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pot】【TF/YF】Todesengel

Todesengel 
契子 
这是一个纷繁的世界,有着各式各样的罪恶的存在,但罪恶中有时也会孕育出一些美丽的花蕾——黑暗中人性的闪光点。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日本的东京—— 
 
                ——水晶十字架—— 
深夜中,某街头。 
“嘿,不二,知道吗?第一杀手手冢最近又有所行动了。” 
“什么?消息属实吗?” 
“恩,千真万确!他的下一个猎物是真田组的老大——真田弦一郎。” 
“我知道了,谢谢你,英二。” 
此时,报告消息的红发少年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不见踪迹了。 
站在夜幕中的栗发少年却因刚刚得到的消息而兴奋得有些微微颤抖,平时因微笑而闭合的眼眸此时也张开了,露出了令人炫目的冰蓝色的虹膜。 
——他,不二周助,被称为“天才”的杀手——一年内在排行榜上上升了二十几名的精英青年,目前排名第二。他的性格如风、似水,虽不在乎输赢,但姓“不二”的他排名第二也的确令他心中有些不爽。 
当然,所谓“天才”,必然是要触类旁通的,虽说隔行如隔山,但在“天才”面前却似乎并不适用。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全日本最大的企业——冰帝株式会的总裁——跻部景吾的特别助理,在商场上也是个令人敬畏的角色。 
一个黑影闪入了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随着周围死尸数量的不断增多,黑影亦越来越不爽,不满意的“哼”了一声。 
要找的人终于在浴室被找到了。而此时,真田已经气绝身亡了。是心脏处是一刀毙命,手法极其干净利落。看得出此人亦是个个中高手。抬眼望去。只见墙上赫然用血写着:“You’re late, baby!(宝贝儿,你来晚了!) ——S.F.” 
这显然是对他的挑衅,黑影将牙咬得咯咯作响,愤愤而去。 
“各位观众朋友们,这里是东京电视台,我是主持人橘杏。下面为您播报今天的突发新闻:真田组的在逃主犯真田弦一郎于今晨2:30左右被发现在其秘密别墅的浴室内被杀。凶手作案时间大约为0时左右,作案手法极其纯熟,乃一刀直入心脏所致。为此,我们特别请到了东京警视厅重案组一科的负责人佐伯虎次郎先生为大家讲解一下。” 
“…… 是他!” 佐伯神情慌张,“是他,那个恶魔沉寂十年之后终于又出现了!” 
“请问佐伯警官,您所说的‘他’是谁呢?” 
“Todesengel——手冢国光,他对于人类而言就是一个噩梦!——排名第一的杀手——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身着一袭米色休闲装的不二走在大街上——按照红发少年——菊丸英二给他的情报,寻找着一个教堂。终于,被他找到了这个隐匿在圣鲁道夫教会学院中的名为“Goth”的小教堂。 
“神父,你在吗?”小心翼翼询问的同时,摆出了一副俏皮的微笑。 
“是的,我与上帝同在。” 
轻声步入忏悔室。 
“神父,我有罪。” 
“每个人都是带着原罪出生的。只要你肯赎罪,上帝一定会救赎你的。” 
“我杀了人啊。”依然是招牌式的微笑。 
此时,帘幕另一端的神父却是一惊。 
“我渐渐地走向他,消除了遇到的所有障碍。他看到了我,跪下来求我不要杀他;他若是反抗的话,我也许会考虑不杀他;但他那卑躬屈膝的谄媚像让我看了就觉得搞笑,所以一个不小心就……”一抹邪邪的微笑挂在了嘴边。 
“你究竟是谁?”彼方的神父问道。 
“不二周助。” 
“……” 
“你是‘Todesengel’的代理人吧!?” 
“……” 
未及彼方之人应声,不二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只要你一句话,他立刻就会给我买一张通往地狱的单程车票了吧!?” 
“……” 
神父那边的门被不二猛然拉开,正对上蓝发神父水紫色的眸子,尽现优柔无力。一把夺走他胸前的水晶十字架。 
“把十字架还给我!”幸村追了出去。 
——幸村精市,“Goth”教堂的神父,烟蓝色微卷的头发,水紫色虹膜,会让人一眼望去误认他为女孩子的美少年。 
“那就让手冢国光把他的钢刃送给我好了,最好再付上他第一杀手亲笔所签的名讳。呵呵!”如天籁般纯净的嗓音透露着来自地狱的要求。 
幸村呆呆地立在教堂中央,耳边回响着那刚刚走出教堂的背影留下的魅音。 
轻轻地,踱到神像前跪下,“神啊,请您拯救那个迷途中的孩子吧!” 
三日后,“Todesengel”正在追杀不动峰地产的总裁橘桔平。就在他即将干掉那个十恶不赦的地产商时,觉察到了空气中的异样的光辉——是正猫在周围大楼顶层的不二的步枪的准镜。放弃了已经到手的大鱼——那正跪在地上求饶的橘,转身向不二奔去。察觉到不妙的不二弃枪而去;却在逃跑的过程中被“Todesengel”围截在一个死胡同里。 
“我警告过你吧,不要再干了!” 
“你果然是‘Todesengel’——手冢国光,神父!” 
“你为什么要杀真田弦一郎呢?”蓝发少年仿佛没有听到不二所说,只是依然自顾自说着自己的话题。 
“呵呵,你这个借以神之名的恶魔,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走上‘杀手’这条路?” 
“那就等你把钢刃给我以后再告诉你好了。”那此边的栗发少年笑得惨淡风云。 
而此时,他们的头顶上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幸村,你果然在冒充我!”话语间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手冢,你到底还是找来了。怎么?来‘收帐’的吗!?”蓝发少年微微一笑,仿佛这一切都是与老友的交谈。 
而此时,号称“天才”的不二却迷惑了。“等,等一下!你不是‘Todesengel’吗!?”他指着幸村问,之后又指着来人,“那他是谁?” 
“他才是真正的‘Todesengel’——手冢国光;我只是他的同门师弟——‘水晶十字’——幸村精市。” 
“什么?十几年前就突然销声灭迹的第二杀手——‘水晶十字’——幸村精市?!” 
“恩”^^ 
“那么,在你们‘内战’之前,就先让我干掉第一杀手——‘Todesengel’——手冢国光好了。” 
“小鬼,这里没有你的事!”那个阴霾的权威不悦地说道。 
不由分说,不二一个跃步,钢叉直逼手冢的胸膛。而手冢此时轻挥钢刃,轻松砍断了不二的武器,削铁如泥。尚不服气的不二本想再以利器还击,却被手冢抢先一步。一时间血光四溅,不二应声倒地。伤虽未及要害,却足以令不二在短时间内无法活动,更不要说干涉他们的“私了”了。 
没有停顿,手冢直击那立在风中的孱弱的人儿的胸口,却在触到的前一瞬被他挡了过去——只是袖子被剌开了,露出了里面的…… 
“钢叉反戴!?”不二诧异地看着那个貌似柔弱得不堪一击的蓝发神父,心中不免错愕不已。 
几个回合过后,手冢那冰冷阴沉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一个后翻,用钢刃从后面直穿幸村的肺心。 
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幸村,他满意地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果然,你没了十字架什么都干不了!” 
这一句到是提醒了不二。他用尽全力,向幸村爬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了那水晶十字架,递到了幸村的手上,断断续续地说:“说过要还给你!告诉你哦,我杀真田弦一郎的原因——他是我的仇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丧心病狂地杀死了我的父母、姐姐,连我那在襁褓中的弟弟也不放过;那天,我恰好去了朋友家才逃过了这一劫。回到家后,看到那一片狼籍,听到垂死的姐姐告诉我真相时,我便决定了要走上‘杀手’这条不归路——为家人报仇!” 
“愿上帝保佑你!”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后,气息微弱的蓝发神父闭上了他那双惑人的美丽的水紫色眼睛,安详地逝去了。 
而不二也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幸村的旁边——一片血泊中,脸上划落了一滴晶莹的泪。 
 
注: Todesengel——德语,死亡天使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