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啊,末日了(上)——黑瓶——第三天

第三天

当第三天的晨曦洒在脸上,天生对光线敏感的齐墨揉了揉眼睛,用手背挡住了阳光,再用另一只手开始摸自己的墨镜。就这样挂着墨镜,继续躺在废墟中,实在是不愿意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

可是,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齐墨不得不起来,是被王大可用他味道实在不怎样的唾液叫起来的,实在是被逼无奈。前一天早上还有小苏万帮忙遛狗,他实在想不通,一条野狗装什么家狗还要人遛?平时不都是自己遛自己吗?

当齐墨终于任命地穿衣起身带着王大可沐浴在阳光中,又任命地当了一回捡屎官,带着舒爽之后撒着花的王大可回来,准备吻醒自己的灰姑娘的时候,直接被自己的张先生捏住脖子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齐墨只能任命地用宝贵的水来洗脸,其实他自己也比较受不了那味儿。只是,自从昨天地震之后,他们的建筑被毁大半,本来衣食不愁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水变成了他们急需的物资。似乎真的有了些“末日”的味道。

接下来的一上午王大可都非常乖巧,不知道是不是张起灵起来之后的眼神威胁有了效果。让他带着他们找到了一些食物。这些食物有些容易腐败,这两天就要吃完,还有一些压缩饼干,火腿,方便面之类的可以放久一点。

而张起灵和齐墨也在后悔只带了睡袋,应该带个帐篷出来。不过废墟中,他们还是挖到了一些幸存者的。比如现在跟在他们身后这个自称“空山泠语”的小姑娘。无论上看下看转圈看,黑看白看彩虹看,这都应该是小姑娘的网名,看来是不想告诉他们真名,不知道是不是怕他们以后报复。

是的,这姑娘虽然当初被埋在废墟下,被王大可找到,被他们救了下来。如果说,因为害怕而和他们在一起,那么看到他们那么激动地抱大腿做什么?虽然他们知道“抱大腿”这句话的含义,但是这姑娘是不是太实诚了?快把裤子扒下来了喂!

还有,那眼神……让他们想起了他们的两个老师——许老师和林老师,有事没事就会用这种诡异的目光看着他们,得,看来又是个腐的,还是腐得发亮的那种。

“那个,我可以叫你们老黑和老张吗?”

“……”

“我真的特别喜欢你们,你们是我的偶像!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我的偶像救了!你们放心吧,我绝对不给你们做电灯泡,你们要做点什么羞羞的事情的时候,完全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这一串话下来,别说张起灵和齐墨了,就连王大可都想把她抛下。可惜啊,这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齐墨在学校论坛的注册名字是“黑瞎子”,平时玩得好的也就对他瞎子瞎子地叫着,而不爱说话的张起灵,齐墨习惯叫他“哑巴”,说是和自己的瞎子正好配成残疾人联盟。所以这姑娘老黑老张的说法倒是有依据的,只不过,他们有那么老吗?

不过,不待他们对空山泠语的发言做什么过多的评价,地面再一次颤动,齐墨一手拎包,一手拎着空山泠语,张起灵一手拎包,一手拎着王大可,几个人快速地移动到附近的开阔地。

“昨天开始就总是地震了,真不是什么好现象。”

“《2012》。”

“幸好不是《末日》,不然我们这点衣服根本不够用!”

“唉?你们昨天才开始感受到地震的吗?”

“怎么回事?”

“从学校广播之后,我们C区就一直地动山摇,仿佛真的天崩地裂了一般。”

“C区什么情况现在?”

“不知道,我跑出来了,却在B区被埋住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可能真的就见不到我爸妈了。”

“C区?”

“去看看。”

“空山泠语,我们现在要去C区,照你的说法,那边有些危险,你要不要联系一下你的朋友,去和他们会合?”

“不,不用了。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不怕的,我可以给你们打电话!”

“打电话?”

“啊,就是打call~我会给你们加油的!”眼看着两人面色发黑,想要拒绝,空山泠语又低头问了问王大可的意见,“是不是,王大可?”

“汪呜……”看着那张明媚的脸突然变黑,王大可夹住了尾巴,为什么自己遇到的都是这么可怕的人?

“如果你跟着我们,那我们的物资就要重新分配了,回头路上在找找吧。”齐墨直接将思维跳转到了组队模式,看上去张起灵对他的决定也没有什么意见。

“好的,我会努力不给你们拖后腿的。”

C区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而在张起灵和齐墨正在探查这一片区域的时候,空山泠语掏出了手机,连接着充电宝,正在做直播……

张起灵和齐墨对此都不太在意,其实他们K组的人都不太理解普通人的思维模式。不过他们本身也没指望这个小姑娘能给他们帮上什么忙,既然她愿意拍,只要不会妨碍到他们,那就随便吧,虽然他们也不清楚会有什么人这时候还这么悠闲,还能看直播。

事实证明,他们实在是太天真。还是有人在看空山泠语的直播的,甚至上面的弹幕还不少。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林晓。虽然许渊一边拽着她,但是另一边,他自己也看得挺津津有味的。现在他只能对林晓的网上好基友佩服得五体投地。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好景不长,许渊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在他的印象中,“末日”可不仅仅是这个样子的。

当齐墨从废墟中又拉出来一个姑娘时,他们内心只能默默祈祷,这个姑娘不要太抽。还好,他们的运气不错,这个叫做穆小影的姑娘只是很普通地对齐墨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虽然她眼里的激动不要太多,但是还是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然后拒绝了空山泠语的和她组成灯泡字幕组,发射各种弹幕的邀请,联系了自己的朋友,在齐墨和张起灵对这一片的探查结束之后,跟着离开了这片废墟,找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她和其他一些被他们救了的人一起留在了安全的地带,只在内心为他们送上了深深的祝福。

“师父!”当齐墨顺着小提琴的声音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就直接听到了对方的大喊,甚至从对方的喊声里面还带着一丝颤抖。

看到齐墨似乎还要调侃一把,张起灵直接拿起了手机,“怎么了,苏万?”

“师娘?师娘,我和你们说,你们现在在哪里?快点跑!”

“怎么了?”

“丧尸!丧尸围城了!不,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不是我们想象里面的丧尸!你们打不过他们的!”

“到底怎么回事?”

“小哥,你们别过来了,他们好像是一些新的物种!”

不等张起灵再问什么,吴邪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办?”齐墨直接挑眉看着张起灵,如果说不知道,他们可能还暂时无法搜集到他们所在的区域,但是既然知道他们有危险了,他们两个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现在的问题是确定他们的所在地。

“这个让我来,我能确定他们在哪里。”之前一直被忽略的空山泠语此时站了出来,对齐墨的手机抬了抬手,示意他把手机给她。

看着之前还似乎有点疯癫的姑娘那一脸坚定,齐墨和张起灵也不再多想,直接将手机放到了空山泠语的手上,姑娘接过手机,从随身的小包里面掏出了数据线,连接了齐墨和自己的手机,开始在两台手机上鼓捣着什么。

当他们顺着定位的指引来到了E区的边缘,几人都皱了皱眉头,这里面简直就是一片惨案。腐烂的臭气,人的尖叫,非人的嚎叫,时不时坠落的重物。张起灵和齐墨都迅速地从自己的装备中掏出了防毒面具,而黑瞎子将自己的防毒面罩扣在了空山泠语的脸上,自己掏出了黑色的护目镜替代了平时的墨镜,又拿出了一个放毒口罩带上。手上戴上了战术手套,黑金古刀出鞘,子弹上膛。

“呆在这里别动。”

简单地交代了一下空山泠语和王大可,张起灵和齐墨冲进了E区。

和空山泠语以前想象的不一样,她之前一直认为两人的作战,应该是肩并肩,或者背靠背,而实际上,两个足够强的强者并不需要这样,两人各管一方,似乎还有着比拼。

当黑色的衣袍上面溅上了血浆、脑浆、不知名的液体,当前面的障碍越来越少,当四周的嘶吼似乎在节节败退,两人仿佛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带着一身各色液体慢慢地向E区深处挺进。

空山泠语一直看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埋在棕黄色的雾霾之中,再也看不到。她不知道他们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只能为他们不断祈祷,不断看着自己手机上,齐墨手机的定位一点一点地接近E区的中心。

一个小时之后,雾霾中再次晃动着人影。当他们不断走进,空山泠语才放下了心,也许是他们解救的人们。

幸好不再天崩地裂,否则再有怪物围城,真的就是K班的人也是只有死亡一条路。

被齐墨和张起灵解救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还有很多熟悉的身影,他们的朋友,她的朋友,学校的校友和老师,等等。

而当她看到林老师的时候,林老师正和其他人一起搀扶着郑老师出来,郑老师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神情恍惚,又似乎极度恐惧,身体佝偻着,似乎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中。空山泠语上前帮助搀扶,同时向林老师询问郑老师的情况。

“不知道,从上午开始,就突然一惊一乍地,说是三体人入侵了!”

“啊!三体人入侵了!你们快看!看到了吗?”

“看吧……”林晓无奈地耸了耸肩,“我看他是魔障了。”

“也许是出现了什么幻觉呢?”

“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也出现过一些幻觉在那里面。”

“什么时候?”空山泠语突然有点着急,齐墨和张起灵还在里面,尤其是齐墨把防毒面罩给了自己,他们似乎知道里面可能会有毒?

“就是在E区中心附近的时候,我们本来在那里喝下午茶的,后来突然地震了。再后来他就这样了。”

“唉?喂!小语,你去哪儿?”林晓看到她话落之后,空山泠语突然就向雾霾里面冲进去,急忙伸手拽住她。

“他们还在里面!”

“谁?”林晓的脑筋一时没有转过弯。

“张起灵和齐墨!”

“……”看着空山泠语的慌张与急切,她是知道那两个孩子是学校很多人的偶像,但是,她没有想到小语会这么急切。只能先安抚她,“放心吧,他们可是怪物一样的K班的人,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们也是人啊!”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他们。”

“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人啊!不是说他们是K班就有免死金牌的啊!”

“小语,看着我,”林晓摆正了空山泠语的头,正视着她,“放心吧,他们没事的,相信他们,好么?”

“林老师,他们,真的会没事吗?”

“嗯,”林晓对她微笑着,“放心吧,他们没问题的!一定会凯旋而归的!”

“如果他们出事了,我第一个就不能原谅自己。”

“小语,相信他们班,他们可是K班的人!”

“嗯……”




@空山泠语  @拂光掠影

评论(10)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