祾音

啊,末日了(上)——黑瓶——第二天

第二天

 

酒精喷灯,石棉网,如果你认为这是一间实验室,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这是张起灵和齐墨的早饭现场。所有的器具都是从化学准备室里面收集的。他们也就拿走了一套,毕竟后面可能还有人会想到去那里拿走一些必备的器材。

昨天一路上苏万不断给他们科普他看过的一些末日丧尸文里面的行为,被他们嗤之以鼻。所谓的末日,真的就只是一场人性的考量吗?他们对此深表怀疑。起码作为K班的一员,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自保,很多东西还是留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吧。

晚上去找了间教室,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几个人轮流着睡了一会儿。王大可找来的晚饭他们特意留了一些,正好早上放在小锅里用酒精喷灯加热。

吃过了早饭之后,苏万和他们告别,去找自己的好基友去了。他们也没有阻拦。从目前来看,校园里面还是比较安全的。除了一开始祾老师爆了席老师的头这一点让他们感到惊悚之外,好像并没有看到很多丧尸。这和很多丧尸文里面的都不一样,也可能是人口密度的关系。也因为这样,昨天转悠了大半天都没有看到一头丧尸,让他们对于是否真的末日了有一份怀疑。

“汪,汪汪!”

王大可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他们,他们把东西都!吃!了!一点都没有想起他这个革命战友!连口汤都不给他留!!!这是他找来的!

齐墨笑看着他,踢了他一脚,“好狗不挡道。”

“汪!”卸磨杀驴!

“再叫唤你把你宰了做狗肉锅吃!”

“汪嗷……”王大可把头扭向了一边,用湿露露的大眼睛看着张起灵。

“同意。”

“嗷呜……”这两个两脚兽太凶残了!还是……

“哟,想跑?没那么容易。”

看着眼前的狗耷拉着耳朵,慢慢地挪动,齐墨还不知道他想什么呢吗?直接踩上了他的尾巴。

“汪!”我不是!我没有!你血口喷人!你无理取闹!

但是,很遗憾,他们俩都听不懂狗语,即使能够听懂,这两位也不是会在意这种垃圾话的人。毕竟说起垃圾话,B班可是有几位可以封神的人物啊。

两人一狗慢慢在校园中溜达着,周围人迹罕至,最终他们决定,回宿舍去取被子。没有被子盖着睡觉实在是不舒服,尤其是这不知道要多久的末日,有“被”无患嘛。

 

“许渊!!!你又在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偷看!”

“嘘……林晓,别说话,快来看!”

“有什么好看的吗?”林晓此时再顾不得许渊偷跑的事情,一脸八卦地上前。她知道,身为一个腐男,他的兴趣点,和她的兴趣点,是一致的。

“张起灵和齐墨进入宿舍楼了!”

“什么什么什么?张起灵和齐墨去开房了?!真的吗?”

这一下,林晓真可谓是狼血沸腾了,直接夺过了许渊手中的望远镜,“哪儿呢?哪儿呢?”

许渊只得去桌子上将另一个望远镜拿过来,“别找了,已经进去了。”

“唉……真可惜啊!”林晓瞬间觉得没有动力, 垂头丧气的。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兴奋地抬头,眼睛中似乎有光,看着许渊“等等!监控室会不会有宿舍楼的监控?”

“……姑奶奶,求你别闹了。”许渊低头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身为一个混迹网络的写手大佬,她的脑洞实在是……一言难尽。“先不说监控室有没有,我们擅自闯入监控室就是违反了校规的。”

“现在是末日嘛,我们偷偷进去看一眼就走,又不会损坏什么,没有人知道的。去嘛~去嘛~”

“你确定校董会不知道?”

“校董会都是研究大事件的,怎么可能会关注我们去没去监控室这种小事。”

“啊!”许渊抓了一把头发,“我说的是校董 会不知道?反问句,不是校董会 不知道。啊啊啊!林晓你快气死我了!”

“校董会都不知道,校董怎么会知道?”

“可是你忘记那一位了……”

“那一位?哪一位?……啊!是她……”

“是啊是啊,就是她啊……”

“唔……要是被她抓到,我们就邀请她一起看好不好?”

“她还未成年吧……给她看活春宫真的好吗?不会以后长歪了吗?”

“她的恶作剧,本来就长歪了吧?”

“那以后更歪了怎么办?要是因为我们给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那简直……”

“世界公敌!”

“世界公敌!”

两人狂开脑洞,最终用这句异口同声的话,结束了他们没有营养的对话。

 

“喂,你们两个。”

似乎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但是门确实是打开的,而稚嫩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为什么没有去帮忙?”

许渊和林晓两个人转过头来,却看到了一个一身白色衣装的小女孩冷冷地看着他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但是他们依然要为自己辩解。

“我们是普通人啊。”

“可你们也是老师,更是这个星球的一员,不是吗?”

看吧看吧,来了来了。校董就是这样,总是会将事情扩大到星球的层面,对,不是世界,不是地球,而是“这个星球”。似乎对她而言,这世界还有很多不同的星球,而地球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可是校董……”

“没有什么可是了,有功夫在这偷窥各个情侣在做什么,不如快点去行动起来。你们是老师,更需要以身作则。”

“可是我们是普通人,在末日里……”

没有说完的话,直接被校董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K组的他们也是人,和你们一样会生老病死,为什么就认为拯救其他人是他们的责任呢?看看你们的学生,他们比你们做得更好。在我这里,没有可以逃避这件事情的人。去吧,去做‘普通人’力所能及的事情。末日,可不是名字不好听而已。”

说完这番话,不再等他们有什么反应,校董已经转身离开了顶层的办公室,继续去其他的地方巡视。

 

话说两边,在宿舍楼中,张起灵和齐墨分别在自己的房间中搜罗他们认为有需要的东西,把他们打包带好。一个小时后,两人在楼梯口集合了。

而一直在楼梯口等着他们的王大可,看到齐墨的那一身装备,已经不忍直视了,若不是自己的耳朵没办法垂到眼睛上,他真的很想像他动画片中的同类那样,用耳朵捂住眼睛。

全身挂满了子弹,身上还背着几把枪,虽然这种装备在末日丧尸文里面,是早期很牛的装备,但是,他们的校园现在没有末日气氛啊。

张起灵看了看齐墨,又看了看王大可的反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段绳子,蹲下身子,很有技巧地将绳子在王大可的前肢和脖颈处缠绕了一遍,打了个死扣,又将绳子的另外一段攥在自己手里,而手,又揣回了兜里。

看着张起灵沉默的一系列行为,齐墨一直在忍着笑,实在忍不住了,开始放声狂笑。

而挣脱不了的王大可,只能用自己的眼神表示对齐墨的鄙视。张起灵啊张起灵,一直以为你是很有爱心的人,没想到你才是那个最心狠手辣的!失策啊!

 

“汪!”

本来在揉狗头的黑瞎子和站在旁边看他揉狗头的张起灵,以及正在被揉头的狗都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再是嬉笑玩闹的状态,几乎同时,他们狂奔下楼。而当他们奔下楼后不多时,双L结构的宿舍楼就在他们眼前仿佛爆破现场一般,彻底塌陷了。

“王大可,”站在废墟上,齐墨直直地盯着那一片烟尘飞扬的废墟,“去闻闻还有没有活人。”

“汪。”王大可领命而去,张起灵和齐墨互相对视一眼,跟在王大可的后面,想看看还有没有被埋在废墟中的普通人。

之所以可以确定被埋在废墟中的一定是普通人,是因为如果是K班的,一定会因为太废物而被所有K组的人暴揍一顿后除名。K班的班训“K班没有废物”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怪物班就是怪物班。

 

突然,王大可狂吠起来,齐墨和张起灵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迅速赶到了王大可的所在地。王大可正用爪子刨着地面,似乎那下面有什么东西。

不必多说废话,两人撸起袖子开始干,当已经快清理到地下室的时候,齐墨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狗耍了?

而这时,王大可突然欢快地跑了过去,自己用又肥又短的小爪子刨啊刨,刨出来了一块狗咬胶,叼起来就跑。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被张起灵拽了回来。接着两人蹲了下来,和他视线齐平,阴森森地笑着。王大可觉得自己的毛有点薄,似乎不太保暖。

 

当王大可第十二次带着两人刨出了没用的东西之后,齐墨嘎嘣嘎嘣地直接将口中的棒棒糖嚼碎,张起灵将士力架的包装狠狠地拽了下来,用舌头将外面的大半截送入口中,嚼着。两人一个拿出了火柴和可折叠的细钢管,一个掏出了酒精喷灯。黑着脸,狞笑着看着王大可。王大可一脸讨好地笑着,摇着尾巴,好似自己是多么的乖巧。却没有人看他的表演。

“我饿了。”

“我也是。”

“汪呜……”

 

吃完饭,好干活。吃着王大可不知道从哪儿找到的新鲜蔬果和肉类,齐墨和张起灵对视一眼,这狗真的不是成精了吗?又仔细看了看,早知道校董家有只大白猫跟成了精似的,这……怎么看也是狗不是猫啊,肯定不是校董家的。只是没想到,这学校这么卧虎藏龙,连只看起来颇蠢的大肥狗也能成精。

“噗嗤。”齐墨顺着自己的脑洞,笑得不能自已。

“……”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的张起灵看了看他,直接无视了,继续吃自己的,顺便从他的碗里又夹走了一大块肉。

“哑巴,”齐墨乐得只抽气,一边抽,一边靠在张起灵的身上,“你说这狗,会不会是胖子变得?”

“……”筷子一顿,张起灵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有点美。所以张起灵决定还是不要虐待自己的胃,又从齐墨的碗里夹走了一块排骨。

 

 

评论

热度(8)