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啊,末日了(下)——黎明前的黑暗

黎明前的黑暗

 

“咣。”郅校董的办公室的门就此壮烈牺牲了。

“小祾,你越来越暴力了。”

“郅瑢,不给我点解释吗?嗯?”

“你要学会克制你的臭脾气啊,小祾。”

“我以为我已经很克制了。”

听言,郅瑢轻轻地笑了笑,目光看向一边的门,含义不言而喻。

祾魔音丝毫没有心虚,反而更向前走近了郅瑢,腿一跨,坐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看了看面前修长的腿,郅瑢依然笑着,“祾,你觉得,什么是‘末日’呢?”

“什么是末日?呵呵,你真好意思问。我刚刚不是已经体验过了吗?”

“那你还需要解释什么呢?”

“只是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理由?你真当我傻?”

“确实比我傻很多。”

“别废话,忍呢?”

“在她的末日里。”

“你几个意思?”

“难道你不想看看席墨忍心中的末日是什么样的吗?”

“你……”

“怎么样?要不要看?”

“不需要,她的想法我很清楚。”

“哦呀,不错嘛。那就用你那可怜兮兮的脑容量再来思考思考我这个局的深意吧。”

说完这句话,郅瑢起身,拍了拍祾魔音的肩膀,踱步走出了校董室。

 

翘腿坐在校董办公室,透过特殊的眼镜,看着人们心目中的“末日”,祾魔音嗤笑着,似乎在嘲笑校董的恶趣味。

“喂,被灭族的,看见那个片儿了吗?”

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祾魔音先紧了紧拳头,再慢悠悠地摘下了眼镜,暗红色的眸子盯着来人看了片刻。

“嗤,长鸟毛的,怎么,终于被你家长黑毛的抛弃了啊?”

“操,你小子想打架吗?来战!”

“呵,这话你对那变态说还差不多。和本殿说?你先分清楚性别。”说话的时候,特意扬了扬脖子,做出睨视的姿态。

“靠,你吃枪药了?”

“你只是被捅肚子了,多幸福啊!”幽幽地叹了口气。如果说自己是冲动没脑子,那面前这位则是其中的典型了。谁让她从小缺失教导呢?所以也是个挺可怜的孩子,起码自己身边还有个能够陪着自己的,而她……惨绝人寰啊!

“屁!快点说,那变态呢?我找她算账。”战算是听明白了,这货也是对那变态满腹的不爽。只是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总不会是她把她杀了吧?那也太可怕了!

“不知道,出去了。”

“你就……”

“喏,”不等对方说完,祾魔音给战递过去了一副眼镜,“看看呗,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可惜了没有饮料和零食。”

“……”被动地接过眼镜,看了看,好像是K1班那个戴墨镜的小屁孩儿做的。他总是能做出一些附带奇奇怪怪功能的眼镜,要不以后叫他“眼镜侠”好了,和“眼睛瞎”还是发音挺相似的。而自己进来之前,那个祾音殿的似乎也正戴着眼镜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没。战找了个自己舒服的位置,将双脚翘在了桌子上,戴上了眼镜。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东西……”

“怎么样,好玩儿吧?”

“随便看?”

“对啊,回头我们打包带走,不给她留。反正她也不需要这些。”

“……”

 

“……”另一头,郅瑢撇了撇嘴角,真以为说她坏话她听不到吗?这群家伙,背着她,一口一个变态叫得很熟练嘛!看来她得把这末日做得更变态一点才好,不然可不是白白担了这变态的骂名不是?

 

平日里素来圣母的孩子在末日中继续圣母着,然后被推到了丧尸堆里面成为给“同伴”们留出时间逃跑的“工具”。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她圣母的原因就是理由。

 

缺爱的孩子在末日里依然缺爱,怕黑的孩子在末日里被黑暗吞噬,自闭的孩子在末日里再找不到和世界的联系,依赖物质的孩子却发现自己的身边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的一幕幕上演,有人在挣扎着想要求得生存,有的却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有的人死了,却也得到了解脱,有的人死了,却依然在末日中不可自拔。

当越来越多的K组导师聚集在荧幕前,戴着特制的眼镜仿佛看VR影片似的看着这些类似小电影的画面,不时地交流着。

悟性是个好东西,可惜不是谁都有。

有人在末日里觉醒,有人却在末日里死了一次又一次,苦苦挣扎,却仿若身处地狱,永无安宁之日。

怕死的人,会一遍遍地死去,重样或者不重样都无所谓了,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这样的影像看得多了,其实也有点审美疲劳,更何况大部分的画面并不符合多数人的暴力美学。

而越看,他们的脸色也愈发凝重。

 

“瑢,这是什么?”

“你说呢?”

“考题?”

“哎呀~有言灵就是了不起啊。”

“……别废话。”

 

听着祾魔音和郅瑢的对话,有些人早知如此,有些人恍然大悟。

这所学院是郅瑢一家独大的,虽然名头叫做“校董”,但也只此一家,她不是喜欢和别人分享的人。自然,只有她看上眼的,和最优秀的人才能留在这里。至于考核,那是五花八门的,有时候是试题,有时候只是一件事,有时候是形成性的量化决定,有时候只是她心血来潮。而经过这次末日,他们的班级又要大换血了。

对于普通班的学生来说,虽然学业无忧,但是这样的考核将会影响之后可选择的专业和研究方向的广度和宽度。对于普通班的教师而言,也许是一份全新的去留合同,当然,不在这里做教师,郅氏旗下还有其他的普通学校可供选择。只不过,能够被选择进入这里的学生和老师,即便是再普通,也是有不平凡之处。

那么对于K组的学生来说,他们的命运将会改变,如果得悟,升级是一定的,反之,或者留级,或者降级,甚至几次考核通不过的,还要去普通班。而K组的教师们……他们大部分都不是人类或者说普通的人类,郅家万年的人脉,地头蛇不是白做的,尤其她又是末裔,欠人情的此时不还更待何时?她可不是会吃亏的人,不怕她把你卖了就不错了。另有一些和她有些交情,过来兼职的、寻乐子、打发时间的,都有。剩下的,就是评聘而来的。只不过,如果连这点都无法悟到,郅瑢和其他人也会考虑一下ta的实际能力了。

是的,这场考核是全方位的。

 

祾魔音当初在学生面前对着席墨忍就一枪爆头,无论是为师者,为生使然,还是早就看出端倪。就她这毫不拖泥带水的劲儿,就已经通过考核了。更何况她也判断出来自己在所谓的“幻相”之中。

只不过她气在她对佛教不感兴趣!为什么要用佛教的这种“幻相”理念来做考题?

她本来还期待这个末日打算怎么玩呢。

至于对席墨忍爆头,到底对她有没有心理伤害,有多少心理阴影,大概也只有那几个和她极其亲近的人才能看出来吧。

至于她的搭档席墨忍?那种那么理性的家伙,在看出不对的瞬间就已经破除迷障了,还等着看他们的笑话?那他们也就愧于天地交接处守卫者之名了。

 

战看到了路西法不得不说是万分欢喜的。他们已经分开太久了,从上一次路西法突然的“叛变”开始。Ta从来不相信路西法是“叛徒”,也确实,路西法只是代表了他们走入了地狱,只不过结结实实地做了一场好戏罢了。

“战”状态的战们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只有对敌的杀戮。所以ta对于那一战几乎是没有什么太多印象的,但是ta知道,路西法是把自己养大的天使,也是自己的双生火焰,两人的联接断开了两万五千多年,再过一段时间就会重新联接了。

太激动了,以至于在和路西法拥吻的过程中,被直接用匕首捅了肚子。

本来还在自怨自艾,却突然福临心至一般了悟了什么。

至于路西法?对不起,郅瑢还没有蠢到会请这尊大神。倒不是因为别的,只不过ta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在身,没时间和她来玩这种游戏。

 

“说起来,路西法的行为真的很像地藏王菩萨啊!”

萝莉无视掉战那张闻言气鼓鼓的脸。没办法,不同宗教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身处其中的人来说,确实是不太好弄,但是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却是无所谓的。

“花朝你找死吧。”战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她扇了一下翅膀。

只不过,气刃被冥蛉挡住了。

对此战也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在意。毕竟只是想要告诉她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并没有想要怎么样。否则的话,以ta夜夜笙歌,且歌且战的名号,花朝不死也残,即使是整个冥花宫出动也讨不了好。

 

“如果只是‘幻相’,这个原理我们都懂,越怕什么就会遭遇什么。吸引力法则嘛。但是,为什么同一场景,会有人看到不同的景象呢?”

“信念的力量。”

“具体怎么说?这个原理我也是明白的,但是这次是怎么操作的,我还真不是很清楚。”问话的人托了托自己的眼镜,一派斯文。这是这群怪物中难得的一个人类,能够以人类之身发现幻相并悟到解决方案,实在是不容易的。

“简单来讲,其实就是个人意志和集体意志的相互通化和转移,二者的辩证统一造成了这方面的效果。只不过,因为每个人的信念不同,所以同一场景下会选择不同的面向来看。其实和我们平时的生活一样,偷斧头的孩子的故事嘛。”郅瑢耐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其实也是在向大家阐述,认真得好像她在进行博士答辩,“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大环境选择,还是集体意识的选择成果。我们尊重个人自由意志,但是自由意志法则也对集体意识有所影响。至于是丧尸末世,大概是因为选择了这个场景的脑波特别多吧。就像磁铁一样,越强、越多,磁场的影响力就越强,但是在不同的角度上,其他的磁铁同样对磁场有所影响。”

“那么能让我们看看这些孩子实际上怎么样了吗?我们的校园不会真的那么像火烧后的圆明园遗址了吧?”

“好,”说着,郅瑢按动了一个按钮,屏幕拉开,里面是各间教室的监控。所有的学生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还没有从“末日”的幻相中醒悟过来。

“他们就一直这样?”

“是的。”

“那么郅瑢,你和我们说实话,我们现在,到底是不是在另一层的幻境之中呢?”

闻言,郅瑢只是勾起唇,转向他们,邪笑了一把。

当她用双手撑住桌面,身体前探,认真地注视着他们时,轻轻地说道,“你们猜呢?”

话语间,眼眸闪过一丝火粉色的光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