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黑历史系列】【pot】【AF】勒索绑架者?!-

勒索绑架者?! 
        第一场 
“呜,痛!啊,小景!···呃,不...不要!呃...”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吗?恩?周助!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喔。” 
“小景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体贴人家!这次做得好重啊!555~~~~~~~~~再也不理你了!” 
跻部一把揽住不二的纤纤细腰,在自己怀中抱定,感到不二在自己的怀中蹭蹭,既而露出满意的一笑。 
“怎么?真的那么累吗,恩?”(还不是因为你总在逃!?) 
“恩,... ...哼,再也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乖,不要生气了,好吗?今天就吃了一次,要不要再来,恩?” 
“哼,人家才刚刚回来,你就...” 
不二的发言权在瞬时间被跻部含在了口中,呜呜咽咽地还想抗议什么,却也因久违的味道而沉醉其中。 
“你已经出去21天了,知不知道我想你都要想疯了?!恩?··· ··· 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下吧!” 
 “小景!??? 还要啊? 不要啦! 人家要睡觉!!!” 
  而此时,一只邪恶的大手已经伸向··· ··· ··· 
 
 
 
 
 
第二场 
 
“呃,几点了,小景?... ... 身体好痛哦!小景坏死了!(帮着郅蓉整我!)” 
“呵,还说我,最后还不是自己主动要的?!” 
“不要说了... ... 我饿了!” 
不二难得的羞涩,虽只有一瞬,却可以让跻部心满意足。一记响指,仆人立即送来了不二的早餐。 
“小景~~~~~~~~~” 
不二在跻部怀里蹭蹭。 
“干吗?”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要去逛街~” 
“胡说!” 跻部的眉头微微一皱,“你不是还下不了床吗?!”真是的,自己的情人怎么总是学不乖呢... 
“那你抱我去啊!” 
“··· ···”跻部现在有点越来越受不了自己的神偷情人了。 
  此时,一通电话“不合时宜”(?)地打了进来,打破了跻部的黑线,亦打破了二人难得在一起的SWEET TIME。 
   
  “抱歉,周助,我现在必须去公司一趟。” 
  “哼,小景真是的!” 
  一个作为赔礼的吻,落在了不二的额头。 
  “抱歉,周助!”跻部轻轻地呢喃着。 
  “跻部景吾!我再也不理你了!!!” 
 
 
 
第三场 
“什么?!你说周助失踪了!?” 
“…… 对不起,景吾少爷…… ……” 
 
“可恶!!!” 一记重拳打在墙上 “周助…… 你真的生气了吗? …… 你的身体……可以吗? 快点儿回来啊!……难道说,你真的要离开我了吗,周助?……” 
 
 
第四场  
“呃,…… 这里是 …… ……” 
从沉睡中醒来的不二,眼睛逐渐适应了幽暗的环境。身体的酸痛感仍在持续,但陌生的环境立刻使不二警觉了起来。 
屋子里只有自己和一个眼镜,但看不清他的脸,而那人正缓缓向自己走来。 
“天才神偷不二周助,真是三生有幸,能请到您的大驾光临。”一个令不二极不舒服的男中音说道。 
哼,说的轻巧,我可是被你们绑来的唉!想到这里,不二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凶险与不满,“你们把我绑来干什么?” 
“哼,不愧是‘天才’;不过,你应该明白,不与我们合作的话,你可是会被撕票的。告诉你吧,我们就是‘青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们偷到德国郅氏企业幕后策划者的未婚夫的首饰。不要急着回答我,给你一天考虑时间;放明白点儿,好好想想吧!” 
门,“砰”的一声,被琐上了。 
昏暗的房间中只留下不二一人。 
可恶!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等一下,德国郅氏!?难道是……她?!? 我怎可能干出那种对不起她的事?! ……“青春”…… 听名字好熟啊! 是那个吗——警方正在稽查的黑帮组织!? …… 唔, 饿掉了。……都是小景害的!又痛、又饿、又黑黑的…… …… 死小景,烂小景!也不知来找我……555~ ……小景,快来呀! 
 
第二天 
“你想好了吗?不二先生?” 
“恩,……我可以与你们合作,不过……” 
“什么条件?” 
“呵呵,手冢先生果然是聪明人,那我就直话直说了:  
1.放了我 
2.把你们查到的资料给我 
3.在我活动期间全程报销我的全部费用;给我绝对的自由;不得监视我!” 
“…… 你的要求还真多啊,不二先生!?” 
“你可以不与我合作啊?^^(还不是你们一定要我与你们合作?!)” 
“…… …… |||| 好吧,我们同意;不过,你可不要妄想耍什么花招!” 只留下冰冷的一句。 
 
第五场 
案发三天后,跻部宅—— 
“什么?!你说不二被你绑架了?!!! 好吧,你开价吧…… 什么?! 100亿!???(注:约合RMB7亿)…… 好吧,我会在一个月内凑齐的。…… 为什么要一个月? …… 好,好,我不问了……好,我发誓,我也不会报警;不过,你必须保证不二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 
挂下电话,这个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冰帝株式会的首席董事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脸上划过难得的难过的表情。手,不禁抚上了右眼下的泪痦。 
“周助……” 
轻轻的呢喃中划过一丝苦涩。猛然间想到了她——德国郅氏的当家——人称“小魔女”的郅蓉。毕竟她是现在郅氏的幕后总裁,又是著名艺人、设计师;手头也应该有点银子。最重要的一点——作为不二妹妹的她,曾在幼年时被不二所救,如今不二有难,她必会帮忙。 
 
第六场  
——魔女出场! 
一天后—— 
“景吾,快说,哥哥怎么了?!” 
一个清亮的女声传入了跻部的耳中。之后,一位清丽佳人出现在了跻部的房间,脸上焦虑与不安。 
“被人绑了。” 
“我知!可他是神偷怪盗啊,怎可能轻易被绑?!他就不会逃回来吗?白痴!” 
“…… 被绑三天后,绑架者来过电话,要我一个月内凑齐100亿日圆。” 
“所以就找我来借钱?” 
“……” 
“好了,好了,我知了。我会尽力想办法帮你凑的。” 
 
第七场 
一周后 
“这就是我的策划:以我及家族的首饰为展品,我一个人做全程模特,半个月内做环球巡演。怎样,不错吧!?” 
“半个月的环球巡演!??? 你自己呢?会不会太累了? 你的神经……” 
“还管我的神经啊!?哥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还是……,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案?” 
跻部感受到魔女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气,知她的腹黑比起周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本能地后退了三步。 
“好了,那就这么办了。下午3:45是我的记者会,作为我们合作伙伴的你,也要出席哦!” 
 
第八场 
记者会片断: 
“郅小姐,我是德国炫彩电视台的记者,我想请问您:作为德籍华裔,您为何不将环球巡演的首站设在德国或中国,而设在日本呢?” 
一针见血的提问,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郅蓉的身上,期待着她对于这一尴尬而又敏感的话题的回答——疏不知,着记者是她早已埋下的“托”。 
“关于这个问题,…… 因为我姐姐逝去之前,她告诉我,她在日本给我找了个未婚夫,让他以后好好管管我,亦因此,她给了我最后一件首饰。我定日本为我巡演的第一站,就是因为我想尽快找到我未曾谋面的未婚夫。^^ 而认定的信物则是姐姐最后给我的首饰的一模一样的另一只。那件首饰,我也会在巡演上戴着的。届时,就请诸位好好辨认吧!^^” 
 
第九场 
“可恶!想不到她竟然会昭告天下,而且她人现在就在日本。” 
“没关系的,越前。我们还有不而周助这张王牌。” 
“可他现在……” 
“有乾的特殊药物,我们还怕他能跑了吗? 你现在还嫩了点儿,越前。” 
“……/// MADA MADA DANE!”一阵红晕划过了青涩少年的脸颊,“倒也是,乾前辈还没有失败过呢。” 
 
第十场 
德国—— 
呵呵,不愧是小蓉,竟然想到去开个环球巡演。看来,我也要跟了。  
…… 话又说回来,那个眼镜大叔的药还真是难喝!不过,装死就被骗过的他们,还真是白痴啊! 
好想小景为我淹的芥末墩啊!(0123467:自认为不辣,也许是不太正宗吧?! 诸位就默认其很辣吧!)上次只吃了一次就不想吃了的我还真是反常啊。 
不过,到底是哪一件呢?耳环?戒指?手镯?项链?脚饰?还是……? 呵呵,为了掩饰,她甚至不惜将自己家的古董都祭了出来…… 
算了,回去吧。 
第十一场 
日本 
“喂,蓉。” 
“干吗?”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的未婚夫……” 
“你也认为我在敷衍吗? … 拜托!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再不找的话,没准他就被别人抢走了,……555~…… 我的未婚夫——你在哪里?快点儿来吧!”(蓉做无辜天使状) 
“要知道你是天使面具下的恶魔本质的话,连撒旦都不敢碰你了吧?!”旁边的人看到如此的她,无奈地低声嘀咕道。 
“景吾…… 别忘了我可是你们的红娘!” 一记重拳横扫千斤。 
第十二场 
午夜 
“呼!~ 首战告捷!累死我了!景吾,多少?” 
“1.2亿” 
“嘁,本少爷累死累活地SHOW,他们就只有这么少人看?!” 
“没办法,票价有点贵,大部分都在家看电视嘛。” 
“没办法! 1:00的飞机,直达北京。…… 你还不快点去准备!?” 
“什么?! 那休息呢?” 
“飞机上呗!早8:00在北京我还有SHOW呢。” 
“什么?! 那你的身体……?” 
“还管那么多?! ——否则的话,半个月怎么能做完巡演?!” 
 
第十三场 
十天后,不二到了日本—— 
“什么?!!! 他们明早10:00在西雅图做SHOW?” 天!她到底还要不要命了?明知自己的神经,还那么…… 她什么时候爱钱得我都快不认识了?! 
不二被蓉的行径惊呆了。 
“不二,你知道的什么首饰了吗?” 
“你们也没查到呢吗?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呢。”^^ 
“她正在飞往西雅图的飞机上,你去白老汇等她吧。” 
“为什么是纽约?——而不是在西雅图?” 
“MADA MADA DANE 她在下午3:30在白老汇做秀。” 
“好吧,我知道了。” 
 
第十四场 
美国纽约百老汇—— 
“小姐,您的咖啡。” 
奇怪,我一直不喝咖啡的。 朦胧中睁开睡眼,却见到了那个久违了的SHINING SMILE。 
“哥,哥哥?! 你不是被绑架了吗?怎么?” 
“见到我活着不高兴吗?你是怎么搞的,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吗?看看你,原来坚持不用彩妆的你现在都用这么浓的妆来掩饰你的眼袋。” 
“没办法嘛!谁知你逃了嘛!?他们要100亿日圆呢——不作秀的话,一个月内我抢银行也没这么多嘛! 还不是为了你,你却这么说人家……555~~~~~~~” 
“周助,真的是你吗?” 
“恩,小景,我要吃你亲手为我做的芥末墩!~~~~” 
“现在是在纽约!!! 我上哪给你弄原料啊?!!!” 
“哼! 
“小景坏死了!我被绑了也不关心我…… 再也不理你了!” 
不二说罢便转身而出。 
跻部正欲追去,却被郅蓉一把叫住。 
“哥哥这次是有目的的:‘青春’要知道我的未婚夫的首饰,就必须知道是我身上的哪一件才行。因此,‘神偷不二周助才会被抓——他们只想冒充我的未婚夫来敲诈我罢了。……呵呵,看来,我又有新玩具了^^” 
“……||| 不过,小蓉,做秀的时间到了哦。” 
“沉醉在本少爷的华丽技巧下吧! 啊,跻部?” 
 
“……” 
第十五场 
巡演十四天后—— 
“呼!净赚2亿日圆——真是的!我的命还要哩!一共才102亿日圆,真是令人不悦啊! 景吾,你先与他们交涉,我要睡!!!” 
 
第十六场 
又过了三天—— 
“郅小姐,您的电话。” 
“恩,我知了,谢谢!^^ 啊—哈~~~ 睡得好舒服啊!^^” 
“请问是郅小姐吧!” 
“恩,您是……?” 
“我拥有你的DX148款左耳环同样的一枚右耳环……” 
“什么?! 请问您在那哪里?” 
“我们11点在杯户大厦32层见个面吧。” 
“好!” 
郅蓉抬头一看,已经9:30了,立刻下床,洗漱、梳理,戴上左耳环,直奔约会地点。 
 
第十七场 魔女登场! 
杯户大厦32层—— 
“抱歉,让您久等了吧?!请问您怎么称呼……?” 
“手冢,手冢国光。” 
“呵呵,原来是国光先生啊。^^ 请问您的耳环……?” 
手冢从包中取出不二“偷”来的右耳环,递给了郅蓉;郅蓉同时从左耳上摘下耳环 ,将二者仔细鉴定一番。 
“难,难道,难道说,您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未婚夫?! 能找到您真是太好了!看来我的巡演真的是没有白做!” 
一丝邪魅的笑容滑过了手冢的脸——看来大鱼上钩了。 
 
之后,二人的关系看起来是日渐亲密…… 
 
第十八场 
案发一个月后—— 
在交易地点,手冢与越前站在一边,乾站在他们的后面;而跻部则站在另一边。大风吹呀吹。(…… …… …… ||||||| 什么形容与描写!???……) 
“钱呢?” 
“那里” 跻部指了指身边的手提箱,“人呢?” 
“那里” 越前指了指身后的仓库。 
“没有报警吧?!” 
“不二在你们手中,不是吗!?” 
此时,一个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看得出,手冢有点抽搐…… 
“国光,你现在在哪啊?” 
“怎么了?” 
“人家想你了嘛!” 
“……” 
“你有没有想人家啊?” 
“……” 
…… 
一阵话惹得越前恶狠狠地瞪着那可怜的手机。 
此时,一个白影从仓库中闪出,令众人吃惊不少——没错!此人正是不二周助。 
手冢挂掉手机,楞楞地看着他;乾更是不敢相信,口中不停地碎碎念:“不对啊,无可能啊!不符合DATA!怎么回事?!……” 
正在此时,不二一把抓住跻部就跳如了预先设计的车内,扬长而去。 
越前正欲瞄准射击,却被手冢拦下。 
“别太心急,越前!别忘了,我们手中还有另一张王牌。” 
“打乱他们的关系就可以各个攻破了,是吗?手冢前辈” 
“根据DATA:郅氏与跻部家是世交,与冰帝又是合作伙伴;不二是郅蓉的救命恩人——也就是说——他们三人中有一人在我们手中就可以牵制他们了。” 
“MADA MADA DANE!” 
此时,手冢拨通了电话,与甜甜的女声约定在X地见面。 (我对日本的地理真的没概念……||||) 
 
第十九场 
繁华的街道是一个城市发展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但有时也会造成麻烦。这不,一位冰山眼镜就遇见了这般麻烦—— 
“Hi,国光,你迟到了呦!^^” 
“让你久等了吧!?” 
“也还好,等了5分钟。” 
“…… 你还真是守时啊!”(汗!不愧是在德国长大的……) 
“MADA MADA ! 不过,你要接受惩罚喔!” 
“什么惩罚?” 手冢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依然保持着1#表情。 
“人家要到你家住!怎样?没问题吧!?” 
“恩……” 
手冢不禁窃喜郅蓉的愚蠢——竟自己送上门来。 
就这样,郅蓉名正言顺地入住了手冢宅;而手冢也就名正言顺地“软禁”了她。 
 
 
 
第二十场 
一切按照预先计划进行中—— 
“小蓉,” 
“恩?” 
“我们结婚吧!” 
“啊?!” 
“不可以吗?!我可是你的……” 
手冢尚未说完,发言权就被郅蓉夺去了…… 
“‘未婚夫’是吧!? 我有没说不好。…… 就下周吧!” 
“这,……这也太快了吧?!” 
“怎么你不高兴啊?我指的是订婚仪式了啦,白痴!” 
“……” 
第二十一场 
订婚礼过后—— 
“呜~~~~~~~ 好累啊,国光! 我不想玩了!” 
“你在说什么呢,恩?” 
“好了,好了,我继续就是了啦,讨厌!!!” 
自此,雪片般的婚礼邀请函被发了出去。而婚礼则安排在了一个令手冢十分无奈的日子——4月1日。 
 
 
 
第二十二场 
某餐厅—— 
“蓉,你知不知道手冢国光他是个衣冠禽兽啊?!” 
“你在胡说什么啊,跻部?” 
“就是他绑架了周助!” 
“我不信!” 
“我会骗你吗?” 
“够了!跻部景吾!!! 我不想再听到任何不利于国光形象的说法!” 
“蓉……” 
未及跻部辩解,一杯冷水已经泼到了他的脸上…… 
“跻部景吾,你给本少爷冷静一点! 再有,我希望:你能够出席我与国光的‘婚礼’!” 
 
 
第二十三场 
依照郅蓉在邀请函上的要求,跻部着黑色礼服,不二着白色女式晚礼服(?)、戴着头纱,以loves的身份出席了她与手冢的婚礼。 
而这一对“俊男靓男”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全场人的眼球。…… 
“大家请静一静,我想在此澄清一件事:今天,我与郅小姐的婚礼取消!” 
一时间,全场哗然,众人亦议论纷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冢国光他想把郅蓉甩了吗? 嘁,我就知道他绝不可靠!” 
愤愤的跻部旁边是一直保持人畜无害微笑的不二,“呵呵,好象很有趣嘛,小景?!^^” 
跻部不解,这个平时不要命也要护着这家人的不二周助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反常!——自己的妹妹在婚礼上被未婚夫甩了还能说是有趣?! 
在另一角的越前则被Ponta噎到——吐也不行;咽也不是的。 
“手,手冢前辈, 竟然会开玩笑!?” 以他跟了手冢近十年来的经验,还未见过手冢开玩笑呢! 
“老大开玩笑的几率0.0839%,今天是愚人节,机会上升到10.3594% ; 但婚礼的话,机率又会有所下降。” 乾如是说。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另一个手冢铁青着脸走上了主席台,令众人均感正置身于西伯利亚平原,不不禁感慨今天没穿皮草是个天大的错误! 
 
“后者为本人的几率已上升至96.952%……”乾正在自言自语着。 
来人一把夺过话筒,质问刚才的骚乱的制造者:“你到底要干什么? 蓉?” 
“愚人节快乐!国光!^^” 一个飞吻落定。 
“这么说,刚刚只是婚礼前的余兴节目喽,蓉?” 
“不!!!” 郅蓉瞬间“变回”婚纱装。 
“什么?” 
“我是认真的!” 
“为什么?” 
“手冢国光!你还要我说为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上了我什么吗?!” 
众“青春”人员不禁为内幕要暴光而紧张不已。 
“什么?”手冢依然面不改色地问道,但内心中却害怕她会揭穿他假面具。 
“呵,还不承认麽?!啊!? 你看上的还不是我这张与周助过于相似的脸!?” 
“青春”众人大松一口气,只是越前心中却极为不悦,恶狠狠地瞪向不二。 
不二依然是那副人畜无害的嘴脸,身旁的跻部却有如如临大敌,那张华丽丽的脸也因此而微有变形,好在没有太多地影响到他的形象。 
“因此,”混乱的罪魁祸首清了清嗓子,“今天的婚礼是为不二周助与他深爱的情人——跻部景吾举行的,我只是他们喧宾夺主的伴娘而已。 让我们祝福这对有请人终成眷属好了!” 
说着,走向华丽丽的他们,托起了周助长长的头纱。 
在郅蓉一记响指下,乐队奏响了WEDDING MATCH。 
 
第二十四场 
第二天,手冢宅—— 
“啊-呵~! 睡得好饱啊!^^ 咦?你们已经起来了?! 景吾,怎么样,‘富士苹果’好吃吗?” 
“呵,你是睡饱了,我可是还没吃够啊!” 
“哦?小景昨夜欲求不满啊?我可是被累死了! 人家第一次,小景就不要要求那么多了嘛!”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的1#反击计划是成功了;下面的2#,景吾也会参加的吧!?”郅蓉正色道,“对了,现在手冢怎么样了?——还在睡吧?!” 
“怎么?小绫对他果然很有兴趣嘛!^^” 
“去死啦!——白痴老哥! 他只是我们的棋子,挟天子以令诸侯嘛!^^被你玩死了可就不太好玩了!——我怎可能对这种面瘫感兴趣!?”突然间,郅蓉将头转向跻部:“景吾,我现在就教你第二秘技——泡椒的制作方法!——以后要想制住哥哥,仅靠芥末墩是远远不够的喔!” 
“绫!!!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呐!” 
“我不是已经姓‘不二’,名‘绫’了吗!?” 
“……” 
“没办法!为了景吾日后的人生安全,我也只好这么做了!” 
第二十五场 
三日后,手冢宅—— 
“越前龙马?!‘青春’的第二把交椅!? 来找我们干吗?!” 
越前狠瞪了郅蓉一眼。 
“我绑了手冢对你而言也是个机会,你就顺水推舟地做了老大,也算是本少爷对你顺水人情的回报嘛!” 
依然恶狠狠地瞪着郅蓉,越前好象要说些什么。 
“‘MADA MADA DANE!’ 是吧!?啊?安啦,安啦!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暗恋着手冢国光;坐在这个位置上,只是想更接近他而已,做他身后的‘男人’(?)罢了吧?! 好吧,三天内凑齐34亿日圆,我们就放了他;否则…… 我可不管后果会如何哦!^^” 
 
第二十六场 
“蓉,你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的话,无异于放虎归山!你就不怕被暗杀啊!?” 
“哎呀,小景,你好胆小哦^^!” 
“……///” 
“绫是谁啊!?郅氏的传人——‘魔女’郅蓉啊!她不暗杀别人就好了,有几个杀手能干了她啊?!” 
“哥,一周内部署好3#!——我们还需要他们为我们做证据呢!” 
 
第二十七场 
三日后—— 
“这是你要的款项,手冢前辈人呢?” 
“点好就把他还你^^” (呵呵,小子,跟我斗,你还MADA MADA DANE!^^) 
“…… 我知道了。” 
手冢宅某地下车库—— 
“你看吧,他睡得好好的,周围还有很多可爱的油漆泡泡^^”——郅蓉说着,摆出一副与不二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畜无害的微笑。 
越前狠不能当场把她给做了,却因为乾的忠顾而只得作罢。 
 
 
第二十八场 
“什么?!!! 你还要赖在我家?!” 
“什么叫‘赖’呀,啊?这可是我们的合约哦!别忘了,要保证我的全权安全——直到月底本少爷搬走。手冢君,别妄想耍花招喔!^^” 
“……” 
就这样,手冢——与那个比不二腹黑程度不知还要黑多少倍的小恶魔在一起——步履维艰地生存着。 
假如说“小姐”是人性恶魔的话,那么郅蓉就是全职魔王了。 
其实呢,用郅蓉自己的话说就是—— 
“也没什么了啦,只不过就是: 
在他的眼药水中加点薄荷;洗面奶中放点芥末酱(教景吾为哥哥制作的那种);擦脸油中混点辣椒粉;唇膏上来点甲状腺激素(导致肢端肥大症的是那个吧!?高考后就忘了…… 错了的话,大家提点一下!谢!!!);洗发水里和点蜂蜜;眼镜片的内侧涂点催泪瓦斯的成分(什么啊?——我不知,知道的告一声哦!^^);外侧混合些臭味剂;香水换成他的洗脚水(汗!……|||||||大家请54我吧!);等等之类的小伎俩罢了。” (——天地!感觉真的把蓉写成爱恶作剧的小孩子了,我果然还是幼稚了些吗!?……) 
以致于到了月底,已经没有人能认出这个面瘫就是黑道上“大名鼎鼎”的“青春”的老大了。 
 
 
第二十九场 魔女收场 
下月初—— 
“呼!~~~还是景吾家舒服!——再怎么说,这也是我‘嫂子’家嘛!^^” 
“……” 跻部深知这个家伙是绝对不能惹的;否则的话,家里那只也会一起过来黑上自己的。 
“哥哥,我明天就回德国了。虽然没能找到我的未婚夫,但这的确是个WONDERFUL HOLIDAY!而且,又有整到人^^ 不过,周助啊,我是不是太抢你的风头了?!” 
“…… 呵呵,……”不二依然是101#表情,只是有点抽搐,“没事的,绫!你就放心回去吧,3#计划我们会好好玩的。” 
 
PS: 
小0:天地!?蓉,你还敢说?!你早忘了自己去日本是为了什么了吧?! 
郅蓉做无辜天使状,挥挥翅膀:人家看到人就想整嘛!——这也是你的设定啊——你怪谁?! 还把我搞得那么幼稚,拍完这个系列,我就再也不与你合作了,还是我们《P.A.P.见习生》对我的设定好! 
小0:…… 
此时,读者“大军”(?)(有那么多人看我的吗?!):你们还感说!???我们就是冲着AF来的,结果全变成TR了!? 
不过,现在,我们的郅蓉已经回《P.A.P.见习生》剧组继续做幽家完美的大少爷——幽灵(鄢灵)的未婚妻去了。 
 
第三十场 
郅蓉回德国后,“青春”对跻部与不二展开了一系列的行动;却在每次都要成功的最后一瞬,被不二顺利逃脱。 搞得乾对不二这个人的兴趣度直线狂飙。 
“乾前辈,”一日,越前忍不住问,“你不会也有了那方面的倾向了吧?!” 
“人的性向不是靠遗传决定的,越前。我现在不是同性恋,并不意味着我今生不是,只是我还没有遇到那个令我心动的男人而已。” 
“…… …… MA …… MADA MADA DANE!……” 
 
 
第三十一场 
又过了一周—— 
“周助,你真的认为这个很好玩吗?” 
“呵呵,小景不喜欢吗?” 
“鬼才会喜欢这种被追杀的逃亡生活呢!” 
“…… 小景不喜欢!?…… 难道说: 小景不爱我了?!……” 
“爱,爱,爱! 我怎么会不爱你呢?周助!? 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下吧!” 
正说着,一串细碎的吻已经落在了不二的脸颊上。 
…… …… …… 
待到二人都要窒息时,才依依不舍地分离了彼此。 
不二伏在跻部的胸前,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断断续续地说道:“小…… 小景…… 好,好讨厌哦!”/// 
脸被爱人微热的大手捧起,顽皮地看着有点无奈、但满是怜爱的爱人的眼睛;那一瞬,唇,再一次被爱人深深地吻了下去…… 
 
另一边—— 
望着那对不知死活的夫妇(夫?!),手冢满是泄愤地举起了消音手枪;另一头的越前,却举起了小型步枪——瞄准了手冢正在深情凝望的那个人。 
正在二人欲开枪之际,乾惶惶张张地跑入了这个死神的领域,“外围有大批警视厅的人正在向我们包围!” 
“不管那么多了,先干掉他再说!”——这是这两个男人共同的想法。 
“小景,趴下!!!” 护着跻部的不二预先察觉到了空气的异样,叫跻部避过了手冢的子弹,自己却因只顾跻部而中了越前射出的子弹——应声倒地。 
“……周助!!!……” 两个男人的呼喊回响在天空。 
跻部扑向缓缓倒地的不二,顿时泪流满面,懊悔不已。 
“… 小景,…… 我好累!……” 
“周助。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去叫救护车! 只要一下就好!” 
“…不用了,小景!…… 抱着我!——让我在你怀里睡…一下……”轻轻而又艰难地说完这些话,不二便倒下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手冢揪着越前的衣领质问道。 
“国光,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当初我答应你进了‘青春’就是因为我爱你!因为我爱你,我可以成为‘青春’的支柱。我跟了你十年,爱了你十年;这些难道你一点都感受不到吗?! 可是,那个不二周助打乱了我的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眼中、心中只有他!?……” 
“够了!” 手冢一声低吼,一记重重的耳光将越前扇到了一边。 
越前一个不支倒地,却在无意中走火;子弹直中手冢的胸膛,血溅四地。 
…… 
“不!!!!” 越前爬了过去。 
而手冢——任由他怎样摇摆,再不醒来。 
虽是无意中,但的确亲手杀了自己所爱的人的越前,此时泪流满面,万念惧灰;木木地拿起手冢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而乾此时正欲逃走,却在他开门的前一瞬,门,被踢开了。 
“不许动!我们是东京署的警察;你们已经被捕了。你们可以保持沉默,但从现在起,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供证!” 
“国光,我来陪你了!” 说着,越前抠动扳机…… 
最后一滴泪,划过他年少轻狂的脸庞,落在他鲜有的微笑的嘴角。 
第三十二场 
“本社讯:日本犯罪团伙‘青春’已经瓦解。据悉,其首领手冢国光因医治无效身亡;副首领越前龙马已成为植物人,再度苏醒可能性极小;军师乾贞治因过度刺激而导致精神病;因其走私军火、研制禁药、绑架勒索等罪名成立,其成员均已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啪…… 
跻部关掉了电视,再次审视了自己为不二做的葬礼计划。 
此时,背后传来了阵阵吃笑:“原来我死后要这么安葬啊?!小景?” 
“周,周助???! 你怎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 对不对,小景?” 
“你真的是周助吗? 好了,蓉,不要再闹了!——一点都不好玩!” 
“小景,我是真的真的没有死哦!^^” 
“……?!” 
“因为我有穿防弹衣嘛!^^” 
“…… 那,血……?” 
“是拍电影用的替用血袋了啦!^^” 
“……||||||||” 
“因为助助是好乖好乖的孩子嘛!^^” 
“真的是你吗!?周助?!” 
“恩!^^” 
自然,一个缠绵悱恻的吻是免不了的了。 
…… 
许久过后—— 
“告诉你哦,这次的搜捕任务可是我负责的案子呢!” 
“什么?!??” 
“什么‘什么’?^^ 小景不信?!” 
“可你不是小偷吗!? 怎会是警官!?” 
“我可是‘兼职生’哦!^^” 
“…… 周助……” 
“恩?”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的·恋·~人·~~~” ——CHU (心一颗)—— 
——《勒索绑架者!?》 END—— 
以下,小0就一些疑点为大家做一下解说—— 
1.第一场: 
不二是在被跻部喂芥末 
回到原景—— 
跻部正在揪不二的脸,“唔,痛!啊,小景!” 
此时,跻部开始喂他吃芥末墩,“……呃,不……不要!呃……” 
…… 
大家明白了吗?!自PIA一下…… 
2.ABOUT郅蓉的真正的与未婚夫相见的信物 
(真的有人想知吗!? 怀疑ING……) 
——左臂上的臂环 
3.第二十一场(4.1婚礼那场) 
郅蓉在瞬间“变回”了婚纱装 
WHY!? 
——郅家的宝宝们都会在幼年时就学习魔术啊!^^ 
4.第二十一场 
为什么在最后手冢没有阻止不二与跻部的婚礼的举动呢? 
——因为他已经动不了了嘛…… 
这要追溯到郅蓉入住手冢宅了,她在手冢的饮食中“下料”了喔——当然是慢性的那种了。^^ 
——不知如此解释诸位能否接受呢? 
5.郅蓉的来历—— 
P.A.P.见习生——我们自己的长篇原创 (在小说区 非耽美区 正在连载) 
在此,我们将人设全改,组成了新型(……?!……)的“小魔女“——郅蓉! 
在此,她长得与不二周助极为相似——除了她火粉色的虹膜。164cm\44kg的身材…… 
在此,再次感谢大家对于《勒索绑架者》的支持!!! 
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的不足,亦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们仍然真诚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们!!!藉由此,我们也成长了很多,谢谢! 
我们即将推出《勒索绑架者》的续篇——《[AFY][EG]有本事就别回来!》、前章——《[SFA]缘来不是他!》;《[ALL F/YF/AF]第七个潘多拉》…… 
还望大家能够多多捧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