了——连同他们的发现……我,没有失去理智,反而是这件事使我清醒了,原来,我是如此的天真与幼稚啊,呵呵,请你们继续照顾着瑢,还有郅氏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